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words by 阿狗
@photos by 馬雍

科技日新月異,攝影器材也越來越進步。現在的年輕朋友,幾乎各個脖子上,都掛著一台數位單眼相機,更別說人手一台的智慧型手機。攝影的普及,使得拍照成了廉價品。可是,拍立得不一樣?它能拍下你此生的唯一?成為獨一無二的回憶?就讓拍立得達人──瘋得雄來告訴你!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初次邂逅

瘋得雄的童年,跟其他同年代的男孩子,並沒有太大差異。對於車子、機器人這類模型,我們都曾在某個時期,迷戀那些玩物。但,他卻在相似的孩提時光裡,開始接觸攝影。

他與攝影的初次接觸,就是他與眾不同的里程碑。在國小二、三年級的時候,熱衷於模型玩具的他,在一次因緣際會之下,買了一台必須一個零件、一個軸,自行耗時組裝的相機。但它可不只是模型,而是真實能拍攝的相機。於是他就拿著這台相機,在校園裡到處拍照,不知不覺間,拍了好幾卷黑白底片。他心想:「這東西竟然能拍出照片,拍照好有意思」,從此以後,瘋得雄的腦袋開始有一個潛意識成形,就是喜歡拍照這件事。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可惜的是,在那個年代並不是你想拍照就能拍,更何況是年紀輕輕的小夥子。但是看著家境富裕的同學能拿著NIkon F3單眼相機,自己卻只能拿傻瓜相機,那種羨慕的目光,驅使他在就讀高職的時候,決定打工賺錢,自己付一半,請媽媽出一半,買了他人生第一台單眼相機。

而機緣就如穿針引線般,接連而來。瘋得雄打工的地方,是一間名為世紀服裝攝影的攝影棚。看著拍攝服裝、美女的老闆,在正式拍攝前,都會先以拍立得試光。在一推一拉之間,照片「變」出來了,重點是它的色彩還非常漂亮,幻燈片都不見得有它漂亮。抬頭看著牆上貼著那些名人、模特兒,上面還有簽名的拍立得相片,令他好生羨慕。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終於,在1995~96年間,瘋得雄與他的第一台拍立得邂逅了。當時,網路資訊不如今日發達,於是他只能走訪店家尋覓,就在一次到日本採訪汽車車展時,利用工作之餘他跑到一間二手中古機店。遇到了拍立得相機──Fuji FP-1專業機,當時相機的連桿有損壞,而且售價竟要兩萬塊,但他就是下定決心要買下它。買回去後,他想盡辦法修理,將連桿卡上。當相機順利的拍出照片時,他欣喜若狂,瘋得雄的拍立得人生也就此展開。

生命中的唯一

對瘋得雄來說,拍立得是唯一且不可取代的,那是因為,他充分地了解拍立得的獨特性。從歷史來看,拍立得是時代的結晶、藝術的工藝品,可謂是攝影史上極特殊的產物。它即時,且並非數位產物。在15秒~20秒,最多一分鐘間照片就能出來。或許,數位相機一秒鐘,就能看見畫面,但要拿到照片,就得花一個小時去沖洗,還有往返照相館所耗費的時間,這樣的成本,其實也不低。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但是,許多人依然覺得拍立得很昂貴。對此,瘋得雄提出了「代價」的概念。現代人太過依賴電腦、修圖軟體或後製,回歸攝影的真諦,本該是記錄真實的那個當下、一瞬間。因此,相對來講,使用拍立得是一種成就感,因為它無法改變、修飾,或是後製,它沒有這些東西,也沒有機會,只有當下得一剎那。拍壞了,就是用金錢、時間去換取。拍得好,則是攝影者應得的,那是經驗的累積。所以攝影師在拍之前,得注意燈光的角度、快門、光圈等所有的細節,最後下定決心按下快門,一切便不能再改變。

人們願意付出多少代價,把記憶留下?更何況是珍貴且真實的回憶。瘋得雄的回憶就是那一本本的相本,裡面有著他費時、燒錢才得到的,與親朋好友,甚至採訪對象共有的真實回憶。他付出了這樣的代價,去換取那唯一的一張。拍照,專心一次就好,拍再多,也是只選一張。想清楚就拍那一張,然後,把最珍貴的一張帶走。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無法定義的攝影

