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成功攔截丈夫外遇 丈夫最後竟然.....女人必學的一課!

成功攔截丈夫外遇 丈夫最後竟然.....女人必學的一課

只有親身經歷了婚姻滄桑的人,尤其是婦女,比如像我這樣的人,才能具備一種言說婚姻的自信和坦然。我在這裡公開自己的隱私,不是販賣,也不是作秀,而是發自肺腑地向所有關注家庭的人傾訴……

在已經過去的10年中,我的婚姻經歷了兩次地震,丈夫雖然曾跨越家園的“籬笆牆”,但最後還是戀戀不捨地返回了家園。

這10年,我從少不更事的少婦漸漸變成比較成熟的中年婦女。在婚姻狀況最糟糕的時候,我沒有使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傳統方法挽救前程未卜的婚姻。我一直告誡自己:“要做美婦,不做怨婦。”我心裡只打定一個主意,那就是:我的婚姻底線是60分,如果降到底線以下,我就會啟動放棄程序;反之,我願在丈夫身上繼續用情。

第一次“抗震”:巧破丈夫婚外情

結婚那年,我26歲,丈夫29歲。

在此之前,我們是省戲劇專科學校的校友,我讀舞台美術系,他讀表演系。在旁人的眼裡,我們是很般配的一對。我也這麼認為。

婚後,我曾就“何時生孩子好”徵求丈夫的意見,丈夫答:“隨便你,聽你的。”第二年,我們有了一個女兒。

這年一切都很順利,我和丈夫被分配到同一個劇團,我被評為二級燈光師,丈夫則越級被評為一級藝術家。

那兩年,丈夫有點紅,主演了好幾出舞台劇,有一批“追星族”老是圍著他轉,其中有一個俏麗的少婦對他特別瘋狂。那少婦姓陳,我們管她叫“陳靚靚”。

陳靚靚做房產生意,離異獨居,很有錢,對戲劇特別痴迷,是典型的“票友”,只要我丈夫上台演出,她不但每場必看,而且演完了還花不菲的錢購買最好的鮮花親自去後台獻給他。她對我丈夫的要求怪多的,一會兒讓他在她的圍巾上簽名,一會兒又讓他在她的手袋上簽字。有時,我丈夫出演的劇目上座率不高,她就掏腰包買下幾十乃至上百張票贈給親戚朋友,甚至送給那些素昧平生的、渴望看戲而買不起票的觀眾。她還喜歡慫恿受她恩惠的人在場子中大聲喝彩,以提升我丈夫的人氣。我丈夫呢,見有人捧場,自然格外高興。

如果事情僅僅限於此,我也不會犯疑吃醋,至多暗地裡讓自己保留敏感。然而,後來情況越來越不對勁:陳靚靚連自家的生意也扔下不管,整天圍著我丈夫轉,她開著一輛私家車像跟班似的,幾乎包了我丈夫的日常出行--演出前到家裡來接他、散場後送他回家,常常一頓宵夜陪我丈夫吃到凌晨三​​四時。有一次,我丈夫到東北巡迴演出整整兩個月,她從頭到尾陪著他。劇團裡有人向我通風報信:他們兩個單獨出外開房過夜啦!試問:這種事攤在做妻子的身上,誰能不暈?

我反復告誡自己:第一,要沉住氣,以靜制動;第二,騎驢看唱本,邊走邊瞧;此外,對我丈夫的風言風語,既不能不信,也不能一股腦兒全信。我從側面了解到,丈夫巡迴演出時只在外頭賓館開過一次房,而陳靚靚的確去過他那兒。

丈夫回家不久,大概是第六天吧,我安排女兒睡下後一臉平靜地問他:“你這次去巡迴演出,陳靚靚也跟去了嗎?”丈夫有點不自然地回答:“是啊,是啊。她去勘察那裡的一塊待開發的地皮。”

我敲山震虎:“我聽說你在外頭賓館開了個單間,是自費的還是由單位報銷?”

丈夫緊張了,趕忙解釋道:“因為第二天當地的主要領導要來觀摩,我怕與大夥一塊睡集體宿舍會影響休息,才到賓館開單間的。這事,我向團長匯報過。 ”

我笑笑:“有沒有人給你送夜宵?”

丈夫也笑了,說:“哪有呀?就是陳靚靚路過進去坐了坐。不過,她只坐了一會兒就走了。”

我想,這火力已足夠了,沒必要再刨根問底,因為他畢竟是我丈夫,而不是賊!

