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我在澳門紅燈區跟蹤了一位妙齡性工作者...直到我看見驚人一幕..!!!

我在澳門紅燈區跟蹤了一位妙齡性工作者...直到我看見驚人一幕..!!!

是的,就像你看到標題聯想到的那樣,我確實這樣做了。在澳門​​這個吃喝嫖賭的地方,我跟踪了一位外國籍的從事性交易工作的姑娘。但這篇文章不會滿足你過多的好​​奇心,因為你若直接拉到文章的結尾,其實沒有太多精彩的結局,我也和央視的記者所說的一樣,和性工作者之間什麼也沒發生。但這之間的過程和那種心跳加速的尾隨過程卻是讓我急於和你們分享出來的東西。

我在澳門紅燈區跟蹤了一位妙齡性工作者...直到我看見驚人一幕..!!!
 

我是因為一個朋友舉辦的活動而去的澳門。澳門在我印像中保存的印像還是大三巴前的“輪*子*功”宣傳、蛋撻以及賭場外面琳瑯滿目得讓人吃驚的典當行。在澳門​​呆了一天,這樣久遠的刻板印象雖然被改動,但卻沒有什麼大的變化。於是我想要探索一下澳門赫赫有名的“性產業”。跟一個曾在澳門讀了幾年書的朋友打聽,她向我推薦了一個充滿著“廉價色情旅店”的區域,朋友曾因一次公益活動去到那裡,給那裡的性工作者發放免費安全套。根據友人的描述,那裡遍布了各種小旅館,破舊且環境慘不忍睹,然後在旅館的二樓就常年有一些年紀頗大的女性在從事性交易工作,針對對象則是澳門本地的一些大叔級別人物,500港幣一次,相對於澳門逆天的社會福利來說,這是相當低廉的價格。我也不知道我貿然地前往能看到什麼,也不多管,就在離開澳門前最後一個晚上去了小伙伴告訴我的那片區域。

在澳門​​的小巷子裡面穿梭,我避開遊客和人潮,專找人煙稀少的地方走,憑著我對於紅燈區的理解,幫我在一些巷子中的十字路口做出選擇。但我沒有發現那些所謂的“廉價色情旅館”,展現在我眼前的反而是澳門普通市民很真實的生活狀況:在路邊吃頓大排檔充當夜宵,小情侶邊走邊討論明天干什麼——眼前日常生活化的美好讓我這個怀揣“歹意”的人突然不好意思起來。索性不去刻意什麼,隨便走走。

走到了一片遊客區域,隨著人流走在一片騎樓建築下。突然在路邊出現了三三兩兩的女生,穿著暴露,乳房的三分之二都露在外面,豐滿身材幾乎佔據了不寬的人行道一半的空間,攔住走在我前面的一個白髮老頭,用地道的普通話問道,按摩麼?白髮大爺就好像沒聽見一樣,淡然側身走了過去,我卻驚喜的出了一身汗。於是便不斷走她們面前假裝路過,然後掉頭再次路過。但可能是因為我看上起過於年輕以及背著書包的原因,這些小姐從未主動跟我搭訕,覺得我沒有那個消費能力和意願。我不斷地路過,眼睛一直注視著她們(注視著她們的眼睛而不是胸,雖然挺難的),根據經驗,如果你能和她們的目光對上,一般都會收穫她的問詢。多次嘗試後,我終於把她們的注意力從別的行人以及手機當中拔了出來,目光對上後一兩秒的時候,我果然收穫了等待已久的搭訕。

“按摩麼?”,小姐坐在路邊遠遠地問我。

我沒有立馬回答,而是故作出了一副猶豫的狀態。“多少錢?”

“500”,還是很標準的普通話,讓我對她的身份又多了一重疑惑。

她看出我的猶豫,於是緊跟上來拉著我的胳膊又說,“300,300好了。”

這齣乎意料的動作讓我瞬間緊張了起來,原來打算好的一些問題也忘得一干二淨。“在...在哪?”,窘迫之下我本能性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聽不懂…”

這下我明白了,原來她們只會那幾個簡單的詞彙,包括拉客、談論價格所需要用的一些基本詞彙。超出這個範圍後就全部用“聽不懂”來回答了。我沒敢繼續問where,我估摸著這姑娘跟我差不多的個頭和比我要壯碩數倍的身材,當我問出這個問題後就會被強行架走,於是我匆匆走開了。躲在了馬路對面佯裝等公交,繼續觀察她們。

我在澳門紅燈區跟蹤了一位妙齡性工作者...直到我看見驚人一幕..!!!
 

