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戀愛雖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我們為什麼要出軌

戀愛雖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我們為什麼要出軌

倆個人在一起很快樂,也並不代表他們不會出軌。

對於不幸婚姻的出軌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對於幸福婚姻來說似乎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心理醫生Esther Perel 認為現代社會的婚姻方式,也有可能導致“幸福的婚姻”出現問題。

Esther Perel 是New York Times 的專欄作家,兩性專家,著有《Mating in Captivity》《Affairs in the Age of Transparency, 》等討論現代婚姻的書籍。在她的調查中,那些出現婚姻出軌問題的當事人,都表示“不希望離婚”。這個答案反應出一個現代問題的一個問題。就這個問題,媒體Slate 對其進行了訪談。

P(Perel):如今是一個婚姻透明的年代。

S(Slate):為何?

P:透明化不僅僅是婚姻,而是整個社會文化。電視裡有真人秀,網絡上人們隨時隨地發布自己狀況。我們的科技可以讓我們(99%)完全看穿一個人。在婚姻方面,透明度更是第一要服從的要求,夫妻雙方不能有秘密,如果有就說明“你不相信我”。“隱私”在這個透明的時代已經快要瀕臨絕種。

S:難道夫妻之間越來越近不是好事嗎?這還會產生問題?

P:人們會有這樣的想法,我們愛人也是我們的朋友,我能夠滿足愛人所有的需求,愛人也是這麼對我。如果人們真是這麼想的,那麼必定要出問題。因為我們的家庭並不能滿足我們所有,要不然你還出門(工作、娛樂)幹嘛。

S:是因為某種東西缺失,才造成我們出軌的嗎?

P:我們沒法統計到確切的出軌數據,因為人們常常在調查上撒謊。但是,根據我了解到的案例,很多婚姻出問題的人,他們其實都是虔誠的一夫一妻制,但是他們的行為卻跟他們的信仰有衝突。我的調查也正是想弄明白這一切:“這些人為什麼願意犧牲一切,同時又獲得了什麼?”

S:那你調查得到答案了嗎?

P:我們不會離開一個與我們一起的人,但我們會離開一個“我已經成為他”的人。(@oioi:我覺得大概意思,就是,身邊的人已經沒有挑戰性了吧。或者是你已經成為了身邊人的習慣,卻忘記了自我。)

S:那麼出軌的動機之一是因為年齡嗎?

P:需要改變的,是我們遵守的一夫一妻信仰。如果我們只是因為初次約會的美好,而許下了終生,那麼一旦追尋改變就會出現出軌。現在已經有了解決這個的問題,那就是離婚。但是離婚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我們要的是一個可以讓“慾望”鮮活的一生。

S:慾望鮮活?

P:是的。出軌其實不是因為性,而是因為慾望,是你在尋找內心的缺失。

S:在婚姻中是什麼阻止了慾望的鮮活?

P:婚姻太過複雜。你要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特別是在當媽媽之後,你再也顧不上自己的丈夫,你要照顧自己的孩子。人們的慾望在被這些瑣碎消磨,很久沒與丈夫sex呢?卻被酒吧碰見的陌生人搞得怦然心動。

原文的對話,實在是太抽象。我在這裡簡單的總結一下。Perel 並不是在縱容出軌,但對現代婚姻提出了疑問。這種“強渴望”“牆壓力”式的婚姻可能反而會滋生人們的逆反心裡,在愛人面前隱藏了慾望,卻在陌生人面前爆發。

同時Perel談到的理想狀態並不是一夫一妻制,應該是一種合理的將慾望釋放的製度。或許夫妻雙方給對方一些放縱的空間,會更好。

分享

相關推薦

這5種行為 男人會非常討厭!

幾乎每個女人都能列舉出幾個男友或老公的「惡習」,但你知道男人最討厭女人做哪些事嗎? 1、不給他獨立的空間 和男人相比,孤獨時的女人更容易感到無聊,這讓她們更喜歡把空閒時的分分秒秒都拿來和男人共處。但男人天生嚮往自由,他們非常討厭無法擁有獨處的空間。女人們還是要向男人學習下這一點:愛情遠遠不是生命的...

我們調情,我們曖昧,卻永遠不要相愛

我和你,男和女,誰都逃不過愛情。在都市生活裏,男和女,不經意地就曖昧起來。 我們都是世俗的男女,我們懷疑愛情、害怕愛情、否定愛情,但我們都不可製止、無一例外地渴望和期待愛情。在這個躁動的時代裏,在生活平靜的表層下,暗潮洶湧。在我們衣著光鮮的外表下,都包藏著一顆不安分的禍心。知書達禮、溫順乖巧的外表...

我們之後不再聯繫,並不代表我不想你

你消逝的時光,總是有個人在懷念你在的時光裡。我們不再聯繫,希望你能不會介意,那些曾經走過的道路,總是倒映在腦海裡…… 念與不念,盡在一念之間。 你消逝的時光,總是有個人在懷念你在的時光裡。我們不再聯繫,希望你能不會介意,那些曾經走過的道路,總是倒映在腦海裡,清晰而又模糊...

找不到對的人,改不掉錯的自己

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是騙子,不管是漂亮還是不漂亮的女人都會被騙。 有所不同的是,幸運的女人找到了一個大騙子,騙了她一輩子。不幸的女人找到了一個小騙子,騙了她一陣子。 脆弱的人兒經不起批判,也害怕提及傷心往事,因為還沒有力量正視自己,寧可自欺欺人。 有時候會莫名的煩躁,其實細想起來,並沒有什麽特別的事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