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小心男人“說出來”的暴力

小心男人“說出來”的暴力

可以預防家庭暴力的出現嗎?


法國精神病科醫生、精神分析學家瑪麗-弗朗斯伊里戈依安博士認為,在第一個耳光到來之前,從男人的言語當中就能感覺到危險來臨——女性在受到嚴重的肢體暴力之前,通常遭受了程度不等的精神暴力。“要清楚地表明所受到的精神傷害是困難的,因為它的界限並不明確。”她解釋道:“在不同的情況和前提下,一個相同的行為會有不同的含義。如果說身體上所受的暴力傷害可以進行鑑定,相反,評估一個精神上的受害者遭遇了多少心理創傷則要困難得多。”

在伴侶之間,真正的困難是找到一種相互的順從,找到一個雙方的慾望都可以自由發展的空間和氛圍。相愛,是一種感情交換,包括在共同生活中兩個人之間的相互影響。暴力傷害,則是相互關係的某種缺失,是其中一個人付出了全部卻什麼都沒有得到。“陷阱”就是從這裡開始,在第一個耳光到來之前。讓我們共同總結一下暴力男們“說出來”的暴力,以評估我們或我們的閨密們在兩性關係中的真實處境。

■ “我比你更明白,我這是對你好!”

控制欲是兩人之間發生不平衡的最初根源,一方總想壓倒另一方:由他來決定她穿什麼衣服最合適或者看起來“還可以”;因為他自己難以入眠,他就把她從睡夢中叫醒;還總是由他來決定兩個人午餐吃什麼,或者什麼朋友是他喜歡見到的……特別是,她準備全心投入的一個計劃——那甚至是她的夢想,比如成立工作室,或是成為服裝設計師,等等,還沒開始實施呢,他就兜頭給潑一盆冷水:“就憑你?!別做夢了!你就在家老實待著吧!”“要是你能成功,我看太陽得從西邊出來!你要是不聽我的,一定敗得特別慘!我這樣全是對你好!”他總是這麼貶損你,不讓你有夢想,也不幫助你實現夢想。

■ “沒有我,你什麼都不能做!”

精神傷害最傳統、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就是“孤立”對方,它是造成女性受虐待的原因,同時也是女性受虐待的後果。孤立的目的,就是讓受害者無法看到、無法了解自己的生活是多麼無法接受。

慢慢地,雖然並未真正作過決定,可是,因為“這樣生活更簡單”,她自己切斷了與家庭、朋友的聯繫,甚至有時斷絕所有與工作圈的聯繫;她甚至沒有獨立支配的錢,沒有任何支付能力,任何地方都不能單獨去……他讓她閉門索居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拒絕別人的了解,然後,逐漸喪失了​​行動能力,甚至喪失了反應能力。

■ “這不是我的問題!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漠不關心”也是一種精神傷害,拒絕與你有任何關係。通常表現在對伴侶的冷漠和無動於衷,或對伴侶不加掩飾的拒絕和鄙視。完全無視對方的需求、對方的感情,或者故意製造讓對方無法得到以及無法滿足的狀態,使對方在心理上陷入深深的不安。甚至拒絕和對方交談,拒絕和對方一起外出,拒絕陪對方就醫,拒絕在節日一起去探望父母;連續很多天跟對方賭氣卻不解釋原因,等等。

精神傷害,還包括不了解對方的身體狀況和心理狀態,在激烈爭吵後仍要求與對方做愛,甚至在對方身體有病的情況下,仍然強迫對方做家務活和其他體力活。

■ “你把我當傻瓜嗎?”

“嫉妒”,當它變成一種病態,會成為對伴侶另一種形式的控制。一個善妒的人所不能承受的,是伴侶與他如此不同。他希望擁有伴侶的全部,向伴侶索求持續的和完全排他的陪伴。即使他的伴侶選擇服從他,從不單獨外出,也減少了與外界的接觸,他仍然會憂心忡忡,心存不滿,因為他仍是“另一個人”,而這恰恰是令他無法忍受的… …

這種過分嫉妒通常是在“騷擾”中逐漸確立的:日復一日連續不斷地問相同的問題,不停地打電話查問對方的行踪,查看對方的信件、電話記錄、電子郵件,讓伴侶生活在恐懼中,不敢再繼續使用座機或手機、郵件等與親朋好友聯繫……

■ “不管怎樣……”

“誹謗”是精神傷害中最可怕的武器。他不顧一切地傷害別人對伴侶的尊重,說她一文不值。這種傷害表現在他輕蔑的態度​​、傷人的話語、蔑視的眼神、令人生氣的評論:她的見解、智力水平、感情表達(“你就會沒完沒了地哭!”);她的身體、家庭、朋友、過去的生活、雙親的能力……所有這些都會成為他把伴侶“掃地出局”的原因。

從詆毀到侮辱僅僅一步之遙,其間的差距雖然細微但很容易越過——他眼望著天,轉身背對著你,面帶冷笑,在對你實施性侵犯之後吐口水、打嗝、放屁… …大多數受害者談到這些都深感恥辱。侮辱、貶低、嘲弄,都是精神傷害的特徵。其實這只是他發洩內心狂怒的方法,因為他沒有自己的生活,他一點不被尊重。

■ “你怕的是什麼?”