這群小姐的規模遠超過我的想像,沒多久的時候,從拉客點旁邊的酒店稀稀拉拉出來了有十幾個。她們以酒店為中心散佈在兩邊,平均一個男性路人路過要經受兩到三次這樣“胸殘”的考驗。期間也不時見到有人跟隨小姐進入酒店,然後其他同伴們則會抱著開玩笑的語氣對其進行調侃,然後一陣聽不懂的語言的哄笑後,領著一臉尷尬的嫖客進入酒店電梯。這個畫面在我遠遠地看來,還是挺溫馨的。

觀察了一會,突然發現有個姑娘在和夥伴們嚴肅地交談了一段時間後,從出了那個聚集的小圈子,大跨步地走另一個方向。這個群體行動之外的舉動引起了我的興趣,於是我決定,我要跟踪她。我想看看這個看似與眾不同的小姐到底是要去幹什麼。

尾隨開始,我就打開手機,實時向我那曾在澳門長居過的小伙伴匯報行踪,一方面是想要尋求一些幫助和靠譜的揣測,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緩解自己的緊張,以及讓自己看起來不太像一個猥瑣的跟踪者。然後我的小伙伴自動肩負起了保證我安全的責任,不光把一系列澳門報警電話發給了我,還會每隔幾分鐘就check一下我的狀態,以防我長時間不回复或者遭遇其他危險。(給我的小伙伴贊一個)

初期的跟踪是很簡單的,這個姑娘身材過於顯眼,我隔著兩個巷口都能準確在人群中找到她。而且一路下來,路人對她的回頭率頗高,不少人都在她身後暗中議論她的身材和過分暴露的著裝,不光語氣誇張,還會連比劃帶跳得表達他們對這個姑娘的看法。這些都被尾隨在後的我盡收眼底。

姑娘穿過一片遊人密集區,徑直拐進了老葡京賭場。這讓尾隨在後的我著實興奮了一把,莫非是要去賭?我立馬收起手機跟進賭場,但是在進門的時候還是因為稚氣的面容以及背後的書包被攔了下來,非要查看我身份證...核實完後我急匆匆衝進賭場,生怕賭場裡面人太多被我跟丟。小姐進了賭場後徑直坐電梯上了二樓,進入百家樂專區,之後直接通過酒店的特殊入口進了酒店。這就把我看傻了,我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只好在入口外面看著一桌子四川大媽神情亢奮地賭博。

正當我剛剛進入四川大媽賭博團的緊張情緒中時,那個被我尾隨的姑娘悻悻地從酒店裡面出來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個姑娘的正臉,並不好看,年齡大概在將近三十左右,然後也瞬間理解了剛才路上那麼多回頭率和議論的原因:全黑色的低胸上衣幾乎罩不住呼之欲出的胸部,走起路來一顫一顫的,讓人瞬間心生憐愛地怕那兩個東西突然跌落出來。

她在賭場徘徊了一陣子,把一群賭客的眼球從賭桌和荷官身上硬生生拔了出來。賺足了眼球後,走後面出了賭場。我自然繼續假裝若無其事地跟了上去。從賭場出來之後,小姐似乎沒有了之前的目的明確般的自信和從容,開始徘徊在各個酒店門口,不斷地把自己曖昧的目光投向來來往往的路人,以期目光相遇之後的主動搭訕。之前在路上優雅地行走那種高冷氣質頓時不見了,變得來者不拒,任路人的目光肆意在自己身上游走。我心裡也突然不好受起來。雖然我之前也曾經多次跟丟她,但直到這一刻我才覺得我真的已經跟丟了她。

我的興趣開始轉移到路邊其他的一些站街拉客的外國姑娘身上。不少三兩成群地站在路邊等客,頭等著花花綠綠霓虹燈,臉上的粉和妝被燈光映得喲對岸嚇人。稍微活潑一點的則會主動和路人搭訕聊天,發給路人一些寫有她們手機號的小卡片;也會有一些高冷的姑娘站在陰暗的角落,高傲地刷著Facebook,對身邊偶爾路過的人以及投來調戲的目光根本不予理睬。而姑娘的身材和質量往往和熱情程度有著直接相關,往往高冷的姑娘的水準要遠遠高於熱絡的姑娘。仔細想想也是挺心酸的一個現象。

我在澳門紅燈區跟蹤了一位妙齡性工作者...直到我看見驚人一幕..!!!
 

