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日本援交女這麼多,原來是因為...!!!

日本援交女這麼多,原來是因為...!!!

劉檸與徐海波兩位“日本問題專家”專門介紹日本文化,日本戰後的響亮口號是:“建立民主和平的文化國家”。何謂“文化”?據說它是世界上最難定義並且定義最多的一個詞。“文化”通常來說就是人類創造的“符號”,人類為某個對象灌輸了意義之後,它就作為符號出現並被人類捕捉、把握,這時它就是“文化”。生活在不同時空下的人為“符號”灌輸進不同的內容,因此,“符號”作為載體,同樣“符號”可以有不同的解讀。

 

兩個“文化人”宣講“日本文化”,旨在幫助中國人“正確理解日本文化”,他們要將日本文化咬碎了“餵”中國讀者。他們咬碎了日本人的“生死觀”、“日本父親與女兒在一起洗澡”,將焦點集中在“生死觀”與“性”上,實際上是要“普及”日本的“靖國神社”以及“從軍慰安婦”認識。以前曾有文化人說過“因為'大和族'是個講究精準的民族,中國人對南京大屠殺提供的數字不夠精準,造成日本難以接受。”

“大和族”特殊就特殊在這裡,他們總喜歡搞“因為文化特殊,所以你們理解錯了我們”。

 

“因為我們對死人有特殊的理解,所以你們無法理解我們對'靖國神社'的特別定義,你們批評我們參拜,主要原因是你們無知而非我們犯錯,你們無法理解我們文化中的特殊性。我們'大和族',女兒從小就跟父親一起泡澡,所以我們對“性”看得很淡,'從軍慰安婦'不算什麼?戰後我們也建立了'國家慰安設施',我們日本女子跟美國大兵一起泡澡的照片,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這算啥!”

日本援交女這麼多,原來是因為...!!!

“特殊”,說穿了,就是假“文化”的糖衣,為了自己開脫、免責,讓自己游離於人類良知之外。虐殺俘虜、屠殺婦孺平民、姦淫婦女,等等,都是因為我們有特殊的“武士道”。因為我們的“文化特殊”,所以我們“處理”人好似砍柴。

日本援交女這麼多,原來是因為...!!!

日本傳統:女兒從小與父親洗澡

女兒從小跟父親一起洗澡,有男女混浴的傳統,這些跟“強徵女子為性奴”完全是兩回事,模糊、混淆、偷換概念,目的在於造成你思想混亂。

日本戰後的大藏大臣池田勇人曾撥專款為美軍修建“國家慰安設施”,他事後稱:“撥款建設'國家慰安設施'很值,因為它保護了眾多日本女子的貞操。”

為什麼一部分女子要獻出自己的,保護另外一部分人的?那另外一部分人究竟是什麼人?倒過來又會怎麼樣?

犧牲社會底層窮人家女孩子的“貞操”,保護上層有錢有勢人家女孩子的“貞操”,“國家慰安設施”正是在這種想法下建立起來的。這表明池田勇人之流對要什麼人陪美軍睡覺實際上有嚴格區分。所有日本女孩都在跟父親一起洗澡的過程中長大,對“性”的理解也沒有信仰“儒教”的中國、韓國那麼嚴厲。既然如此,所有人家的女孩子都可以去陪美軍睡覺,大家一起去陪好了。尤其是在國家處於危難的時刻,統治階級的女兒更應該做出表率,她們應該率先去陪美軍睡覺,當“慰安女”,拯救國家於危難之中。可事實並非如此,到了“關鍵”時刻,只有一般老百姓的女兒加入了“女子挺身隊”,統治階層的女兒們則成為“被保護對象”,不能讓美國大兵碰。這能說是“日本文化特殊造成女子貞操觀鬆弛,所有日本女孩對'貞操'都不在乎嗎?”

“從軍慰安婦”就更不一樣了,中國、韓國的女子都是被日本軍隊擄掠、強迫的“性奴”,這是日本人對人類尊嚴的極大侵犯,把人當牲口,而且是用槍逼著。用日本文化特殊,對男女肉體觀念鬆弛等模糊,這是對人類良知的公然踐踏。決不能容忍!

在日本,誰是最大的獲益者,誰就會是最大的推動者。以上事例就是最好的例證。

統治者受益,統治者就要積極推動。統治者掌握話語權,他們就要利用自己的有利地位歪曲,給你灌輸錯誤思想。

 

日本跟中國同使用漢字,漢字僅僅是一個視覺符號,漢字所表記的詞,其中的詞義,往往中日之間有區別。比如“幹部”,中日都用同樣的漢字,但我們的“幹部”指官員;日本指黑社會中的頭目。中文的“愛人”是“妻子”;日本寫同樣漢字,但卻是“包養的女人”之義。

漢字“援助”,我們中文的意思是“支援”、“幫助”,通常指善意的、無償的支持,而日文中是“互通有無”的意思,將這個意思更上升一步就是“利益交換” 。正是因為有這個意思,因此才有了“援助交際”這個詞。“援助交際”就是“互通有無”,“利益交換”。你是“援交女”,你有年輕的身體,我是“爸爸”,我有錢,我們“互通有無”。“援交女”與“爸爸”之間的“互助支援”就建立在金錢的“轉換”之上。

日本援交女這麼多,原來是因為...!!!

