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我和兄弟們搶銀行

我想和我馬子結婚,可是我沒有錢。這年頭誰都知道,沒錢甭想結婚。可我馬子他家那兩老不死居然以為他們生的是熊貓,眉毛都不皺一下就說禮金得要十萬。我有自知之明,賣了我也沒這個價,可
是我還是想結婚。
阿a是我一兄弟,從小玩到大的那種。這家伙有先見之明,趕在物價沒有飛漲之前就把結婚這事給搞定了。他做事那廠屬于國家包袱那種,沒啥錢,老婆也在一塊,所以家里也好不到哪去,家里花消得提前一年計劃。阿a想要孩子,她老婆特爭氣,一口氣就幫他生了三個,還是不違反計劃生育的那種。這一下多了三個要吃飯的,所以他也窮得要命,恨不得他們廠突然就改x印鈔廠了。
阿b也是我一兄弟,長得真xxxx帥,我覺得跟他在一起給我長臉,所以從幼兒園開始我們就在一塊。有人說過,人帥也很麻煩,我信。阿b就是這樣。他有五個女朋友。女朋友多用的錢就多,所以
阿b也慘,雖然他們公司按月給他錢,還是四位數的,可沒兩天就折騰完了。所以他特想發財,還報名參加過彩票培訓班,可至今彩票沒少買,也中過幾回獎,可都是那種安慰性質的.
阿c也是我兄弟。我沒什么錢就兄弟多,估計很多人都這樣,有錢的人就是女人多了。阿c挺慘的,兩門牙往外長,而且還特長,站遠了看,以為他含兩香腸在嘴里。我覺得跟他在一塊,我的自信心明顯強烈一點。所以我也喜歡和他在一塊瞎鬧。他家趕上過自然災害,好幾年了還沒緩過勁來。他又沒什么好工作。所以他也窮。狗急都會跳墻,我們也想好好發筆財。
我們趁這年頭飛機老往下掉,想發筆這個財。我們幾個約好了誰要是抽了死簽就去坐飛機。阿c有幸成了我們幾個中第一個坐飛機的,他是買了28分保險上的飛機,連他十萬公里外的大姨的小舅子都成了受益人,可飛機沒掉下來。我們都白買保險了。
一個辦法不行,我們就得再想辦法。彩票估計成不了事,阿b運氣是我們幾個中已經是最好的了,可還是買一次掛一次,我們三個的運氣不比他好,所以彩票試都沒試。他們都沒意見,都夸我能認清形勢。我也謙虛,誰叫我是頭呢。
我們開個很多次會研究這個事。辦法也有很多。想過做假貨,那東西很賺錢,可是我們沒成本也沒那技術。想過販毒,可資金是最大的問題。而且我們幾個雖然不怎么樣,但是長得倒是人模鬼樣的,除了阿c,我們擔心毒販子會以為我們是臥底把我們先給做了.風險太大,所以也排除了這條路。還有很多別的方法,都因為沒啟動資金而胎死腹中。這見鬼的年頭,想違法犯罪都得要有錢。

分享

相關推薦

勞動節你有放假嗎?牠們可沒放假!

保安當地時間2007年9月10日,由Rene Caovilla設計的一雙鑲滿貴重寶石的女鞋在倫敦展出。這雙鞋價值高達62000英鎊,且展出時有一活生生的埃及眼鏡蛇在一旁,宛若在保護埃及豔后的珍寶一般。 日本岐阜縣,在警察部門“工作”一年多的狗狗巡警光榮退休了,它的最後一場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