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月薪不到三萬的小資男,如何在三年內成為超級包租公?

月薪不到三萬的小資男,如何在三年內成為超級包租公

週末,在台北街角的咖啡廳,記者正坐在今天的訪談對象面前。陽光和煦的撒下,在悠閒的氣氛下,記者看著今天的主角,一個留著小平頭,眼神犀利,談話充滿自信的小資男孩。

他叫小雷。

他開口,「你可以叫我 Raymond。」聲音充滿著磁性。

這可不是三年前的他。

三年前,剛回國的 Raymond,正面臨人生的最大危機。從國外留學歸國的他,居然發現,雖然自己擁有不錯的國外大學文憑,但在台灣卻找不到好工作。

「原本以為,以國外留學回來的學歷,應該可以很容易找到四五萬以上起薪的工作。但回來後才發現,原來要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並不容易。」Raymond 嘆了一口氣,透露出不屬於他年齡的老成氣質。

背負著上百萬就學貸款壓力的他,在家人的催促之下,勉強找了一份他沒那麼喜歡的工作,原本老闆說要給他月薪三萬,但卻在他上班的第一天,告訴他因為他的經驗不足,所以只能給他九成的薪水兩萬七。

當記者問他氣不氣老闆時,他苦笑了一下。「當然氣,但是又能怎樣呢? 難道要去告老闆嗎?」

在工作了半年之後,Raymond 發現,只靠這份死薪水,絕對養不活自己,而更可怕的是,自己將永遠無法成為財富自由的自由人。

「一個月兩萬七,連就學貸款都還不太出來了。」小雷苦笑,「想要財富自由,還是得另外找其他的投資管道」。

而當時被炒作到熱滾滾的台灣房市,吸引了小雷的注意。

「我想,台灣人因為民族性,有錢就會拚命買房,所以房市應該是只漲不跌的好生意。」Raymond 以他在國外學習到的精準分析,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然而,沒有足夠的本金,月薪只有 27K 的小雷,要怎樣才能夠進入已經高漲的房市呢?

Raymond 深知,富貴險中求的道理,所以他想辦法賣掉自己僅有的財產,他的愛車,勉強湊到了一筆不多的頭期款。

記者問他心不心痛,Raymond 再次露出苦笑,「當然心痛,那是我的愛車,但是車子是負資產,房子是正資產。」

用這筆頭期款作為基礎,Raymond 開始進入房市。

Raymond 說,「比起純粹賺價差,我希望能夠找到那種既有機會賺到價差,也可以出租的物件。這樣等於是為投資買了雙重保險。」

靠著精準的投資眼光,小雷在林口買的第一個小套房,在一年之後,價格就暴漲了一倍有餘。 記者問他為什麼第一次投資就如此精準,小雷很謙虛的表示,「其實是建商炒作起來的,我只是搭順風車而已。」

通常一般人在這個時候,很可能會見好就收,獲利了結。但小雷很清楚,要致富,就得不斷的利用槓桿效益,只有這樣,小資族才有機會翻身。

「我拿第一間房子做抵押,想辦法拿到更多資金,這樣才能夠有倍數的效應。」靠著第一間房帶來的第一桶金,小雷順利的買入了第二間、第三間套房。

「套房的選擇,是很有學問的。學區附近的套房,因為要租給學生,租金都不高。所以我都挑醫院附近的物件,把套房租給年輕醫師,這樣租金會高得多。」Raymond 不忘了補上一句,「租金越高,對於你償還貸款就越輕鬆。」

複製的同樣的公式,短短三年,Raymond 已經在林口長庚旁,買下了七個套房,全部滿租。「這裡的租金報酬率,比台北市好多了。更何況,霧散了,人就要來了,林口房市,長線還會再漲  30%。」他信心滿滿的分析著。

就在記者跟小雷閒聊的同時,咖啡廳突然來了一個穿著夾腳拖的阿伯。這個阿伯直直地朝著記者這桌走過來,似乎認識小雷。

小雷跟記者介紹,「這是我爸。」

那位阿伯跟記者點了點頭,接下來就對著小雷說,「兒子啊,下周你生日,爸幫你買了一台新的藍寶堅尼囉,你三年前賣掉那台一定很心痛吧。還有,你媽說,你上班別打混了,整天在跟房仲聊天把妹,員工都在看,你媽這樣也很難管得動公司。還有,你叔叔最近被金管會查得緊,之前那筆林口的房子超貸的太誇張,還是先還一部分好了,免得他被總行行長釘。」

看著眼前的父子交心,原來,即使是超級包租公,也是需要一個溫暖家庭的支持的。

via wetalk

分享

相關推薦

一男趕集賣豬,天黑遇雨,20頭豬尚未賣,到一農家借宿。少婦說,家裡只我一人不便。男:求你了大妹子,給豬一頭。少婦說:好吧,但家裡只有一床。男:我也到床上睡,給豬一頭。女:同意。半夜男商女:我到你上面睡。女害臊不肯。男:給豬兩頭。女允,要求上去不能動。男:行。少傾,男忍不住,央求動一下,女不肯。男:動...

學校開學點名,老師別出心裁說:「我念學號,你們自己報名字,這樣大 家就認識了,好不好?」 「1號!」 「報告老師,我姓焦,我叫焦配。」 老師有點暈,問道:「這是誰給你取的?」  「我爹。」 「你爹是幹什麼的?」  「開種豬廠的!」 「2號!」  一個女生站起來...

法官:「你說那個陌生男子摸遍你全身, 最後把妳牛仔褲小口袋裏的一千塊搶走了。」 美鳳:「一點也不錯。」 法官:「當時妳為什麼不大聲尖叫?」 美鳳:「啊呀!人家當時哪裏知道他要的是錢呢?」...

上大學時,一個女孩說:「只要你有吃飯和看電影的錢我就跟你!」 我說:「我還在上學,所有的錢都是年邁父母辛苦賺來的,可惜我連這點錢也沒有。」(埋頭苦讀中……) 畢業後,另一個女孩說:「只要你工資在5萬以上,我就跟你!」 我說:「可惜我工資只有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