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愛了那麼久,請允許我恨你一次。就恨一次,一次就好。不然,會惹人笑的

愛了那麼久,請允許我恨你一次。就恨一次,一次就好。不然,會惹人笑的

一晚上做著不一樣的夢。夢裡亂七八糟地看不清發生了些什麼,卻反反复复夢到你的身影。
嘴巴里嘟嘟囔囔地叫著模糊的名字,哭一陣笑一陣地然後就這樣熬到天亮。
發燒了吧。
醒來之後遲遲賴著不肯起來,回想夢裡的情形,始終找不到頭緒。但肯定地是你出現過。帶著那一副玩世不恭理所應當的樣子。
我看著天花板,唯有苦笑。
我已選擇放棄,你又何必來我夢裡擾我安寧。終於肯相信世界上沒什麼不朽。曾經暖哄哄地聊著天寒著暄時怎麼會想到很久後的後來我們再也找不到保持聯繫的理由。認定了我反复放棄終究放不下,所以你就鎮定地坐在原地等我離開又回來。當我終於選擇不再回去不再等待,你就不慌不忙地找到另一個目標然後在我面前幸福地炫耀。被你傷了一次又一次卻寧願再挨第三次,那時情願相信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你心疼著我的心疼你難過著我的難過。只有你不會讓我哭。可你怎麼捨得欺負我。你從來不會說對不起。自始至終都沒有。曖昧的遊戲是我主動加入的對吧,我受傷了退場了也是應該的對吧。你說,希望不會成為我不開心的理由。你是真的在懺悔麼,還是一個敷衍。你果然是我口中的超人,從來都站在我夠不到的地方等我。等我仰望。你不說對不起。從來不。你施捨關心,我動情一場。你收攏笑靨,我黯然離場。即便用上年少的堅持,可賭場上從來贏的籌碼都有關手段,不關堅強。該來的終歸要來。那天在刮著風的陽台歇斯底里地哭泣,就已經看懂了結局。然後轟轟烈烈病一場。真是身心相通呢。夏天是真的過去了。童話也結束了。冰涼的空氣。加上一件厚厚的棉衣。悲傷的故事發生在夏天,在秋天就得有一個短暫的延續才算完。希望這是我所有悲劇的終結。我以為整件獨角戲是我自導自演。沒成想你才是幕後指使,早已參與其中,然後給我致命一擊。那時你說,我那麼善良可愛,有人心疼是應該的。那時你說,你要跟我一起坐火車去天堂。那時你說,你要一直照顧我。那時我把這些當做承諾,小心收藏。那時我把這些當作是炫耀的資本,眼神裡的閃著異常的光亮。可風一吹,我閉上眼睛。再睜開,就什麼都沒了。我哭了。你怎麼捨得騙我。我把你寫的信都撕掉了。我把你送我的衣服都收起來了。我把眼淚都流光了。我想傷痛就到此為止吧。愛你那麼久那麼久,請允許我暫時狠狠恨你一次吧。恨說好一起走的你去了另一個地方牽另一個人的手。恨說要照顧我的你去了另一個人的懷抱許永恆的承諾。恨丟了我的你,不說對不起。就恨一次,一次就好。不然,會惹人笑的。我會帶著你給我的傷,選擇一個人流浪。直到遇到一個真正心疼我的人,帶我離開這個是非的地方。然後選擇。對你真心的原諒。

來源:網易博客

分享

相關推薦

女人無論何時何地,總是要求男人做個善盡職責的人,對女人來說,男人不只要有肩膀,還要懂得如何去盡責。 男人對於自己應盡的責任,常會下意識地想逃避,哪怕只是暫時性的,男人都覺得那是一個讓他喘口氣的機會。 倒底男人應盡的責任是什麼? 男人有自己的定義,但女人有女人的看法和要求。 例如在婚前,男人會認為只要...

當女人深深地愛著一個男人的時候 身體 靈魂 心理 全部都是充滿了這個男人的影子 可是當男人深深地愛著一個女人的時候 身體 靈魂 心理 卻沒有全部充滿著這個女人的影子 因為男人和女人在先天上本來就大不同 男人還是把重心放在 事業 人際關係  娛樂 等等 女人則把重心放在 感情 家庭 工作 等...

男人認錯只是一時衝動   吳若權 細數這幾年來,有關名人牽扯在公開求婚的事件,還真是不少。包括:英文名師對女性副總統以戶外看板及獻花的求婚怪招;離職員工對女企業主管的刊登全版廣告求婚鬧劇;還有,某知名電信公司高階主管,為了挽回未婚妻的心,花了新台幣將近百萬元,在報上連續刊登兩天的...

男人可以做盡各種缺德事,但是最缺德的就是「沒有口德」。在我心中認為,一個男人做盡各種壞事,就算劈腿外遇、拋家棄子,只要肯改進、肯認錯,都還算是可以原諒的錯誤(當然要不要原諒因人而異),但是,男人只要缺了口德,講話傷害女人的名譽形象,把兩人私密房事搬到檯面上講來侮辱女人、誇耀自己,這是我覺得最缺德、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