過了幾個月,又發生了一件事。這事與世間所有俗套的故事差不多。

那次,上級派我去新疆出差,我提前回家了。一進門,我就看見了陳靚靚,而且她就在臥室裡。驟然看見我,陳靚靚和我丈夫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很不自然,陳靚靚一臉尷尬地匆匆向我告辭。儘管我平時努力表現淑女的風範,但這次身陷尷尬境況的我未能免俗。我看了看床(只有床才能提供準確無誤的信息),床倒是不太亂,儘管留下人坐過的痕跡,但被子疊得比較整齊。

這次,丈夫的表情沒法平靜了,他吞吞吐吐地反复解釋:“沒事……她只是過來借幾張唱片。她剛來,你就進門了。”

我很嚴肅地說:“我不接受你的解釋,因為唱片放在客廳裡。”

接下來的好幾天,我的臉色陰沉沉的。丈夫心裡明白:不吐實情恐怕過不了關了。一天夜裡熄燈躺下後,他鼓起勇氣向我承認,那天他倆確實擁抱過。我聽後很想大聲追問:“如果不是我回家,接下去會發生什麼?”可我還是克制住了。儘管這種假設有可能發生(或已經發生),但我目睹了幾分事實就只能說幾分話。我只回了他兩句話:“第一,你要自重,因為你是有家室的男人;第二,今後在家裡接待女賓,應該在客廳裡。”丈夫“諾諾”連聲,對我非常謙恭。

事後,丈夫在我面前甚至有一種以前不大有的殷勤。

打那以後,陳靚靚再也沒有登門“拜訪”我丈夫了。再後來,我聽說她對我丈夫不再像從前那麼狂熱了,已經迷上了另一個越劇男旦,移情到那男旦身上去了。

這次家庭“地震”,可以說“和平解決”了。我沒有讓夫妻之間的冷戰持續太久,因為我不想“痛打落水狗”。不過,我不得不給我們的婚姻扣分:倘若以前是100分,那麼,這事發生後只能打80分。

第二次“抗震”:成功攔截丈夫的外遇

度過結婚後的五年光陰,按民間說法,已經越過了紙婚、棉婚,接近瓷婚。瓷器是蠻容易碎的,用瓷來形容這時候的婚姻,說明婚姻還處在初級階段。

30多歲的丈夫還像以前那樣英俊、倜儻。老天真是不公啊!同樣歲數的女人天天要靠化妝品幫忙,可男人一天天照舊鮮著、嫩著。話雖這麼講,我心裡卻不怵。因為女人留住丈夫,讓丈夫一門心思恩恩愛愛地過日子,容貌只是其中一個因素,還有其他因素會起作用,最主要的是個人魅力。

我有什麼魅力呢?據丈夫說,我“仍舊漂亮,經得起細看”,我“溫柔賢淑,持家有方”。這種評價儘管帶有溢美成分,可我聽了很受用,誰叫我是小女人呢!

受用歸受用,婚姻中的第二片陰雲卻悠悠地飄來了。

這年春天,丈夫的聲帶長息肉,醫生建議他開刀摘去,以免日後引起病變。丈夫聽從醫生的建議,動了手術。手術後,他發音大受影響,日常說話還能應付,但已不能再上舞台演出了,為此他的情緒非常低落,甚至患上抑鬱症。我幾次陪他去看心理醫生,經過三個療程,他明顯好轉。組織上很體恤他,安排他去一家藝術學校當校長,他很快就去赴任了。

不久,丈夫有了外遇。藝術學校的科目中有一項形體美身課,是對社會招生的,有一個女學員和我丈夫好上了。這女學員的小名叫阿倩,是“擊劍吧”的女教練。她對我丈夫十分心儀,除了常到藝術學校上課外,還熱情地邀請我丈夫去“擊劍吧”玩劍。他倆接觸多了,就發生了婚外情。

這種事情往往知道得最晚的是配偶。我聞訊後胸好悶、好痛啊:我丈夫怎麼就得了周期性搞婚外情的毛病?怎麼隔幾年他就要犯一次?我欲定神想想自己該怎麼辦,可一下子又定不下神來。

記得獲知這個壞消息的第二天,我下班路過那家“擊劍吧”,鬼使神差地走進去購了一小時的票,指名要那個阿倩陪練。不過,請大家放心,我沒有謀刺對方的意思。再說,人家技術那麼專業,我刺得過她嗎?進到練習大廳,阿倩早已戴好頭盔在等候了。和她面對面時,我有一個慾望非常強烈:很想她摘下頭盔讓我仔細地看個明白,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讓我丈夫迷了心竅。我一點也不懂劍術,藉著內心的忿恨只是對她胡亂刺去;她呢,以靜制動,不費吹灰之力就破解了我的一招又一招。休息時,我和她都摘下頭盔,我發現她不過20歲出頭,長得很美,美得既妖艷又文靜。回家後,我心裡還是堵得慌。

