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新婚第一夜

我的一個哥們平時總愛尋花問柳,當然,說的難聽一點就是好色。經常出入歌舞廳之類的場所,隔三岔五就去洗頭房、按摩吧。想必大家都明白其中的內涵吧。就這樣三十幾的人了還沒有結婚。後來父母是在看不下去了,硬是逼著趕著給弄來一對象。沒多長時間就結婚了。 

然而就在新婚的第二天,我在一個酒吧看到他一個人正在喝悶酒。 

“大喜的日子應該高興才對,怎麼了這是?”我問, 

“哎!甭提了,可能是以前習慣了,今早上一覺醒來後順手就仍給她200塊錢” 

“你……?” 

“但讓我鬱悶的還不是這個” 

“……?” 









“她又找給我50塊錢”

分享

相關推薦

意圖使人犯罪的奧地利監獄!

挪威監獄的舒適想必大家都應該知道,但是還有更華麗精緻的監獄-奧地利監獄。 奧地利政府2004年初花300多萬歐元所興建的的羅馬尼亞監獄。 奧地利政府讓犯人服刑期間參加勞動,除按工時支付超過台幣兩萬五千元基本工資外, 還定期提高工資待遇,政府還支付犯人服刑期的失業保險。 算一算可能不只台幣兩萬五千元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