想要在澳門辨別出小姐以及普通路人或遊客其實並不難,雖然賭場或酒店附近也經常出現一些穿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小姐們一般身著深色衣服,衣著風格有著低廉感十分強烈的暴露,而且普遍都穿平底鞋。這是區分小姐與否的一個關鍵指標。要知道一個小姐一晚上可能會走上很遠的路去到一個客人的酒店,或是在酒店門口徘徊等待很久才能有生意上門,高跟鞋對她們來說帶來的辛苦遠大於帶來的性吸引力。

我的好奇心到這裡已經被滿足得差不多了。在回自己住處的路上,我又看到了那個我曾尾隨好幾個小時的小姐,她站在一家酒店門口的迎賓小弟常在的位置,身邊還有幾個看起來跟她差不多的姑娘,一有人進出,就會湊上去,恍惚間我以為來到了機場抵達大廳的門口,只不過是把“打車麼”換成了“按摩麼”。幾個姑娘之間似乎也沒什麼交流,沒人的時候也不會聊天,而是各自把頭埋進手機裡,不停在屏幕上滑來滑去。在遠處看了一會我就走了,心裡想問那個姑娘,此時此刻你想念那群可以和自己嬉笑打鬧的小伙伴們麼。

往回走的時候已經深夜,路上已沒有多少行人。路過那個外國小姐聚集的酒店門口,遠遠地看到那個曾經爽快地把價格降到300的姑娘正蹲在門口玩手機。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迴避,徑直走了過去。這時我並不希望再和她的目光交匯,我覺得尷尬。但這次她聽到了久違的腳步聲,抬起頭來看著我。手機屏幕的光照亮了她的臉,以及因為姿勢而更加誇張的乳溝。

“按摩麼?”

我搖了搖頭走開。顯然,她已經忘記了我。

分享

相關推薦

重現阿富汗 極盡真實的生存遊戲!│尤物雜誌

words by尤物photos by 馬雍styling by 許宜惠model:妞妞、夏小麵、于于props from 小藍波軍事屋 近年讓國內軍事同好、玩家耳熟能響的阿富汗現代生存遊戲活動莫過於日本已舉辦過數屆的Heart RockHeart Rock,其活動的精采程度,著實讓人稱羨。然而台灣...

以光融和 人文與自然的完美結合│尤物雜誌

words by 尤物photos by 強振國 styling by 許宜惠model:Patty 天氣冷到不行的11月天,以及陰霾的天空,各種自然因素考驗著攝影師與Model的能耐,但是,人不應該是與大自然對抗,而是要融入其中,回歸自然,找回真純,此次的拍攝就是最好的例子。 處在都市叢林的我們,...

角色扮演?脫掉角色服裝,找回自我│尤物雜誌

words by尤物photos by 馬雍styling by 許宜惠Film director 王鈞浩model:娜娜 漸漸得迷失 現在的都市社會,已經不像以前傳統農村般單純、簡單,人們在生活之中,所需要扮演的角色越多越複雜。 家庭中扮演著父母子女,公司中扮演著老闆員工,朋友間扮演著和事佬,情侶...

尤物好精采 尤物四週年聖誕Party,「壞女孩」單曲首度披露

photos by 馬雍 12月20日,一年一度的尤物週年慶Party,在Space Club隆重登場!即便外頭氣溫只有16度,甚至飄著雨,仍然檔不住U友們的熱情,硬是將會場擠爆!而此次Party的重頭戲,正是這期的封面女郎──妞妞,率領另外4位正妹,上台勁歌熱舞,演唱她們的最新單曲「壞女孩」,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