瘋得雄對於攝影之路的未來規劃,十分迥異。原先就以攝影為職業的他,在離開職場之後,並非像大多數人,將攝影視為興趣,而是將攝影這件事,昇華到另一個無法定義的境界。

全家福,是瘋得雄現在從事的一項重要工作,他帶著沉重的大型拍立得,到朋友或是採訪對象家中,替他們拍一張全家福。他是這麼說的:「到一個家庭,就能在拍攝過程中,感受到那個家的溫暖,跟可能的不協調。並看出家人的關係是好或不好。人是有趣的、冷漠的、熱情的,還是非常無趣,可是那就是一種經驗」
從小到大,搬家次數多不可數,家人也無法同聚一堂,何處是他的家,瘋得雄他不知道,因此他十分嚮往能在自己家裡,在自己工作、生活的環境,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覺。於是乎,現在台灣北中南,從台北到墾丁,他已經造訪了60幾戶人家,記錄下那個家的感覺。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而在這之外,瘋得雄還計畫去考取街頭藝人證照。你沒聽錯,對,街頭藝人證照。聽到之時,我也十分詫異,而且狹隘的以為他要去街頭賣藝?但聽他娓娓道來,我才了解他的用意何在。時常走訪香港的他,在香港街頭看到有人在街道上,為路人拍照,是謂一種名叫「街拍」的活動。而他打算效仿此活動,以街頭表演的方式,在大街上替來往的路人用拍立得拍照,並將照片一張給對方,一張留給自己,以做紀念。

或許,你依然不能理解他為何要這麼做,甚至覺得他瘋了也無妨。可是,當哪天你在街上遇到他,並要與你合拍一張的時候,記得敞開心胸,傾心微笑,因為他正要與你分享,此生的唯一。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轉角遇到瘋得雄

街拍(Street Snap)是一種源於歐美國家的街頭攝影文化。Street代表著走過的、看到的、自由的、周圍的、普通的、熟悉得讓人無法察覺的地方;而Snap,原來的用法之一是形容词,指快閃的、倉促的、突然的、簡單的,以及喀嚓的聲音、快速且靈活的移動、猛然獲取的鏡頭。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其活動內容是,攝影師在街頭看到别人穿著很美、很時尚,或是很酷、很另類。於是就用相機拍下,立刻存影。街拍有兩種形式,攝影師抓鏡頭直接拍攝,或是攝影師詢問過路人同意後,擺Pose拍攝。

最早是源於時尚雜誌的需求,用相機捕捉街上的時尚元素,傳遞大眾的流行訊息。如今,在國外「街拍」活動正逐步成為年輕人一項新的街頭文化。

唯一寫真館

泛黃的照片,它能呈現出另一種態度,有一種會消逝的感覺。這種變化,也是拍立得的樂趣之一。不能說它是好的,因為它會消失。但它在變化過程卻又有點有趣。你看得出它的細節,看得出它的層次,看得出它的生命。

拍立得達人:瘋得雄│尤物雜誌

瘋得雄不愛寫字,所以他以照片說故事。想聽更多富有人情味的故事,請瀏覽瘋得雄臉書粉絲頁

【原文刊載於《尤物雜誌》45期,更多精彩影音請上《UsexyTV》;《尤物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報復式色情:渣男男友散佈裸照時,只有男人才會懂的事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圖文:第五德嘉 御姊愛:「愛了那麼久,能不能讓我們好好說分手?」 《只是不想將就在一起》.寫樂文化出版 幾天前,在研究人類網路上癮而產生人格異變時,才剛看完《網路讓我們變笨?》這本絕版好書,沒想到,這本書的翻譯者王年愷,卻在2016年10月16日,因為散佈與前女友的性愛影片而上報。...

根本是18禁驚悚愛情片!光澤《空心》音樂錄影帶完全94狂,未發片電視台先禁播!

由美國MI音樂學院學成歸國的創作歌手光澤(GZ),是大陸知名音樂人,他即將於10/21發行《光澤首張同名創作專輯》,正式由幕後躍居幕前!首波主打歌《空心》為了突顯他的音樂才華和聲線,完全用演員演出劇情,光澤零鏡頭,完全沒有他的畫面,唱片公司希望出奇制勝,但《空心》MV因為太過驚悚,不但有裸女泡水缸、...

手機擺巨乳好興奮? 日韓掀起比乳風潮

▲手機擺胸上好興奮?日韓掀起比乳風潮。(圖/翻攝自推特)最近日韓推特上掀起「手機擺胸」的風潮,眼看每個女性都露出傲人的雙峰,再把手機擺放在上面,平穩地不落地。事實上,這源起於日本漫畫家比村奇石,為了提振周一上班族的精神,固定在周一放上巨乳漫畫女角,解除他們的苦悶心情。 日本漫畫家比村奇石從去年2月起...

和客戶愛愛問是否交往 OL遭拒怒控性侵

▲OL控客戶性侵,卻問對方「要不要跟我交往?」。(圖為示意圖)一名擔任業務的OL日前指控遭客戶性侵,由於想和對方學習鋼琴,便前往傅姓男客戶住處,但傅男卻趁她酒醉無力反抗時,硬上性侵得逞。不過,檢方調查後卻發現,OL在性侵隔天還打電話問「要不要跟我交往?」因為遭拒才憤而提告,因此認定傅男罪嫌不足不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