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小心男人“說出來”的暴力

小心男人“說出來”的暴力

可以預防家庭暴力的出現嗎?


法國精神病科醫生、精神分析學家瑪麗-弗朗斯伊里戈依安博士認為,在第一個耳光到來之前,從男人的言語當中就能感覺到危險來臨——女性在受到嚴重的肢體暴力之前,通常遭受了程度不等的精神暴力。“要清楚地表明所受到的精神傷害是困難的,因為它的界限並不明確。”她解釋道:“在不同的情況和前提下,一個相同的行為會有不同的含義。如果說身體上所受的暴力傷害可以進行鑑定,相反,評估一個精神上的受害者遭遇了多少心理創傷則要困難得多。”

在伴侶之間,真正的困難是找到一種相互的順從,找到一個雙方的慾望都可以自由發展的空間和氛圍。相愛,是一種感情交換,包括在共同生活中兩個人之間的相互影響。暴力傷害,則是相互關係的某種缺失,是其中一個人付出了全部卻什麼都沒有得到。“陷阱”就是從這裡開始,在第一個耳光到來之前。讓我們共同總結一下暴力男們“說出來”的暴力,以評估我們或我們的閨密們在兩性關係中的真實處境。

■ “我比你更明白,我這是對你好!”

控制欲是兩人之間發生不平衡的最初根源,一方總想壓倒另一方:由他來決定她穿什麼衣服最合適或者看起來“還可以”;因為他自己難以入眠,他就把她從睡夢中叫醒;還總是由他來決定兩個人午餐吃什麼,或者什麼朋友是他喜歡見到的……特別是,她準備全心投入的一個計劃——那甚至是她的夢想,比如成立工作室,或是成為服裝設計師,等等,還沒開始實施呢,他就兜頭給潑一盆冷水:“就憑你?!別做夢了!你就在家老實待著吧!”“要是你能成功,我看太陽得從西邊出來!你要是不聽我的,一定敗得特別慘!我這樣全是對你好!”他總是這麼貶損你,不讓你有夢想,也不幫助你實現夢想。

■ “沒有我,你什麼都不能做!”

精神傷害最傳統、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就是“孤立”對方,它是造成女性受虐待的原因,同時也是女性受虐待的後果。孤立的目的,就是讓受害者無法看到、無法了解自己的生活是多麼無法接受。

慢慢地,雖然並未真正作過決定,可是,因為“這樣生活更簡單”,她自己切斷了與家庭、朋友的聯繫,甚至有時斷絕所有與工作圈的聯繫;她甚至沒有獨立支配的錢,沒有任何支付能力,任何地方都不能單獨去……他讓她閉門索居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拒絕別人的了解,然後,逐漸喪失了​​行動能力,甚至喪失了反應能力。

■ “這不是我的問題!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漠不關心”也是一種精神傷害,拒絕與你有任何關係。通常表現在對伴侶的冷漠和無動於衷,或對伴侶不加掩飾的拒絕和鄙視。完全無視對方的需求、對方的感情,或者故意製造讓對方無法得到以及無法滿足的狀態,使對方在心理上陷入深深的不安。甚至拒絕和對方交談,拒絕和對方一起外出,拒絕陪對方就醫,拒絕在節日一起去探望父母;連續很多天跟對方賭氣卻不解釋原因,等等。

精神傷害,還包括不了解對方的身體狀況和心理狀態,在激烈爭吵後仍要求與對方做愛,甚至在對方身體有病的情況下,仍然強迫對方做家務活和其他體力活。

■ “你把我當傻瓜嗎?”

“嫉妒”,當它變成一種病態,會成為對伴侶另一種形式的控制。一個善妒的人所不能承受的,是伴侶與他如此不同。他希望擁有伴侶的全部,向伴侶索求持續的和完全排他的陪伴。即使他的伴侶選擇服從他,從不單獨外出,也減少了與外界的接觸,他仍然會憂心忡忡,心存不滿,因為他仍是“另一個人”,而這恰恰是令他無法忍受的… …

這種過分嫉妒通常是在“騷擾”中逐漸確立的:日復一日連續不斷地問相同的問題,不停地打電話查問對方的行踪,查看對方的信件、電話記錄、電子郵件,讓伴侶生活在恐懼中,不敢再繼續使用座機或手機、郵件等與親朋好友聯繫……

■ “不管怎樣……”

“誹謗”是精神傷害中最可怕的武器。他不顧一切地傷害別人對伴侶的尊重,說她一文不值。這種傷害表現在他輕蔑的態度​​、傷人的話語、蔑視的眼神、令人生氣的評論:她的見解、智力水平、感情表達(“你就會沒完沒了地哭!”);她的身體、家庭、朋友、過去的生活、雙親的能力……所有這些都會成為他把伴侶“掃地出局”的原因。

從詆毀到侮辱僅僅一步之遙,其間的差距雖然細微但很容易越過——他眼望著天,轉身背對著你,面帶冷笑,在對你實施性侵犯之後吐口水、打嗝、放屁… …大多數受害者談到這些都深感恥辱。侮辱、貶低、嘲弄,都是精神傷害的特徵。其實這只是他發洩內心狂怒的方法,因為他沒有自己的生活,他一點不被尊重。

■ “你怕的是什麼?”

