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愛情裡,你總是受害者?

愛情裡,你總是受害者?

我生命裡一個很大的創傷,就是第一次戀愛的經歷。在其中有很多的痛苦,並且在多年以後還揮之不去。有好些年,我不時地會夢到第一個男友又來糾纏我,而我想要擺脫他卻很無力。很久以後,我才學會並且有能力去面對,知道說夢中的他是要帶給我一些信息的,而我最好能夠聽一聽。

最近又有一些很奇特的機緣,再去面對和處理這個問題。意外地發現雖然好像處理過那麼多次了,原來自己身體裡還存留有很多的痛,和黯淡的圖景。而得到幫助去清理它們,我為此感恩。

後來在寫日記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多年來我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受害者,總是對人說我的第一個男友未曾很好地珍惜與尊重我而令我深受其害 ——這的確是有的,但我忽略了另外兩個方面:那就是,他也的確有真正對我好、對我關心和有愛的時候;以及,我一方面需要他當時能帶給我的一些東西而和他在一起,同時又因為嫌棄他長得不夠好、覺得他拿不出手而一直在心裡暗自地嫌棄他,對他也有過很多的不尊重與評價。也就是說,其實我並不只是那個受害的人。

然後我意識到:其實我對我所交往過的男性都是如此的。我的先生長得夠帥也對我好,可是我還會嫌棄他其他的方面。原來我是這樣以貌取人以及有很多的評價與自私。這可真該死。

愛是公平的,但我們愛的能力卻是有限的

我感到:這可能也是初次戀愛之痛一直在我心中多年揮之不去的緣由吧,至少是其中之一,因為生命所要求於我的,是真正地做到公允,愛與尊重,要我也能毫不留情地去看到自己。意識到這些,讓我很感謝生命藉著很多的事件其實是一再地要提醒我,毫不含糊地對待我像個不留情面卻充滿了愛的父母,這讓我感到了他對於我們每一個人的愛,因為那愛真是公平的,它不允許我對於其他人的不公和隱藏的“非愛”。

我得說:即使重來,我可能仍然會沒辦法接受一個長得不好看的戀人,但至少那樣的時候,我不必一邊利用人家一邊嫌棄人家吧,我至少可以真誠地承認這一點並且離開,那也能是一種尊重。

因此,我想要對生命裡的人真誠地說“夏威夷療法”(不了解可以看《零極限》這本書,網上能找到電子版的也能買到,很好很真誠的一本書)裡的四句話:親愛的,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愛你。

我慢慢學會看到:我們都是曾經受過傷害的人,因此我們愛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不完全的。在我生命中我覺得曾經傷害過我的那些人,是以他們有限的愛盡他們所能地愛了我。我也是這樣的,我還有什麼可怨尤與指責的呢。我們雖然是大人,內心卻又有著受傷的孩童的一面。受傷了然而又頑強地活著,不完美然而又的確盡我們所能地愛著。看到這一點令我淚流滿面。

分享

相關推薦

原來愛情的真相是這樣子,驚訝到下巴掉下來了...

      迷思一:男性總是偷腥背叛,女人卻始終是被欺騙的一方。在以往,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存在這樣的迷思。認為男人欺瞞背叛,而女性總是被騙被劈腿、因為男性的不忠傷心不已。 真相一:事實上,男性只是不擅於傾訴私事,把自己被背叛的事件說出來。而女性普遍會找親友哭訴。所以...

新郎闖關玩什麼?新郎伴娘大鬥法|Weddings.tw 新娘物語

新郎闖關玩什麼?新郎伴娘大鬥法 新郎闖關迎娶大鬥法 Bridesmaids vs. The Groom 文字/www.weddings.tw-Zoe Chen 從迎娶討喜過程中逐漸演變成現在的趣味逗趣的新郎闖關遊戲,陪嫁團阻撓迎娶團的玩法越來越多變,已經從原本只須給伴娘們借喻「長長久久」之美意的99...

這個問題,如果指的是男女約會、交往看看,不少女人或許還會回答「可以」,但如果涉及婚嫁,絕大多數女人還是沒辦法接受。 都敏俊與千頌伊的故事,為姊弟戀染上一層浪漫色彩,媒體順勢報導說,在韓國,姊弟戀正在流行。根據統計,韓國去年有百分之十六左右的新婚夫妻是女大男小,這個數字跟美國差不多,比英國低一些,但如...

在法國出軌率近四成 半數有過一夜情

法國兩性調查:出軌率近四成半數有過一夜情數據調查:法國出軌率近四成,半數有過一夜情 法國主流周刊《 Marianne》委託諮詢機構Ifop調查法國人的性生活 揭曉調查結果。 1、每週性生活頻率 法國人平均性生活頻率是每週一次;只有9%的人擁有足夠的精力每週進行三次以上的性行為。同時,25%的法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