要不要向丈夫攤牌呢?他這幾天總說在單位值夜班,這會不會是藉口,而事實上和阿倩搞在一塊?我向表妹求助,表妹說:“這容易呀,我幫你去踩點,然後咱倆一塊去捉姦。”我氣歸氣,悶歸悶,但真讓我豁出去撒潑,我還真沒有勇氣呢!我說:“捉奸不行,那太下作。我不能用一種下作去反抗另一種下作。”

幾天后,丈夫要去雲、貴、湘參加巡迴教研活動,知道內情的女友向我通風報信:阿倩也準備去。這回,我下血本雇了一個私家偵探,讓他一路尾隨。

第一夜,教研組下​​榻在昆明一家賓館,私家偵探打手機問我:“那女的已進入你丈夫的單間,他們在門外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怎麼辦?”我說:“你先摁門鈴,然後走開。他不敢告訴服務台的,我了解他。”於是,那私家偵探如法炮製,每隔半個小時就去摁一回門鈴,將'請勿打擾'變成'定時打擾'。幾個回合下來,屋裡的兩個男女扛不住了,阿倩終於悻悻地離開我丈夫的單間,坐飛機走了。

繼續過下去:只因婚姻值在及格線以上

利用丈夫不在家的機會,我認真地審視自己的婚姻:是不是我們夫妻的緣分已到盡頭?如果是的話,應拿出一個解決的辦法;如果不是的話,也要拿出一個改進的辦法,不能再這樣耗下去了。

我不斷捫心自問:我對丈夫還有沒有感情?丈夫為什麼會出軌?他是一般的喜新厭舊,還是有其他我所不了解的隱衷?如果他表示願意改過,我能不能接納他呢?然而,除了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之外,後幾個問題我都吃不准。不過有兩點是可以肯定的:其一,這回我一定要讓丈夫說真話;其二,能合則合,不能合則分,絕不勉強。

一周後,丈夫回家了。他可能已經意識到什麼,不敢用眼睛直視我。我呢,表情非常嚴肅。不,是前所未有的嚴峻,冷森森的。

當天夜裡,我獨自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到了半夜,房間里傳來丈夫由小漸大、由緩漸急的哭泣聲,但我忍著沒去看他、勸他。過了一會兒,丈夫在黑暗中抖抖索索地向客廳沙發摸來,在我跟前跪下,淚水滂沱。他對我說了不少話,有些屬於夫妻間的私房話,我不好意思向讀者學舌。總而言之,他在責備自己,責備自己輕薄,責備自己不檢點,說自己因為嗓子得了病而不得不放棄演藝事業後十分失落,甚至覺得人生無望、無聊。他反複申明:“我仍舊愛你,仍舊愛這個來之不易的家。”他聲淚俱下地求我寬恕。當時我沒說別的,只是幫助他恢復平靜。

我懷疑丈夫的憂鬱症沒有徹底根除,第二天再次陪他去看醫生。

過了兩個月,我利用一個雙休日請來彼此的父母相聚。到底是多年的夫妻了,丈夫一下子就猜透了我擺宴的用意。席間,他當著四位老人的面,紅著臉向我道歉。我的父母給了他一點台階,這件事也就過去了。

如今好多年過去了,我和丈夫一直相安無事,他的表現也很好。

曾有女友私下問我:“你為什麼容忍丈夫的過失?”我的回答只有一句話:“盡量給迷途的羊羔餵一把草,只要丈夫願意回家……” 

分享

相關推薦

「這些照片」告訴你,好身材根本不用露,包都包不住!「第9張照片」真的讓我一直讚嘆連連啊!

翻拍自ck101(下同)     男生應該都很愛看胸前雄偉的妹穿著暴露吧,但爆乳妹就算穿的很普通其實也很讓人噴鼻血.. 最近看到有網站整理在路邊看到的素人爆乳妹!她們穿著其實沒有非常暴露但是好身材完全包不住啊..這樣身材的妹走在路上回頭率絕對在九成以上,而且九成以上都不是在看臉...

「難道賺太少的男人就沒資格活著嗎?」靠北老婆一篇文真的道盡男人悲哀啊!

圖片來源下同 唉... 結婚之後許許多多的問題都不是單方面就能解決的 結婚之後溝通其實顯得比婚前更為重要 臉書上PO出一篇文章 道出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悲哀 ~~~~~以下為原文~~文長慎入~~ 今年過完年開工沒幾天,同事找我去喝酒,他問我:我們兩個薪水都差不多都三萬多,年收差不多就是五十多萬你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