用摔門、砸東西來發洩心中鬱悶,開飛車,急踩剎車讓輪胎噝噝作響,拿著危險物品玩“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遊戲,粗暴對待家裡的小寵物……

這些行為都是為了達到恫嚇女性的目的。這全都只是一種間接暴力,為了向女性傳達一個明確的信號:“瞧我多厲害!小心點!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 “如果你走出這扇門……”

精神傷害還包括“威脅”:奪走孩子,不讓孩子吃東西,打孩子。如果對方不按自己的期望和要求行事,他可能會去報復傷害她周圍親近的人。威脅要實施暴力,與真正實施暴力所造成的心理傷害是相同的。

另一個更嚴重的威脅是以“自殺”作要挾,讓伴侶也背負傷害他人的罪責:“這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怎麼去幫他。”

■ “你就只會離開!”

在第一次動手、第一個耳光到來之前,大多數女性受害者通常會否認自己受到了傷害。往往是在第一次深受傷害之後,她們甚至才對此確定無疑。

最糟糕的是:一個有勇氣逃出家門去控訴對方的受害者,絕大多數可能的結局是最終撤回控訴,轉身回到她的家中,繼續生活在被控制的暴力關係中。這完全是因為受控制的複雜心理與外表的不易察覺(在受虐狂身上什麼都看不出來)。

慢慢地,受害者失去了辨別和判斷能力,把自己完全封閉在情感和心理的混亂當中,難以勾畫出這種混亂的輪廓並從中解放自己。要等到事情無法挽回了才行動,這不是一個好理由。

■ “這不是我的錯!”

所有的施暴者事後都會向受害者說一大堆“對不起”,至少是在暴力傷害發生後的第一時間,為了向對方解釋暴力傷害出現的緣由。因為伴侶之間首先有著一段相愛的歷史,一種理解對方的願望,甚至存在一種連出現在他們之間的裂縫也要愛的心理。

大多數情況下確實如此:這並不是他的錯,壓力和應激,童年的創傷,精神的疾病,反常的行為,教育的缺失,脆弱的性格……暴力行為總有其根源。但這不能成為任由它存在的一個理由。心理專家們已經證明,在第一個耳光還沒到來之前,只要及時抓住根源,這種心理疾病完全能夠治愈。

離開還是留下?

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在暴力這種控制關係中“學會了無助”。她們懷著罪惡感任由對方折磨自己,還常常不知道——或者說不敢離開對方。同時,整個社會也缺乏針對家庭暴力受害人的有效支持,暴力男為了把軟弱的羔羊牢牢控制在手,往往軟硬兼施,很多女人生活在恐懼中,只能忍氣吞聲……

不過,心理專家同時也認為,如果這種容忍不會給受害者帶來生命危險,不會給當事者雙方中的一人造成嚴重的病理問題,伴侶之間的暴力傷害也可能自愈。

而在針對家庭暴力的心理治療上,最佳方案並不是夫婦雙方一起治療——這需要伴侶雙方都十分清楚他們之間出現了問題,但這太少見了,大多數時候總是要由受害者首先邁出腳步——如果她能試圖擺脫對方對自己的控制,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成為受害者,知道如何限制對方可能施加的暴力傷害,伴侶雙方就有可能走出陷阱,重建一種新的平等關係。(資料來源:《心理月刊》)

分享

相關推薦

你是我流年裡的一場煙火

遇見你,是不期而遇的巧合,只是眼眸對望的瞬間,你我就跌落進彼此眼裡。 初見時的簡單對白,心漸漸在話語中熾熱,如同擁有一團很大的棉花糖,看著溫暖甜到心裡。 沒有太多考慮,沒有太多追逐,沒有太多等候,你說我愛你,便是我生命裡最強最暖的晴天。 我喜歡晴天,因為喜歡上了暖陽,喜歡上了晴空萬里;我愛上了愛情,...

留戀 時光

有人說, 要一直向前走,不回頭 怎麼就突然發現,這條路走的好艱難 走著走著,就好像丟了很多東西 不知道身在何處, 要去的地方還在曾經的前方麼, 現在的大家都在為自己很努力吧 我也不可以再迷茫了 只是很想念罷了 想你們現在都還好嗎 是不是像我一樣常常想以前的日子 在學校的日子,忙碌也有快樂 看到侯找...

欣賞別人的幸福

終究我還是逃了、 或許你不會理解這樣的我吧, 想擁有卻害怕失去 有時候會一個人胡思亂想 想完了就笑自己天真、 但笑完之後卻被失落填滿。 有些時候明明知道你就在我身邊, 那麼愛我、疼我、珍惜我, 但我仍然害怕著、 怕這只是個夢、 怕我抓不住你、 怕自己給不了你幸福、 怕很多很多不屬於我們的那些因素 ...

用力的微笑 卻扯痛了嘴角

不是誰在折磨誰 而是自己給自己加重感情的負荷 我在想我們還能重新來過嗎可是已經不能了 這是你要的結果我們彼此受到的傷害已經太多了 不僅你忘不了那一切我也忘不了在我絕望的時刻我真的不願去想我只想忘掉一切   不想再沉迷於往事之中了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