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捉姦記

法庭裡面,一場詭異的氣氛,法官正在審理一件婚外情的案件;原告A太太懷疑丈夫A先生,和其年輕貌美的女秘書B小姐,兩人偷情,終於,會同徵信社人員、及派出所警察,一起「捉姦」,當場人贓俱獲…… 



法院傳訊女兒A小妹妹出席作證。 
法官:「小妹妹,不用怕,對於妳知道的事情,實話實說!妳是不是有看到:這位B阿姨,以前到過妳家,整個晚上都和妳爸爸在一起,沒有離開?」
A小妹妹:「沒有錯,偶親眼看到一次。」 
法官:「妳記得,是發生在什麼時候的事嗎?」 
A小妹妹:「應該是發生在上個月、也就是說×月×日的事,那天是偶生日!」
法官:「那就妳所知道的,那天晚上到底事情的經過是怎麼樣?」 
A小妹妹(想一下):「偶記得,那天晚上偶媽媽不在家;偶爸爸和B阿姨,為偶過完生日以後,說晚上他要陪伴B阿姨睡覺,接著就叫偶一個人,回自己房間睡覺。」 
法官:「妳是單獨一個人,乖乖的在自己房間睡覺?」 
A小妹妹:「才不是咧,偶有躲在爸爸媽媽的房間門外,偷聽偶爸爸和B阿姨他們倆,在說些什麼。」 
法官:「哦,那妳究竟偷聽到什麼呢?」 
A小妹妹:「偶記得,他們倆,最先是在開音樂會,一個在『吹喇叭』、而另一個在『品簫』。」【按:吹喇叭、品簫,是同樣意思,請自行去搜尋】 
法官:「他們倆,躲在房屋裡面『開音樂會』,妳不會感覺很奇怪?」 
A小妹妹:「是啊,偶明明有聽到──偶爸爸說:『親愛的,你“品簫” 的技術,真的越來越好;接著,B阿姨也說:『那裡,你那個“吹喇叭”的功夫,才是一流!』奇怪的是,偶就沒有聽到什麼喇叭聲、或者簫聲,而且偶爸爸根本就不懂得樂器!」 
法官:「那接著,妳又聽到些什麼?」 
A小妹妹:「接下來,偶想:她那個已經出家當神父的哥哥,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而且在聆聽著:偶那個B阿姨的告解。」 
法官:「這怎麼說呢?」 
A小妹妹:「是這樣子的,偶聽到那個B阿姨說:『親愛的哥哥,……啊啊啊……人家我舒服死亡死了,啊啊啊……My God,人家我要上天堂啦!……』」 
法官(哭笑不得):「後來,妳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妳媽媽?」 
A小妹妹:「當然有呀,……後來,偶媽媽有請別人調查,然後用台語打電話,拜託警察叔叔:派人幫忙去『抓猴』。」 
法官(暗笑):「結果呢?」 
A小妹妹:「奇怪得很,接電話的警察叔叔好像聽不懂台語,回答說:『“抓猴”?等等,您所說的“猴子”,到底是不是屬於“保育類”的?……」 
原來,一般所說的『捉姦』(也就是『抓姦』),用台語說嘛, 
叫做『抓猴』。 



【心得感想】

大約三十多年前,有一個外國作家出版曾寫了一本書 ,很快就成為國際暢銷書,國內有純文學出版社推出的譯本,書名《裸猿》。 這是一本以演化生物學觀點,以討論「人之所以異於禽獸」的書。裸猿,沒穿衣服的猿猴也, 其實就在在講人類……

分享

相關推薦

有一天哈利、榮恩、妙麗三人練習現影術時不小心瞬到了木葉忍者村。正當他們不知如何是好時,迎面走來了三個人。是忍者學校的頭痛三人組。哈利:「你們看,那三人跟我們好像!」鳴人:「像三小?」哈利:「我們都是三人組的死黨,而且兩男一女。」鳴人:「哪裡像了?我肚上有九尾的印記,而且童年過的很悲慘。」哈利:「幹,...

有一次我去辦事, 那人跟我說..這個我要研究研究..於是我下次又去, 他還是那句老話, 我研究研究仔細一想, 喔..原來他要煙跟酒, 不早說.於是下次帶了煙跟酒去, 本以為這次沒問題了.沒想到他老兄又說了:這個你下次 '提前來辦理'於是我下次只好乖乖提著'錢'去辦理了....一位老太婆去看醫生,看完...

某日一法官參加一個高爾夫球賽, 參賽時,法官與一位陌生男子同組比賽。 比著比著,兩人就聊起天了。 當兩人聊到彼此的職業時,法官就介紹自己的頭銜, 另一人則說:『不瞞你說,我的職業和你恰恰相反,我是一名職業殺手……。 不信?...

從警校畢業的張先生結婚兩年,總感覺妻子有些異樣,懷疑妻子有外遇。一日,張先生總是發現妻子的手機上有一則陌生人的簡訊,而且每次簡訊的內容都是一樣的:“趙兄托你幫我辦點事。”!晚上十點,張先生一舉將出軌的妻子和那個正在茍合的男人擒拿。張先生大罵:太小看我了,你以為那簡訊信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