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我們的廁所─第一彈|《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貓頭鷹出版

我在台北出生、長大,之前也一直住在城市裡,事實上不但是我,就我所知,我們家族已經住在城市裡至少三代了,所以我們身上恐怕已經沒有多少適應鄉下生活的基因了。

 

無巧不巧的,我卻成了住在鄉下得不能再鄉下,可以說是荒郊野外的人。走進我們的家第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是:廁所竟然不是抽水馬桶;生平第一次看見,地上一個深洞,上面勉強架著一個搖搖欲墜的蹲式馬桶。我一陣暈眩,幾乎要昏厥過去!

 

先生體諒我的為難,打聽到一種可以加上去的坐式馬桶,立刻開了三十公里的車,陪我到鎮上去買,可是走遍大小百貨公司都找不到,真難以想像在文明如此發達,國家基礎建設如此進步的日本,竟然會碰到如此窘境,到處打聽之後,才發現原來這東西不是一般商品,屬於照顧不良於行(所以才沒辦法蹲)的老人的用品,才好不容易終於在老人福祉用品店買到了一個,連價錢也沒問,反正不管多貴都一定要立刻抱一個回家。雖然我不是劉德華,可是當抱著馬桶回家的時候,真的好想親親它呢。

 

買了馬桶頓時鬆一口氣。不過放心得太早可真是大錯特錯!廁所的苦難才正要開始。

 

戰戰兢兢坐上馬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總覺得深不見底的底下(我想一定有兩公尺深,說不定還要更深)涼颼颼的好像有風吹上來,忍不住偷偷往下瞄一眼,只看見深不可測的黑暗,不由自主的想像無數白白胖胖的蟲蟲蠕動的景象,雖然先生一再保證絕對不會有這樣的事情,還是處在擔心有東西會爬出來的情形下什麼都排放不出來,結果我的下場就是:因為憋尿而得了膀胱炎。

 

去醫院被醫生責備,回家又被擔心的先生埋怨,被逼急了,我開始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似的嘗試「大珠小珠落玉盤」,卻不料「液體」落下時猶如高山飛瀑,「固體」則如深谷落石,皆引起意外的「悠揚回響」,實在令人膽戰心驚。

 

我料的果然沒錯,聽音辨位,我確定深度應該是超過兩公尺的。我不敢想像要是孩子不小心掉下去了,會是如何悽慘的狀況,更不敢想像該如何去把掉下深淵的孩子救上來,只有對每個顧前不顧後的人千叮萬囑,一定要蓋好廁所的蓋子,並且牢牢的把廁所門關緊,可別讓不懂事的孩子趁大人不注意時溜進去。我記得在台灣的時候,兩個孩子總喜歡偷偷跑進洗手間玩抽水馬桶裡的水……,才想到這兒,我已經快要暈倒了。

 

偏偏最可怕的事情總發生在半上不下的緊急事件途中,當我鼓起勇氣端正坐好(不敢亂動,大人雖然不至於掉下去,可是可能會卡在中間),正努力排放得如火如荼的時候,眼角餘光似乎掃到什麼會動的東西,猛一抬頭,看見一隻面目凶惡猙獰的螳螂(或是蝗蟲、蚱蜢什麼的,反正就是那種有六隻腳、而且前面兩隻螯特別大的昆蟲……沒勇氣仔細看……)正舉起右手那銳利的鐮刀,惡狠狠地朝著我奮力揮舞,在牠張牙舞爪且兇狠的目光威脅下,我動彈不得又進退兩難。

 

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尷尬的狀況,唉!真是虎落平陽被「蟲」欺。

 

事後我才聽說,原來因為北海道的夏天特別短,所有的動物植物都要利用這寶貴的時期進行繁衍子孫的重大任務,所以那隻螳螂八成是把我當成情敵(還是求偶對象?)了。

 

而這樣的磨難才正開始。不到一個月,夏天過完,北海道氣溫低於攝氏二十度的嚴寒冬天將漸漸接近,到時候那個坑洞裡又會是什麼樣的狀況呢,我真的不願意、也無法想像。

 

據從大阪移民來的山本先生說,以前他們住在更古老的房子裡,保暖設備不是很好,所以到了冬天,天然糞坑裡面的「固體」,在掉下去碰到底部以後就很快結冰,然後下一個使用者再繼續提供「固體」,不久之後,結冰的「固體」就會慢慢長高,變成一條「冰柱」,形狀非常類似鐘乳石,如果一直不融化,可能到達「伸手可及」的高度,到時候就得用棍子敲掉免得頂到屁股!

 

這立刻讓我依稀回想起小時候,從中國東北來的老師一定會說的,冬天在戶外尿尿要帶著棍子把尿柱敲碎的故事,難道竟然是真的?

 我們的廁所─第一彈|《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貓頭鷹出版

現在的我,只能禱告冬天太冷的日子不要持續太久,要不然就得管制每個人上廁所的次數了。

 

只有一點值得慶幸的,就是山本先生說:冬天太冷,即使發生「鐘乳石」現象也還是不會發臭……,聽了真叫人哭笑不得,不過若廁所的坑洞真的會被填滿,不會發臭,這……也算是好消息了!


大阪人說話一向跟雙簧相聲一樣誇張逗趣,我只有暗暗期待山本先生也是其中之一。

 


(本文摘自《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一書

我們的廁所─第一彈|《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貓頭鷹出版

台日聯姻家庭的真實故事,帶你直擊《銀之匙》的帶廣風土和爆笑、溫馨且最真實的北國生活《北海道的春天吹馬糞風》

作者簡介:李道道


  典型的射手座,總是在台灣、日本各地跑來跑去。在日本唸完大學後,跟日本老公一起回到台北工作。
  之後為了讓孩子能在大自然環境下成長,決心仿效孟母三遷,離開繁華塵囂的都市,跑到北海道鄉下去生活。

  在北海道買了房子住了大約十年,以為要落地生根的時候,又因孩子們不會說母語(他們雖然是日本人,但母親說華語,所以「母語」應該是華語吧),所以就帶著孩子移居花蓮,重新展開在台灣冒險的震撼教育,而這個冒險目前仍在持續中。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貓頭鷹》出版部落格 http://owls.tw;《貓頭鷹書房》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青蛙說了: 我不要

  有個男的那話兒有100公分長,他常為此煩惱.沒有一個醫生能治好他,後來有人跟他說,某某地方有一口井,井裡有隻母青蛙只要能讓青蛙說一次 我不要 ,那話兒就能縮短10公分,男人找到了井裡的青蛙,但是都沒辦法讓牠說 我不要 ,突然他靈機一動,對青蛙說:我愛妳!嫁給我吧! 青蛙說了: 我不要...

【朋友家的萌孩子】

【朋友家的萌孩子】 朋友出賣外甥...性別:男。其他不必說了。 嗚嗚嗚...我就知道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

網路常見假照片(附上原始照)

一切都是Photoshop害的!凶狠的無尾熊   實際上只是淋濕了...有點不耐煩而以...   2004年印尼大海嘯     事實上...這裡是智利...   自由女神與暴風雨   事實上...這根本不在曼哈頓...   &nb...

上班睡覺百態

天氣涼涼正好眠昨天才加班到半夜.今天大清早又要上班 台灣去年平均每名勞工工作時數高達2140.8小時,僅次於新加坡與香港,排名全球第3,但薪資卻倒退回16年前水準,位居亞洲四小龍之末,換算時薪連新加坡的一半都還不到,簡直是越忙越窮!有學者指出,台灣官方數據是以訪問雇主為主,調查結果可能「失真」,若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