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巧借東風外傳

人物:東吳氣象局局長——局;諸葛亮——諸;周瑜——周;門衛——衛;旁白——旁
道具:《少男少女》一本;紅包一個;手錶兩塊;破折扇一把;計算機一個;手機一部;放大鏡一個;電視天線一根。
第一幕
旁白:話說東漢末年,群雄逐鹿。周公瑾火燒赤壁的豐功偉績想必大家早有耳聞,而我們給您展現的,則是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故事最初發生在東吳氣象局局長的家中:
(室內一桌兩椅,周局長端坐桌旁,舉著本《少男少女》看得津津有味。此時,門衛走了進來)
門衛(行納粹軍禮):嗨,孫權!
局長(起立,還納粹軍禮):嗨,孫權!有什麼事嗎?
衛(走近一些,將頭伸向局長):頭兒,外面有個傢伙要見您。
局:他預約了嗎?如果沒有,就打發他走吧。沒見我正在學習東吳黨「三大」關於孫劉聯盟建立抗曹統一戰線的會議精神嗎?
衛:頭兒,那傢伙看樣子有點兒來頭,不好打發;況且我看他不像空著手來的。局(撫摸自己的將軍肚):噢~~(幾秒鐘之後)叫他進來吧。
衛(行軍禮):嗨,孫權!
局(還軍禮):嗨,孫權!
(門衛下,諸葛亮上)
諸:哎呀,周局長!久聞大名,如雷灌耳,今日一見,真我之福也!(對觀眾,輕聲地)我先奉承奉承他再說。
局(略不耐煩地)你是誰呀?找我幹什麼?
諸:在下不才,複姓諸葛,單名亮,字孔明,人送綽號臥龍,是劉皇叔的謀臣。
局:噢,諸葛(猛地,吃驚狀)什~~什麼?諸葛亮?!(起身,繞諸一周,上下打量,然後對觀眾)哎呀!此人雖然個頭不高,但四隻眼睛中射出一股英武之氣,不同凡人吶!不過,我還得試探一下。(對諸)你說你是諸葛亮,有誰能證明?現在世上假貨太多,前幾天我剛買了一條金利來皮帶,才紮了一天,打了個噴嚏就給撐斷了。我讓小海子,就是「打假」的那個王海,給做了個鑒定,才知道那哪是牛皮的,是牛皮紙的。你這諸葛亮也保不準是真的。你有介紹信嗎?
諸(從懷裡取出介紹信):這是我的介紹信,上面還有劉皇叔的大印。
局:好,稍等(取出放大鏡,逐行審閱,隨後對光檢查,再放下信和放大鏡,做興奮狀,與諸熱情握手,用力地)哎呀,果真是孔明先生!來來來,快請坐! (二人坐好)
局:孔明先生,您此次來有何賜教啊?
諸:不敢當!在下聽說你們東吳的氣象事業非常發達,最近又引進了國外最先進的巨型計算機,現在可以準確無誤地預報未來96小時的天氣情況。可有此事嗎?
局:先生您的情報系統也夠厲害的!不過不是未來96小時,而是未來96小時23分25秒!
諸:太好了!那您可否賜教一下,近幾日來是否有東風呢?
局:這個問題不好辦吧!要知道這可是國家機密啊!不好隨便外傳的。先生也是干保密工作出身的,這其中的規矩應該知道啊!
諸:哎呀!您瞧我這記性!(從懷裡取出一鼓鼓的紅包,在桌上推向局長)這點小意思,還望您笑納。
局(拿起紅包,捏了捏,放入抽屜):當然,這事兒也不是辦不了,畢竟咱們是盟友嘛!不過,我們的計算機還沒處理完那些數據。這樣吧,您把您的傳呼號留給我,到時候我給您打個傳呼,怎麼樣?
諸:那太好了!不過還有件小事要麻煩您。如果周都督這幾天問起天氣情況,您可否替我打個馬虎眼呢?
局:先生,先生,先生!您怎麼老給我出難題呢?要知道周都督是我的領導,官大一級壓死人吶。況且他還是我表叔的堂侄的表哥,我這官就是他給弄的,我怎麼好瞞他呢?
諸:我知道您有您的難處,可我們也有我們的難處。這次到東吳來也沒帶多少錢,當然,我們本來也沒多少錢,就連剛才那點兒小意思,也是當年劉皇叔編草鞋編花籃攢下的。要不這樣吧(從腕上摘下表)我這兒還有塊瑞士產的雷達表,您要是不嫌棄就收下。
局(一邊收表一邊說):先生,您可太見外了!咱們誰跟誰啊?您這麼一弄,好像我是個貪財的官僚,只認錢不認人;好像人與人之間只有赤裸裸的金錢關係似的。好,為了您這位夠意思的朋友,這個謊我幫您圓!不過我常聽別人說,諸葛亮的智慧都體現在他那把羽扇上。您可不可以把您的羽扇送給我呢?
諸:這好說!不過今天我是微服私訪,怕被別人認出來,也就沒帶。您也知道,我那羽扇就跟我的名片似的。這樣吧,明天我派專人給您送來,怎麼樣?