用摔門、砸東西來發洩心中鬱悶,開飛車,急踩剎車讓輪胎噝噝作響,拿著危險物品玩“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遊戲,粗暴對待家裡的小寵物……

這些行為都是為了達到恫嚇女性的目的。這全都只是一種間接暴力,為了向女性傳達一個明確的信號:“瞧我多厲害!小心點!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 “如果你走出這扇門……”

精神傷害還包括“威脅”:奪走孩子,不讓孩子吃東西,打孩子。如果對方不按自己的期望和要求行事,他可能會去報復傷害她周圍親近的人。威脅要實施暴力,與真正實施暴力所造成的心理傷害是相同的。

另一個更嚴重的威脅是以“自殺”作要挾,讓伴侶也背負傷害他人的罪責:“這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怎麼去幫他。”

■ “你就只會離開!”

在第一次動手、第一個耳光到來之前,大多數女性受害者通常會否認自己受到了傷害。往往是在第一次深受傷害之後,她們甚至才對此確定無疑。

最糟糕的是:一個有勇氣逃出家門去控訴對方的受害者,絕大多數可能的結局是最終撤回控訴,轉身回到她的家中,繼續生活在被控制的暴力關係中。這完全是因為受控制的複雜心理與外表的不易察覺(在受虐狂身上什麼都看不出來)。

慢慢地,受害者失去了辨別和判斷能力,把自己完全封閉在情感和心理的混亂當中,難以勾畫出這種混亂的輪廓並從中解放自己。要等到事情無法挽回了才行動,這不是一個好理由。

■ “這不是我的錯!”

所有的施暴者事後都會向受害者說一大堆“對不起”,至少是在暴力傷害發生後的第一時間,為了向對方解釋暴力傷害出現的緣由。因為伴侶之間首先有著一段相愛的歷史,一種理解對方的願望,甚至存在一種連出現在他們之間的裂縫也要愛的心理。

大多數情況下確實如此:這並不是他的錯,壓力和應激,童年的創傷,精神的疾病,反常的行為,教育的缺失,脆弱的性格……暴力行為總有其根源。但這不能成為任由它存在的一個理由。心理專家們已經證明,在第一個耳光還沒到來之前,只要及時抓住根源,這種心理疾病完全能夠治愈。

離開還是留下?

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在暴力這種控制關係中“學會了無助”。她們懷著罪惡感任由對方折磨自己,還常常不知道——或者說不敢離開對方。同時,整個社會也缺乏針對家庭暴力受害人的有效支持,暴力男為了把軟弱的羔羊牢牢控制在手,往往軟硬兼施,很多女人生活在恐懼中,只能忍氣吞聲……

不過,心理專家同時也認為,如果這種容忍不會給受害者帶來生命危險,不會給當事者雙方中的一人造成嚴重的病理問題,伴侶之間的暴力傷害也可能自愈。

而在針對家庭暴力的心理治療上,最佳方案並不是夫婦雙方一起治療——這需要伴侶雙方都十分清楚他們之間出現了問題,但這太少見了,大多數時候總是要由受害者首先邁出腳步——如果她能試圖擺脫對方對自己的控制,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成為受害者,知道如何限制對方可能施加的暴力傷害,伴侶雙方就有可能走出陷阱,重建一種新的平等關係。(資料來源:《心理月刊》)

分享

相關推薦

  如果說槍代表男人的力量,那麼美女就代表男人的慾望, 一個拿著槍的尤物,簡直是男人的渴望阿!!   說到拿著槍的尤物, 小幫主第一個想到的是《古墓奇兵》的蘿拉卡芙特!! 注:《古墓奇兵》不但是全球熱賣的電玩遊戲,它性感的女英雄蘿拉也早就是無數青少年心目中的性感女神!!...

    我站在妳身後,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妳, 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讓妳再受傷害, 因為妳是 我的女孩, 就算拼了性命,我也要保護妳。           圖文摘自三采文化出版《青春魂:賈蕾的唯美攝影》作者:賈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