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我的奴隸男友

我的奴隸男友

我和我的男朋友恐龍喜歡逛街。

 

喜歡觀察人的我,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有許多情侶,都是男友一肩挑起兩個包包。

 

我突然扯住恐龍的手:「你願不願意幫我背包包?

 

「你不舒服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恐龍摸摸我的額頭,我搖頭。

 

「那麼,一定是你東西背太多,肩膀痠痛囉?」我又搖搖頭。

 

「我的意思是,從今以後,你願不願意出門時都為我背袋子。這無關我舒不舒服,

 

或者包包重不重。」 

 

恐龍百思不解。「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愛呀。你看!別人都是這樣的。」我指指路上那些肩上馱了兩個包包的男人。

 

恐龍的臉上,終於露出我懂了的表情。

 

於是他二話不說,將我的背包甩到肩後,再將他的運動型大背包斜背在身上,

 

左手則拿著剛剛吃剩的薯條和漢堡。最後,他向我伸出右手出來牽我的手。

 

於是,我心滿意足地和他重新上路。

 

但一路上,我總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要不要過去看?」恐龍捏捏我的手。

 

將喝到一半的可樂放到恐龍空出來的右手,我興奮地擠入人群中尋到寶貝,

 

再從人群中擠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

 

東尋西找,左顧右盼著。我突然發現恐龍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汗流浹背,在背後、肩上、手裡掛滿紙袋和包包的男人。

 

那個男人看起來,與其說是我的男朋友, 還不如說是我的愛情奴隸。

 

但是,我並不是為了想要一個愛情奴隸,才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呀!

 

「我自己拿。」我試圖將自已的背包從他的背上搶下來。

 

「怎麼啦?」他一頭霧水地看我。

 

「反正我的包包又不重,我自己背就好了。」我堅持著。

 

「你確定?」恐龍故意拉住我的背包不放。

 

其實就是因為愛男友恐龍關係,我才決定要背我自己的包包。

 

我突然發現,身上能有沈重的感覺,原來,也是一種幸福。

 

每個女人都需要一個愛情奴隸。

 

這個愛情奴隸要能給予一個停靠的港灣,還要能安撫女人的內心。

 

女人會需要男人只是期待一個安全感,女人要的,就是窩心體貼而已。

 

分享

相關推薦

老婆在公司加班被經理侵犯,他隱忍一年後寄出一封包裹,經理的下場讓人想都不敢想.....太痛快了!!!

我和妻子是大學同學,大三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了。 那時候我的課餘生活除了幫兩個高中生家教,其餘的時間都泡在圖書館裡。從沒想過有女生會喜歡我。 我出生在黑龍江省的一個偏遠山村里,是村里這些年唯一考上北京的大學生。一直以來我都是父母的驕傲。 我知道父母這些年供我上學的不易,大一下學期我應聘了兩份家教的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