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

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女人。

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他不忘編造一些故事欺騙女人。他說新來的主任挺和藹的,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的…女人掐他的耳朵,笑著說,“你小心點。”那時他正往外走,女人拉住他幫他整理襯衣的領口。

男人夾了公文包,擠上公交車,三站後下來。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到了傍晚,男人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男人這樣堅持了5天。

5天後,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那裡環境惡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是乾的。勞動強度很大,幹活的時候他累得滿身是汗。組長說:“你別幹了,你這身子不行。”男人說:“我可以。”他緊咬了牙關,兩腿輕輕地抖。男人全身沾滿厚厚的粉塵,他像一尊活動的疲勞的泥塑。

下了班,男人在工廠匆匆洗個澡,換上筆挺的西裝,扮一身輕盈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女人就奔過來開門。滿屋蔥花的香味,讓男人心安。飯桌上女人問他“工作順心嗎?”他說:“順心,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 

女人嗔怒,卻給男人夾一筷子木耳。女人說,“水開了,要洗澡嗎?”男人說:“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女人輕哼著歌,開始收拾碗碟。男人想:好險,差一點被識破。疲憊的男匆匆洗臉刷牙,然後倒頭就睡。

男人在那個水泥廠幹了二十多天。快到月底了。他不知道那可憐的一點工資能不能騙過女人。那天晚飯後,女人突然說:“你別在那個公司上班了吧,我知道有個公司在招聘,幫你打聽了,所有要求你都符合,明天去試試?”男人一陣狂喜,卻說,“為什麼要換呢?”女人說,“換個環境不很好嗎?再說這家待遇很不錯呢。”於是第二天,男人去應聘,結果被順利錄取。

那天,男人燒了很多菜,也喝了很多酒。他知道,這一切其實瞞不過女人的。或許從去水泥廠上班那天,或許從他丟掉工作那天,女人就知道了真相。是他躲閃的眼神出賣了他嗎?是他疲憊的身體出賣了他嗎?是女人從窗口看到他坐上了相反方向的公共汽車嗎?還是他故作輕鬆的神態太過拙劣和誇張?他可以編造故事騙他的女人,但卻無法讓心細的女人相信。

其實,當一個人深愛著對方時,有什麼事能瞞過去呢?男人回想這二十多天來,每天,飯桌上都有一盤木耳炒蛋。男人知道木耳可以清肺。粉塵飛揚中的男人需要一盤木耳炒蛋。有時女人會逼他吃掉兩勺梨膏。男人想,那也是女人精心的策劃。還有,這些日子女人不再纏著他陪她看電視連續劇,因為他是那樣疲憊。

現在男人完全相信女人早就知曉了他的秘密,她默默地為他做著事,卻從來不揭開它。事業如日中天的男突然失業,變得一文不名,這是一個秘密。是男人的,也是她的。她必須咬著痛,守口如瓶。她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製造秘密的男人。男人站在陽台看城市的夜景,終有一滴眼淚落下。

婚姻生活中,有一種感動叫相親相愛,有一種感動叫相濡以沫。其實還有一種感動,叫做守口如瓶。

分享

相關推薦

親密關係的本質,不管是男女朋友、夫妻、或同性戀情,看似純屬兩個個體的結合,實際上兩個人都各自帶著自己的「背後靈」,來與對方相會看過一則電視廣告吧,男女兩人躺在清潔不佳的旅館房間,空氣中五味雜陳,菸味、香水味、食物味等等,流連不去,彷彿枕邊睡的除了自己的伴侶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前任房客。 談戀愛是兩個...

(留日台籍生情殺案獨家心理剖析)留學日本的張姓青年,發現交往中(或單戀)的台籍女同學,擬與兩位男同學出遊,一氣之下前往女生住處理論,未料得不到滿意答案,憤而將她與她的女室友殺害。案發以後,張男的父親表示,「這孩子連捏死螞蟻都不敢」,而從他臉書張貼的照片來看,雖然已三十歲,模樣還像個青澀的大男孩,這就...

妻的閨中密友曾向她炫耀:「我先生文筆很好,他說他靠寫情書就能追到女生。」 聽了妻如此轉述,我有些酸溜溜:「是有多好?有我好嗎?我二十年前寫給妳的情書,妳不是說現在看了都還會掉眼淚?」 妻聽了笑笑回我一句:「是啊,看了那些泛黃的信,想到現在你對待我,怎麼跟以前差這麼多,我真的很想哭!」 見妻不以為然,...

為什麼是七年?跟七年之癢沒什麼關係,其實這只是一個概略數字,從五年到十年都涵蓋在內,代表你們已經交往夠久,甚至太久了,他還不向妳求婚。 交往超過七年還不結婚,戀情容易不了了之,而如果最後選擇步入禮堂,兩人關係也須接受嚴酷的考驗。 古代的男女,沒有婚前交往這件事,結婚對象是圓是扁,如同那老掉牙的比喻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