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我在銳舞趴體上掉了根手指頭

我在銳舞趴體上掉了根手指頭

週二,廢棄的皇家郵局分揀中心——也就是趴體舉辦的地方(照片來源@rossellascalia


上週六晚,幾千人參加了一場舉辦於克羅伊登的趴體。問題在於,開趴體的場地——一個廢棄的皇家郵政局分揀中心——只能容納幾百人,乘火車前來的多數趴體客只能在場地外閒逛,喝點啤酒或是找點樂子,要么就是想辦法進入場地。沒用多長時間,警察就來了,想要控制局勢,但是趴體客們可不示弱,他們向警察投擲“導彈”,警察也無可奈何,只能在一旁警戒,直到所有人離場。

第二天,新聞就出來了,說是很多參與趴體的人最後都被送到了醫院,或病或傷。最不幸的是一個15歲的孩子——Rio Andrew,已於週一不治身亡。警察表示他的死亡或與毒品有一定關係。

還有一個坐救護車離開趴體的16歲孩子叫Josh,他在當天半夜時不幸失去了自己左手小拇指的大部分。我給他以及他當時同樣在場的朋友Fraser撥通了電話,想要了解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VICE:你們好。哥倆兒是怎麼聽說這個趴體的

Josh:我幾個認識的朋友要去,所​​以我估計這趴體應該挺躁的。那天晚上的趴真不錯——這個我必須得說實話。我玩得也挺高興,但是路途遙遠加上其​​他亂七八糟的事兒讓我覺得有點不值。

 

你估摸當時有多少人在場
Fraser:我估計得有4000人到場,跟我以往去過的一些銳舞趴比算挺多的。這幫主辦人一般都能招來不少人。我們不喜歡那個場地——那地兒被吹得太神了。樓梯上總是擠滿了人,drum 'n' bass那個房間也太小了。

當時外面想要入場的人是什麼情況
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場地在哪,全坐火車去了,那個郵局離火車站特別近。大概晚上十一點來鐘的時候,外面人越聚越多,然後警察就來了。

我在銳舞趴體上掉了根手指頭

 

Josh在醫院病床上發Instagra 

當時人們什麼反應
有些人開始朝警察扔導彈,我跟我朋友們不想被砸,然後就往後退。就在這時候,我聽見裡面有人喊,“從邊上進來!”繞到房子一邊的時候,我們看見有人想翻牆進去,還有踹柵欄的。幸運的是,我們從一個側門順利入場。當時到處都是警察,說實話,他們有時候挺暴力的,我看見一個趴體客被警察摁那捶了一頓,膝蓋撞胸什麼的。

但是警察並沒有完全阻止趴體的進行,是吧
是,但是在他們花了一個來鐘頭想要阻止人們入場而不成之後。他們可能覺得如果再對峙下去,就該暴動了吧。所以警察整宿都呆在場地外頭,確保不出亂子。
Josh:沒人想要造反什麼的,大家只是想進去趴體一下。警察就是不明白這個簡單的想法——我們只想入場、聽音樂,開開心心玩一晚上,然後就回家了。

那你的手指頭又是怎麼回事啊,Josh 
嗯,大概半夜一點的時候,我們在house房裡,但我其實不喜歡house,所以我等著放drum 'n' bass。後來屋裡開始放drum 'n' bass,我哥們儿也從樓上下來了。過了五分鐘,突然火警開始響,所有人就開始嚷嚷,“趕緊給關了!關了啊!”然後我就想我試試能不能給關了吧。那時候我完全清醒著呢。我就跳起來夠那開關,但是我小拇指卡那盒子裡了,那盒子玻璃全碎了,我想把手拔出來,結果指頭被剌掉了。

我在銳舞趴體上掉了根手指頭

 

Josh 完蛋的小拇指。


我操。然後你怎麼著了
我看著我的手,發現小拇指沒了——骨頭在外頭露著。那種感覺特別奇怪;剛才還全須全尾的,突然小拇指就沒了。觸目驚心的現實不禁讓人後背發涼。我感覺巨疼,而且有點嚇傻了,但是反應過來以後,我腦子裡面先察覺到的竟然是鼓點和貝斯,貝斯倍儿猛,然後我把上衣脫了把指頭緊緊纏住,接著在那躁了一鍾頭,我當時的心態是,“我才玩了一鍾頭,這趴體花了我10歐元呢,我真的要走嗎?才不,我要躁到不能再躁。”完了之後,我哥們儿就把我給拽到醫護人員那了。

醫生們怎麼說
我對醫生說,“你能不能先給我簡單包紮一下,我好接著去躁啊?”他好像說,“別鬧啊小兄弟,你得去醫院。”因為有好多髒東西,可能會得敗血症,所以醫生拿了點醫用酸性物,直接倒在我的指頭上,我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肉慢慢融化,這輩子都沒那麼疼過。

我真沒法相信你指頭掉了之後竟然接著在那兒跳舞
那我能怎麼著?周圍全是好看的小妞,貝斯倍儿猛,音樂特帶勁。我可不想搞什麼特殊,掃了大家的興,所以我就想,“管他媽逼呢,躁起來哇,人生苦短喲。”

我在銳舞趴體上掉了根手指頭

 

Fraser拍攝的場外人群照片。

那你掉了的那截指頭怎麼著了
掉人群裡了唄。後來有人跟我說,幾個玩嗨了的人拿著我的指頭互相扔著玩。

那現在怎麼著
基本上就是,沒了唄。我這指頭這就剩一小截了。那我能咋辦?救護車裡那人問我,“你現在咋辦啊小兄弟?”我說了句類似“認倒霉唄”的話。這不算什麼,我丟了根指頭,另一個15歲的孩子把命都丟了。我有什麼可抱怨的?我向這孩子的家人和朋友表示深深的安慰。這事兒非常讓人難過。

是的,這是個悲劇。所以,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會不會讓你放棄銳舞呢
不會的。下一場是7月——我會到場的。銳舞不是什麼危險的事兒。當然,意外隨時可能發生,但是每時每刻身邊都有願意幫助你的人。那種地方讓人很有安全感,大家去那隻是為了圖個開心。

謝謝哥兒倆

分享

相關推薦

新德里“男”站街女

白天,在印度新德里擁擠破舊的一居室裡,西瑪(Seema)是1 歲和6 歲孩子的慈愛的父親;夜晚降臨,她會去當地的慈善機構化妝和變裝,轉變成一位立交橋下的站街女。圖為西瑪向大家展示女裝時的照片。 西瑪今年33 歲,她在新德里的一家當地的支持同性戀的非政府機構裡擺好姿勢拍照。西瑪是一位“跨...

幸福婚後24條不可思議的床上秘聞

24條不可思議的床上秘聞 1、性愛次數的統計 美國人以一年做愛124次名列榜首,希臘人以一年117次列次席,南非人則一年116次,居第三。德國人以一年105次排在第八名。   2、防護飲料 美國明尼蘇達州的醫生髮現:在做愛之後用可樂沖洗陰部,大約可以100%地殺死精子。   3、...

反正忍一下就過去了! 14歲少女為HTC手機獻初夜

去年九月,14歲國中少女透過網路遊戲認識了31歲的吳姓男子,吳男在閒聊中得知少女很羨慕每個同學都有智慧型手機,只有她沒有,便誘惑少女若以處女身來交換,他會買一隻HTC的手機送給她。 少女同意交易,兩人相約至摩鐵來一發,吳男「運動」完畢以後,本想溫柔的抱著少女聊天,但少女卻掙脫懷抱,拿著手機,穿上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