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愛情慢性病

愛情慢性病

匆忙的世界最常看見的是漠不關心的眼神,最令人受傷的是拒絕的語調,每一個人,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渴望著一點溫柔。需要溫柔,是因為在溫柔的對待中,我們品嘗到被需要的滋味。不管時代再怎麼變,在愛中,「原始」的呼喚不會變。一個聲音動聽的男人,即使不露面,也可以透過收音機,成為大眾情人;一個女人,只要學會「小鳥依人」,鶯聲燕語,男人多半無法在愛情中分神。

 

有人口味重,有人口味淡,然而無論如何,放多了沒人吃得消,而且會使人遺忘了食物原味。 「你想吃什麼?」第一次約會時,女孩問男孩。她中午時吃了焢肉便當,晚上約會時想要吃得清淡點,不好意思直接下指令,只得用疑問句起頭。

 

「我什麼都吃,沒意見。」 男孩說。 於是女孩做主,吃了清粥小菜。愛情路上男孩只要和女孩在一起,一路沒意見,終於有一天,兩人在街上吵了起來,女孩咆哮:「你到底哪一天才有意見?你真是太無聊了!」太沒意見,到頭來和處處有意見一樣讓人生氣。

 

戀愛時,他誇下海口說:「只要是可以看到妳,從台北載妳到高雄我都順路!」於是妳沒有他就不會走路。許多女孩在情人掉頭而去時,絕大部分的悲傷與沮喪大多來自於沒有交通工具,這些女人接受一個不怎麼愛的男人,竟是習慣他當她的交通工具。這個活的交通工具到後來不是不願意來載她,只是他很有壓力,不想讓義務取代權利。

 

儘管依賴對方,卻不依偎對方。肉體上除了夜晚的「例行公式」之外,總是維持著遙遠的距離。遙遠到當孩子成了青少年上健康教育課的時候,還會質疑「我真的是爸爸媽媽做那件事時生出來的嗎?」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都是人與人間的依存關係。依存變成了依賴,對任何人際關係都會變成愛情慢性病。

 

依偎是愛的美感;依賴則是愛情慢性病。

分享

相關推薦

所謂兩性清白和責任

每個男人在要求女友有更親密的肌膚相親時,有義務先想清楚「責任」這個問題;相對的身為現代女性,已不再對「性」懵懂無知,在兩情相悅時,也有義務看明白雙方對性與責任的認知,不能逕怪男人的誘惑。老實說,我的「第一次」並不是給我老公,而是給了一段明知不會有結果的愛情;當我與我老公在未結婚前有第一次的性關係後...

其實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

其實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女孩子向他們發火後自己卻轉身啜泣。 其實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女孩子從來不會真正生他們的氣,因為她是真的喜歡他在乎他。 其實很多男孩子都不知道,女孩子只會對她自己喜歡的男生嘮嘮叨叨,也只會對自己喜歡的人耍性子。 你要知道,假若她不喜歡你,她根本不...

有些愛,是不能兒戲的。

當那個人喜歡你的時候,你不覺得自己喜歡他。當他放棄的時候,你卻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他了。這種遺憾也不算不大吧? 人便是這樣。 被人喜歡的時候,我們是多麼的自恃?當他大獻殷勤的時候,我們無動於衷,也許還驕傲地覺得對方不是太配得起自己。 他儘管喜歡我吧!我可不是那麼容易追求的。當對方暗示和探聽的...

人不講理,是一個缺點;只知講理,是一個盲點。

家裡的老婆就是不和你講理的人。常常有那麼一種男人,在外面人稱教授,開會時儼然專家。面對一屋子的人演講,能引經據典、侃侃而談,聞者莫不折服。但走進家裡,面對識字不多的老婆,說盡天地間的大道理,說得唇焦舌乾,就是不能使老婆講理。他始終不明白一點 ── 夫婦並不是講理的關係。要想想看,她當初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