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新德里“男”站街女

新德里“男”站街女

白天,在印度新德里擁擠破舊的一居室裡,西瑪(Seema)是1 歲和6 歲孩子的慈愛的父親;夜晚降臨,她會去當地的慈善機構化妝和變裝,轉變成一位立交橋下的站街女。圖為西瑪向大家展示女裝時的照片。

新德里“男”站街女

西瑪今年33 歲,她在新德里的一家當地的支持同性戀的非政府機構裡擺好姿勢拍照。西瑪是一位“跨性別者”,在保守的印度社會裡,他們這一人群經常受到凌辱,由於得不到法律的承認,不得不淪為“妓女”,即便當前全世界的潮流是反對憎惡同性戀和歧視跨性別者。

新德里“男”站街女

換上女裝的西瑪。從男性到女性的跨性別者,也被稱為“hijras”,在南亞擁有悠久的歷史。在作於大約1 世紀與6 世紀之間的梵文印度《欲經》裡,這被稱為“第三性”。

新德里“男”站街女

“為了照顧我的家庭,我只能從事性交易。”西瑪說,“沒人是自願的,我們做這個是因為別無選擇。”除了從事性服務,一些hijras 也會有組織地去各地慶生或者婚禮現場乞討,他們威脅新生兒或者新人如果不給錢就會遭到詛咒。

新德里“男”站街女

看起來這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場景:一位父親坐在床上,旁邊是他的孩子,母親則在廚房裡準備著一家人的午飯。但是每天晚上這個男人會脫下褲子和襯衣,換上女裝,站在印度街頭攬客,這是真實的“他”——一位叫做西瑪(Seema)的跨性別性工作者。

新德里“男”站街女

西瑪拔去下巴上的鬍鬚,而妻子正在新德里的家裡準備午餐。

新德里“男”站街女

西瑪摸了摸女兒的臉,同妻子說著話。

新德里“男”站街女

午餐時間,西瑪給1 歲大的女兒餵食。

新德里“男”站街女

她在自家狹窄的過道上,對著鏡子梳洗。針對這一群體的犯罪行為十分常見,但他們卻很少報警,因為警察並不認為值得為其主持公道。

新德里“男”站街女

穿上女士內衣,她打算出門去當地一家支持同性戀的非政府機構,那裡能提供她變裝所需的物品。

新德里“男”站街女

機構會提供一些廉價的化妝品給他們。

新德里“男”站街女

對著鏡子認真化妝打扮的西瑪。

新德里“男”站街女

化完妝,戴上耳環後,西瑪變得更女性化了。

新德里“男”站街女

她往自己胸前空蕩蕩的內衣裡,塞進去兩團黃色的帶著笑臉的海綿,以此讓胸部更突出一點。

新德里“男”站街女

非政府機構裡的牆上掛著一個盛有安全套的袋子。西瑪換好裝後正準備上街去“站街”。

新德里“男”站街女

這項工作充滿了危險,2009 年,西瑪在馬路邊被一名警察強姦,現在她的HIV 呈陽性。她手心裡展示的是一種用於治療艾滋的藥物。在印度,這一群體感染艾滋的機率是普通人群的20 倍。

新德里“男”站街女

站在車水馬龍的立交橋下,等待顧客的西瑪。她每次能賺大約200 盧比(約人民幣20 元),通常採用口交和股交的方式為顧客服務。西瑪說:“我們也是人。這並不是我的選擇,是老天讓我成為這樣的,我沒有辦法。”

 

來源:新浪

分享

相關推薦

加藤鷹第一級畢業班,看到老闆包你吐血誰開的學校阿

中國首富、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獨子王思聰,向來以大砲嘴聞名,最近因附和網友吐槽陶子素顏,留言“這就一個大煞筆(傻X)”,在台灣也引發討論。近日,其父親王健林談及自己"著名"的兒子王思聰時,王健林稱自己曾拿出5億元讓王思聰開了一家PE公司,任由其自己投資練手,鍛煉能力。王健林表...

實拍中國歷任槍決美女刑犯

刑場上的氣氛是非常恐怖的,所以經常會有一些新兵臨時怯場,要不就是扣扳機扣不完,要不就是沒發射就跳開(一般開槍後向右邊跳開),當時覺得很滑稽。開過第一輪後,由法醫上前檢查,如果發現還沒斷氣的(一般第一槍不會死),那麼還要補槍,我見到最多的一個是補了五槍。   現在的死刑應該是由法警來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