局:那太好了!咱們一言為定!
諸:那在下告辭了。恕不遠送。
諸(邊退場邊對觀眾說):這個姓周的,比周扒皮還狠呢!
第二幕
旁白:兩天後,諸葛亮應周瑜之約,前往東吳都督府商談軍務.
諸(手執破折扇):剛才,那位周局長給我打來傳呼,說據氣象預報明天下午兩點開始刮東風,而且一刮就是三天,還是六級大風呢!真太令我高興了.什麼? 您各位問這把扇子?實不相瞞,我的羽扇送給了周局長,可東吳這兒除「四害」工作不得力,蚊子太多,所以我只好拿它趕趕蚊子了。(說話間,到了都督府)公瑾在家嗎?
周:哎呀,孔明兄,你總算來了,一切可好?
諸:好,好!公瑾,我看你紅光滿面,一定有什麼喜事吧?
周:不瞞您說,我剛從跑馬場賺了20萬,準備破曹之後帶小喬去夏威夷度二次蜜月。哎,孔明兄,你先前總是手執羽扇,風度翩翩,今天怎麼這麼掉價兒?
諸:啊?噢……公瑾有所不知,劉皇叔近日正在軍中搞整風嚴打運動,要領導幹部以身作則,把我們的工資都降了兩級。為了節約,也為作表率,所以我拿了把破折扇。
周:孔明兄,這也太寒磣了。這樣吧,我送你一把羽扇,如何?
諸:這在好不過!可劉皇叔的嚴打之中也領導幹部的受賄問題,這事兒要是讓他知道了,我今年的獎金就泡湯了。
周:你們實在太慘了!要知道我們這兒連吃飯都是公費報銷。
諸:你們太幸運了!對了,你今天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周:現在曹軍已中了我們的連環計,火燒曹軍戰艦的內因已具備,就差外因中的東風了。不知兄台有何高見?
諸:在下不才,少十研讀過《周易》,懂得些法術,願助公瑾一臂之力,自明日下午兩點起借得三日東風,怎麼樣?
周:此話當真?若是借不來呢?
諸:那在下隨都督處置。但若是在下借來了,也不求別的,您開的東吳船舶大托拉斯的股份給我六成,怎樣?
周(掏出計算器,計算狀):孔明兄,你的胃口太大了點兒吧?這不等於我把公司讓給你了嗎?我只能給你三成股份,怎麼樣?
諸:公瑾,你太小氣了!難道我孔明的命就值你三成股份?怎麼說我還頂三個臭皮匠呢!
周(思考中):請稍等片刻,我昨晚喝了杯涼茶,正鬧肚子,等我先去更衣。(周瑜下,上前,左顧右盼,以手掩鼻)昨天就讓他們來修這抽水馬桶,到現在還沒修好,看我怎麼炒他們的魷魚!(從懷中取出大哥大,撥號)喂,氣象局嗎?我找周局長……哦,你就是?太好了!我是周瑜。小周啊,我問你,最近幾天有沒有東風啊?……沒有嗎?……好,太好了!改天我請你喝酒!再見!(將手機放入懷中,轉一圈後上來)孔明兄,這個賭我打定了!來,咱們「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要」。明天我靜候你的佳音。
(二人下)
第三幕
旁白:第二天中午,周瑜早早的來到祭風台。
州(急急忙忙的上):各部門注意,攝像、音響、燈光,各就各位,隨時準備拍攝諸葛亮跌分的鏡頭!
諸(緩步而上,手執電視天線):公瑾來的好早啊!
周:孔明兄手裡拿的是什麼?
諸:哦,這是一件寶物,名曰「如意金箍劍」,可長可短。
周:這是哪產的?
諸(面向觀眾,微笑的):這是山東實中工藝品廠的專利產品,專利號為007。此乃居家旅行、裝神弄鬼之必備物品。貨到不多,預購從速。有意購買者請與銷售科「章京上行走」梁成先生聯繫,電話:666741,簡記為「六六六氣死你」。
周:原來如此!孔明兄能否幫我買一把呢?
諸:沒問題!我讓他給你打八八折。
周:太感謝了!那請登台做法吧。
諸:公瑾,能否借手錶一用?我的三天前被人偷走了。
周:小CASE!(遞表給珠)孔明兄,你看我這表,這是我托魯肅在聯合國開世界環保大會時從瑞士捎來的真正的雷達表,還是27鑽的呢!
諸:果然是好表!(戴上表,緩步登台,執天線而立):《祭風文》晴,我所欲也,風,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晴而取風者也。生,我所欲也,股份,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股份者也。(看表,)開始倒計時:Five,Four,Three,Two,One.Come.Come.
周(迷眼狀):唉吆我的天哪,怎麼這麼大的風啊?!(搖頭歎息)孔明真神人也!可憐我那五成的股份!看來和小喬的夏威夷浪漫之旅的計劃要改一改了! (落魄,下)
諸(左顧右看,輕聲的)他忘拿表了!(竊喜,下)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