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斷捨離|《熟前整理》

愛情不是比賽,沒有輸贏。斷捨離|《熟前整理》

「是不是我當初提出分手太狠心,他才決定要這樣報復我?」
我看著她,青春正好,怎麼被折磨成這樣的淚人兒?

--《熟前整理》

【斷捨離】

我遠遠地就看到那雙無神的眼睛。

剛過完年,滿街都是開工震天嘎響的鞭炮聲。她站在騎樓邊,垂著眼,衛生紙揉 在手掌心,低著頭,瀏海遮住眉眼,沒說話,抿著唇忍住哽咽。
好久不見的小女生,以前遇見我總是發出可愛的娃娃聲。「新年快樂,你好嗎?」我走近她身邊,悄悄地問。那兩行淚筆直落下,毫不停歇。小女生深陷三角關係裏, 抽不出身。

半年前她揮別男友,男生幾度輓回,她心軟了,但很快地,她發現他身邊原來還有另一個女生。

「他跟我說他會跟她分手,要我相信他,給他時間解決。前兩天,我去看他手機, 他Line給她的情話和圖案,跟他傳給我的一樣。昨天晚上,他在臉書私訊我,說他還是很愛我,可是留言訊號的位置,就是那女生的家。」

她哭到發抖抽搐,甚至開始檢討自己。「是不是我當初提出分手太狠心,他才決定要這樣報復我?」我看著她,青春正好,怎麼被折磨成這樣的淚人兒?

同樣的眼神,同樣的顫抖,我以前見過。

那一年在英國,認識一個漂亮的短髮女生。當我們這幾個台灣學生都還住在寄宿 家庭的時候,短髮女生已租下有花園院子的一樓公寓,週末找我們去包水餃,吃炒米粉,聽國語流行歌。

短髮女生的書櫃放了好多張她和男友的照片。好幾次,我們週末從溫布頓去科芬 園的車程,短髮女生說起人在台灣的男友,總是一臉笑容,甜蜜不捨。「我爸媽說,反正他在當預官,我出國多念點書也好,回去就可以準備結婚了。」

夏天的倫敦總是天黑得很晚,某天晚上,我在寄宿家庭接到電話,是短髮女生打 來的,她喂了一聲,就泣不成聲。我衝出門往她家狂奔,日落餘暉下,我跑得一身是汗。

我在短髮女生家看了她男友傳真來的信,簡短的幾行字寫著他們不適合,女生打了越洋電話苦苦追問,終於,男生認了身邊有別人。那個夜晚,短髮女生的淚水伴隨全身顫抖,流成了河。

三天後,她打包行李回台灣。沒有再回到學校,沒有再見到她人。

三年前,短髮女生從臉書找到我,我們相約碰面。她眼角笑意不再飛揚,艷紅的 唇蜜,對應她蒼白臉龐。盛夏的台北,她穿了長襯衫,左手腕皮革手環下方的疤痕 依舊可見。

她撫摸著手環,淡淡說著:「我回台灣挽回感情,他也沒跟那女生切斷。我那幾 年怎麼樣都不想放手,因為我覺得他還是我的。」那男人後來跟那女生有了小孩決定結婚。

安靜的咖啡店裏,她提高了音調:「我問他怎麼可以去娶那個第三者?他叫我要搞清楚,誰才是第三者?他還吼我,都是我當初決定出國唸書,才讓別人有機可乘。」

吞藥,割腕,她被救回之後,長年看心理醫生,卻仍走不出憂鬱和怨恨。始終記 得相擁道別的那一刻,我觸摸她已顯斑白的及肩長髮,淚水翻滾。

「我真的不懂,他怎麼可以這麼可惡?」
騎樓下,眼前這個瀏海小女孩,無助地發出娃娃聲。

「別想了。斷捨離。」我堅定說著。

 

--- 摘自《熟前整理:親愛的,錯的不是你》一書

斷捨離|《熟前整理》

《熟前整理》

精采試閱

 

 

「書寫自身是一種救贖。
仔仔細細地想過一回之後,就不再念了。」──趙雅芬

寫給每位在愛裡不斷自問「我錯了嗎?」的人們
親人的逝去、愛人的背離、惱人的糾結
「會不會是我做得不夠好?會不會其實錯的是我?」

親愛的,該怎麼讓你知道,其實錯的並不是你?

這是一本人生自白、熟前整理

拿把手術刀解剖自己,一橫一豎、點點滴滴
曾經痛徹心扉,才知風平浪靜

* * *

她執著、勇敢,為愛一試再試,只是愛情如此易滅,書寫便成為救贖的開始。作者將自己藏匿在這些平凡故事裡,以自剖般的殘酷筆觸將人生抽絲剝繭,她不寫別人的八卦,只想好好說完屬於自己的故事……

趙雅芬
太陽在水瓶,不自由寧死;
上昇在雙子,始終抗拒制式;
月亮在魔羯,人生再奔放仍敵不過執著。

曾經是資深影劇記者,目前是文字工作者。
聽音樂和看電影是興趣也是工作,
願這一生都活在這樣的滿足裡。

斷捨離|《熟前整理》 

【更多精采介紹,請上《寫樂文化》粉絲團 。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男生與女生的「隨便啊!」

阿廣平常很喜歡聽廣播 發現到一件事 就是男生與女生之「隨便啊!」的話題很常被重複討論 有時候還會開放CALL IN讓聽友加入討論 聽久了 就很無聊的做了統計歸納大概的原因 男生:只要可以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就好。 女生:快點猜中我的喜好!多了解我一點! 大概是這樣吧~ 當然,準不準就不敢去保證了~ 就...

目睹妻子和情人在電梯裡那一幕...

因為我與老婆剛結完婚,手裡沒有足夠的錢買房子,所以我就暫時租房子住。租的房在六樓,每天上下樓的時候總要等好一陣電梯,老婆因為此事天天嘮叨我,讓我買房,我也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說來也巧,老婆的一個高中男同學,正好就住在我們樓上,聽說他是搞網絡開發的,是一個有錢的主。所以,沒事的時候,老婆總愛...

曾經寫過一首有關「雨」的詩,一位讀者留言:「雨天總令我想起一個人……」我回應道:「你們一定有好多個浪漫的雨天。」她覆道:「只有一個深刻的記憶...」她這淡淡的回應,竟像一顆擲向我的心的手榴彈。我一直以為,情感的厚度,與時間的長度成正比例,相處越久,感情越深厚;相處越短,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