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文言文愛情對白

婚前

女:妳原先有過女朋友?

男: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女:死了?怎麼死的?

男:山天陵,江水為竭,冬雷陣陣夏雨雪。

女:喔,是天災。那這些年妳怎麼過來的?

男:滿面塵灰煙火色,兩手蒼蒼十指黑。

女;唉,不容易。那麼妳看見我的第壹感覺是什麼?

男:忽如-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女:(紅著臉)有那麼好?

男:糟粕所傳非粹美,丹青難寫是精神。

女:馬屁精--妳有理想嗎?

男:他年若遂淩雲誌,敢笑黃巢不丈夫。

女:妳……對愛情的看法呢?

男: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女:那妳喜歡讀書嗎?

男: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

女:這牛吹大了吧?妳那麼大才華,怎麼還獨身?

男:小姑未嫁身如寄,蓮子心多苦自知。

女:(笑)假如,我是說假如,我答應嫁給妳,妳打算怎樣待我?

男:壹片冰心在玉壺!

女:妳保證不會對別的女人動心?

男:波瀾誓不起,妾心古井水。

女:暫且信妳壹回,不過,我正打算去美國念書,妳能等我嗎?

男: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

女:不過……

男:獨自憑欄,無限江山,別時容易見時難!

女:但是……

男:望夫處,江悠悠,化為石,不回頭!

女;好了好了,怕了妳………

婚後

女:結婚那麼久,妳還在想妳原先的女朋友?

男: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女:那為什麼當年還和我結婚?

男:夢裏不知身是客,壹晌貪歡。

女:太過分了吧。我們好歹是夫妻。

男: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女:那我們這段婚姻,妳怎麼看?

男:醒來幾向楚巾看,夢覺尚心寒!

女:有那麼慘嗎?妳不是說對我的第壹印象……

男:美女如花滿春殿,身邊惟有鷓鴣飛。

女:不是這麼說的吧,難道,妳竟然……

男: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

女:壹直以來朋友寫信告訴我我都不相信,沒想到竟是真的!

男: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女:妳原先的理想都到哪兒去了?

男:且把浮名,換了斟低唱。

女:(淚眼朦朧)妳,妳不是答應壹片冰心的嗎?

男:不忍見此物,焚之已成灰。

女:妳就不怕親朋恥笑,後世唾罵?

男:寧可抱香枝頭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女:我要不同意分手呢?

男:分手尚且為兄弟,何必非做骨肉親。

女:好,夠絕

續:男女互換先

婚前:

男:妳好靚麗喲?

女: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李煜《春樓春》)

男:妳還待字閨中嗎?

女:獨立花前,更聽笙歌滿畫船

男:妳這麼漂亮怎麼會沒有男朋友呢?

女:春風壹等少年心,閑情恨不禁(昭宗皇帝《巫山壹段雲》)

男:妳不會騙我吧,不是說妳有過男朋友了嗎?

女:綺羅無復當時事,露花點滴香淚

男:喔,吹了。妳很傷心嗎?

女:往事已成空,還如壹夢中(李煜《子夜》)

男:癡情女子無情漢。妳還愛他嗎?

女:空持羅帶,回首恨依依(李煜《臨江仙》)

男:(面露喜色)妳現在壹人寂寞嗎?

女:暝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李白《菩薩蠻》)

男:(急不可耐)我們能交個朋友嗎?

女:(面露羞色)洛陽春色待君來,莫到落花飛似霰(歐陽修《玉樓春》)

男:(笑)喔,這樣就好。妳想我嗎?

女:近來心更切,為思君(溫庭筠《南歌子》)

男:那我們喝杯交心酒,喜結同心好嗎?

女:舞徐裙帶綠雙垂,酒入香腮紅壹抹(歐陽修《玉樓春》)

男:妳我能長相守嗎?

女:憑仗東風吹夢,與郎終日東西

男:真的嗎?

女:為君憔悴盡,百花時(溫庭筠《瀟淚神》)

男:……

女:憶君腸欲斷,恨春宵(溫庭筠《更漏子》)

男:好,好。非妳莫娶。

婚後:

男:(電話)親愛的妳想我嗎?

女:斑竹枝,斑竹技,淚痕點點寄相思(劉禹錫《瀟淚神》)

男:(電話)真的嗎?沒騙我吧?

女:紅燭背,繡簾垂,夢長君不知(溫庭筠《更漏子》)

男:(電話)是嗎?我也想妳。

女: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李之儀〈蔔算子〉)

男:(電話)親愛的,對不起,我馬上就要回來了。

女:月照紗窗,恨依依(毛文錫〈紗窗恨〉)

(出差回來,發現蛛絲)

男:結婚沒多久,妳怎麼能和別人好上呢?

女:人不在,燕空歸,負佳期(歐陽炯《三字令》)

男:妳當我願意出門在外嗎?我還不是為這個家死命扒食嗎?

女:月分明,花淡薄,惹相思(歐陽炯《三字令》)

男:不要說得這麼好聽,妳們是怎樣好上的?

女:風乍起,吹皺壹池春水(成幼文《謁金門》)

男:(強忍怒氣)妳和誰好上了?

女:兩朵隔墻花,早晚連成理(牛希濟《生查子》)

男:好啊,好啊,妳居然和鄰居這樣醜的男人鉤上!怎麼鉤上的?

女:且上高樓望,相共憑欄看月生(馮延已《拋球樂》)

男:哼,還挺有詩意。這樣醜的男人妳怎能看得上?

女: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牛希濟《生查子》)

男:靠,我對妳不也很好嗎?我不是經常給妳打電話嗎?

女: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成幼文《謁金門》)

男:妳就不能守守婦道,耐耐寂寞嗎?

女:年少,年少,行樂直須及早(馮延已《三臺令》)

男:(氣得說不出話來)妳,妳……

女:便總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柳永《雨霖鈴》

男:這樣說妳是後悔跟我結婚了喲?

女:羅帶悔結同心,獨憑朱欄思深(韋莊《清平樂》

男:妳壹點也不懷念我們以前的歲月嗎?

女:剪不斷,理還亂,別有壹股滋味在心頭(李煜〈相見歡〉)

男:哪妳還這樣?

女:紅杏枝頭春意鬧

男:是妳主動的?

女:壹枝紅杏出墻來

男:(吐血,暈到……)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