男女話題::有種感情雲淡風輕

有種感情雲淡風輕

這年7月,我從哈爾濱乘火車去承德時,鄰座的女孩突然輕聲哭起來。有種感情雲淡風輕

  女孩叫梓桐,蘭州人。她說她剛剛和男友分手,錢包又被偷了,所以才失態。我將500元塞給她,讓她應急。

  一周後,梓桐突然打電話過來:“你能過來看看我嗎?”我們在咖啡屋見面,梓桐輕輕地攪拌著咖啡,突然,她停下來,看著我說:“我沒地方可去,我在哈爾濱沒有認識的人。你可以收留我嗎?”說著,又要掉下眼淚來。我只得答應。

  那天的夜色濃得化不開。我把梓桐帶回來,把臥室讓給她睡,自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我忍不住猜想,她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孩?為什麼我一問她來這兒做什麼,她不是眼淚汪汪,就是避開話題?

  梓桐到的第二天,我出差走了。兩天后,我趕回家,一開門,廚房的門開了一條縫,梓桐探出頭:“你回來啦?我在做晚飯,等一會就可以吃了。”我突然想起我的女朋友,她去加拿大留學已經兩年了,而我為了生計而忙碌著,也沒來得及關心她。於是,我打開電腦,給女朋友發電子郵件。這時梓桐走過來,知道我在給女朋友寫信,她若有所思,轉身走開了。

  晚上,梓桐走進客廳。給我一個信封,又回到臥室。我打開一看,裡面是一沓錢,還有一張張條,上面寫著:“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我借住一段時間,這是房租和上次你借給我的錢,希望你不要拒絕。”

  隨後,我又出差整整一個星期。回來時,天下著大雨,就在我用鑰匙打開門的那一刻,屋子里傳來梓桐細細的聲音:“先別進來。”聽到這句話時,我已經站在她面前。她裹在一條鮮紅的浴巾裡,身上散發著沐浴液的味道。我愣愣地看著梓桐,連忙轉身出門。我在大街上閒逛,腦海裡卻依然飄著那條鮮紅的浴巾以及梓桐身上淡淡的味道。

  再回到家時,梓桐已經睡下。客廳的桌子上有一碗麵,上面有一個荷包蛋。我正發呆,從臥室里傳出梓桐的聲音:“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做了長壽麵。”暖意一下湧上了我心頭。自從女友走後,再沒有人陪我過過生日。

  梓桐從臥室裡走出來,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衣,一臉淺淺笑意:“面都坨了,不好吃,我再給你煮一碗吧。”她 ​​伸出手,準備端碗。我趕緊說:“這樣挺好的,我喜歡吃這樣的面。”

  “我在你這裡住了一個月了吧?”梓桐突然問我。

  “知道自己賴在這裡很久啦?”我開玩笑說。

  她突然落下眼淚,說:“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我愣住了,說:“這麼快……什麼時候的車?我去送你。”

  “下午1時。”梓桐紅著眼說。

  “哦!”我起身想去給她倒杯水,她一把拉住我的手。我渾身一顫,好像有電流穿過我的身體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輕輕抱住她的肩。她薄薄的頭髮拂過我的額頭,落在我的睫毛上,我的眼睛開始濕潤。我們都默不作聲,整個客廳只有彼此的呼吸。

  黑暗中,梓桐的唇輕輕地印在我的臉上,柔軟而濕潤。過了一會兒,她推開我,平靜地走回臥室。

  候車里人頭攢動。梓桐站在入口處,像一株柔美的百合。

  “梓桐,回去以後要多想開心的事,不要老是掉眼淚,要堅強。”我說著,再一次擁抱她,眼淚盈滿了我的眼眶。

  她輕輕推開我,說聲“保重”,轉身進了檢票口。

  回到家,桌子上有一封沉沉的信:“謝謝你,給你添麻煩了。你要好好保重。你是好人,你的女朋友應該會很幸福,希望你和你的心上人永遠在一起。”

  我的眼淚止不住地落下,心彷彿被敲開一道縫隙,我發現了這樣一種美好的感情。比友情濃郁醇厚,比愛情雲淡風輕。

分享

相關推薦

等待日出,把故事結束

一個人最大的缺點,不是自私、多情、野蠻、任性, 而是偏執地愛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我以為只要很認真地喜歡,就可以打動一個人。 卻原來,我只打動了我自己。。。    我以為小鳥飛不過滄海,是因為小鳥沒有飛過滄海的勇氣, 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小鳥飛不過去,而是滄海的那一頭早...

想念一個人的滋味

想念一個人的滋味,怎麼也無法說得清楚,那心房裡就像長滿了衰草,即使是微風輕微的拂過,也能引起嘩嘩的顫響,腦海裡迴盪著全是你的名字,全是你的聲音,全是你的笑語,全是你所有的一切。   想念一個人的滋味,手機總是拿在手裡,卻還是頹然的放下,一遍又一遍地撥著那幾個熟透於心的阿拉伯數字。 &nb...

想你 想念你 卻也不打擾你

總是在突然的某個時候,就會瘋狂的想你。 這種毫無預兆的瘋狂讓手無寸鐵的我無法招架。 我只能屈服、只能認輸、只能認命。 我也只能任自己瘋狂的想你,連自己都要被吞噬掉的瘋狂想你。   我下了無數次決心,我不要為你所動,可我害怕做不到。 我害怕一個不小心就被想你的思潮淹沒, 所以我在可以出去玩...

希望下辈子能在一起

這是我離開你的第一天,你買了一大箱啤酒,獨自坐在我們常去的大榕樹下大醉了一場。等到王揚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爬不起來了,你哭著喊著我的名字,求我別離開你。可有些事情發生了就回不來了。  你不知道,我就站在榕樹後,靜靜地看著,我想跑過去抱住你,求你別再喝了,可....我不能。 自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