揭秘:日本的 “爸爸”與“援交女”

在日本東京,日本人的娛樂地點基本上是有選擇的。澀谷一帶是“十代的天堂”,新宿是“二十代、三十代的天堂”;銀座是“四十代、五十代的天堂”。在公司裡打拼的職員,喜歡到新宿聚集;而四、五十歲的所謂成功人士,會去銀座消費,這裡的“陪酒女郎”年輕、漂亮。假如要“獵狩”十幾歲的女高中生,那麼就去澀谷。

在澀谷,最惹眼的就是女高中生,將裙子提得很高,露出性感的大腿。這裡有許多“電話俱樂部”,安靜街區的一隅是“情人旅館”密集區。“爸爸”與女高中生都在“援交電話俱樂部”登​​記,填報各自所需,此後一切交給“援交電話俱樂部”,由他們促成“速配”。

“爸爸”與“援交女”通過“援交俱樂部”的電話在約定地點碰頭,然後進入下一個環節。

女高中生幹這行,是因為錢來得容易、來得快;“爸爸”樂此不疲,是因為速戰速決,付了錢,馬上就可以買到自己想要的。

將日本這種“色情氾濫”看成“日本文化”,這僅僅是看到表象並從表像上把握,但將它看成所有日本女孩都對“貞操”不在乎,都願意幹這種事,那就大錯特錯了。跟上面的“國家慰安婦”問題同樣,幾乎所有女孩都會從小就跟父親一起泡澡,但並非所有女孩都願當“援交女”,都對讓父親級別的老男人觀賞、玩弄無所謂,換言之,它跟女兒與父親從小一起洗澡之間沒有任何因果關係。父女一起洗澡普遍,但願意當“援助女”的僅為一小部分。

在日語中,“你這個老太婆!”是句罵人話。什麼人算老太婆?“女大學生”叫“女子大生”,走上社會工作的女子叫“社會人”,女子到了二十二歲左右大學畢業,走上社會上就業,這時就已經“貶值”,被歸類到“挨罵”、“承擔污名”的“老太婆”大類中去了。社會讓“十代”的高中生自我陶醉,認為自己是“綻放的櫻花”。

“老太婆”不值錢;“援交女”值錢,營造這種社會觀念的巨大推手是有錢人。假如女高中生都很有“廉恥”,都拒絕“援助交際”,那麼勢必造成市場稀缺,而稀缺導致價高。價格高了,消費這些女孩的人自然不高興了。如何造成市場不稀缺?那就是要不斷地“再生產”她們,不斷推出新人。市場上“小女孩(小girl)”滾滾不斷,女高中生的“援助交際”價格自然上不去,同樣,女子大學生、女社會人也無法抬高價格。而這些對要“消費”她們的人最有利。

有錢人,從政治家到資本家,只有這些人才有可能消費“年輕女子”,一般的工薪階層,連養活自己都困難,養活一家人就更難,各方面都需要錢,哪裡有閒錢去貢獻給“援交女”?!消費“援交女”的有錢人,他們同時還掌握著話語權,為了降低女高中生的准入門檻,那麼首先就是要卸下她們心理包袱,讓她們失去廉恥心。

“哎呀,人生在世,18歲只有一次,被'爸爸'們看看、摸兩下,你們很輕鬆就能賺到錢,這不是雙方都各取所需嘛,想那麼多幹什麼?看看,澀谷街頭背LV的年輕女孩子有多少。快去讓'爸爸'給買一個吧。”

 日本援交女這麼多,原來是因為...!!!

 

社會上反復鼓吹麻醉,意志不堅定的女高中生的思想堤壩逐漸崩潰,逐漸對自己墮落失去了感覺,最終相互之間也不以當援交女為恥,反而以“沒人”丟人,“不會利用自己身體賺錢”為恥,結果誰得利了?大量女高中不斷湧入這個市場,價格便宜了,有消費能力的“爸爸”們高興了。

日本就是這樣的一個“縱向社會”,社會底層只能幹“髒事”。日本人可以“口是心非”,他們內心其實鄙視這樣“為了錢可以出售身體”的女孩,她們“太賤、太不值錢了”,但口頭上還要加以讚美。有話語權者就是要讓你思想混亂,讓你被他們掏空也心甘情願,不知上當。這才是真實的日本文化。

來源:網易

分享

相關推薦

印度岩蟒整吞藍牛羚 場面血腥宛如「狂蟒之災」

【環球網綜合報導】據英國《每日郵報》7月24日報導,日前,一條巨大的印度岩蟒整個吞下一隻藍牛羚的血腥場面被攝像機捕捉到,畫面極其血腥。         在印度古吉拉特邦一個小村莊,印度動物救援人員拍攝到一組令人驚詫的照片:一隻印度岩蟒正在享用它的大餐&mda...

盤點變態日本夫妻文化

  一直以來,我們絕大多數中國人對日本性文化(Sexology Culture)存在模糊、誤曲、偏向的理解;這是由於我們獲取日本性文化的信息非常有限,也沒有親身感受日本性文化的氛圍( Sex Culture Atmosphere ),在日本的那段日子裡,我親身耳濡目染了日本性教育方式(Se...

女子不滿男友床技:你就這能耐?去死吧!

一名女子因为自己爱人的床上表现不佳,生气的她拿起枪朝男友开枪,结果男人腹部中枪。 58岁的Sadie Bell住在Southfield,她被指控于今年4月份蓄意伤害60岁的Edward Lee,7月17日奥克兰县巡回法官Phyllis McMillen负责审理她的上诉,判处她交纳1万美元保释金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