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妻子問:“要洗澡嗎?”“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男人的秘密其實是瞞不過妻子的......

妻子問:“要洗澡嗎?”“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男人的秘密其實是瞞不過妻子的......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女人。

他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男人夾著公文包,擠上公交車,三站後下來。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到了傍晚,男人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男人這樣堅持了5天。

5天后,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那裡環境惡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是乾的。勞動強度很大,幹活的時候他累得滿身是汗。男人全身沾滿厚厚的粉塵,他像一尊活動的疲勞的泥.。

下了班,男人在工廠匆匆洗個澡,換上筆挺的西裝,扮一身輕盈回家。

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 女人就奔過來開門。滿屋蔥花的香味,讓男人心安。

飯桌上女人問他“工作順心嗎?”

他說:“順心,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

女人嗔怒,卻給男人夾一筷子木耳。

女人說,“水開了,要洗澡嗎?”

男人說“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 女人輕哼著歌,開始收拾碗碟。

男人想:好險,差一點被識破。疲憊的男人匆匆洗臉刷牙,然後倒頭就睡。

男人在那個水泥廠乾了20多天。那天晚飯後,女人突然說:“你別在那個公司上班了吧,我知道有個公司在招聘,幫你打聽了,所有要求你都符合,明天去試試?”男人一陣狂喜,卻說,“為什麼要換呢?”女人說,“換個環境不是很好嗎?再說這家待遇很不錯呢。”於是第二天,男人去應聘,結果被順利錄取。那天男人燒了很多菜,也喝了很多酒。他知道,這一切其實瞞不過女人的。當一個深愛著對方時,有什麼事能瞞得過去呢?男人回想這20多天來,每天,飯桌上都有一盤木耳可以清肺。粉塵飛揚中的男人需要一盤木耳炒蛋。有時女人會逼他吃掉兩勺梨膏。現在男人完全相信女人早就知曉了他的秘密,她默默地為他做著事,卻從來不揭開它。

婚姻生活中,有一種感動叫相親相愛,有一種感動叫相濡以沫。其實還有一種感動,叫守口如瓶。

佛問;男人你累嗎?

男人答;不累。

佛問;男人你疼嗎?

男人答;不疼。

佛問;男人你苦嗎?

男人答;不苦。

佛問;為什麼?

男人答;因為我是男人,我沒資格喊累,喊疼,喊苦。

佛問;那你為什麼眼角有淚?

男人答;因為我也是人,我也需要安慰,所有的,累,疼,苦。只能化為一滴淚水。

 

妻子問:“要洗澡嗎?”“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男人的秘密其實是瞞不過妻子的......

三十歲左右正在打拼事業的男人就像個搬磚工人,他抱著磚,就沒法抱你;他放下磚,就沒法養你。

獻給所有正在不斷努力,勞動,創業,承受著所有壓力的好男人們。

也獻給所有的好女人:學會體諒和心疼妳身邊的好男人。

男人的一生,什麼最重要?

就是遇到好女人

男人的一生,站得高不高、走得遠不遠,取決於能否遇到個好女人,這女人可能是女朋友,可能是老婆,可能是知己,可能是一輩子都不分離的情人!

無論哪種,最重要的是你們的心在一起!費爾巴哈說:“愛就是成就一個人”,對於男人來說,能否修煉並達到一定境界,關鍵是要身邊有一個賢淑溫柔、善解人意的好女人,一定要避免“遇人不淑”。

因為好男人要有好女人扶助、關注、欣賞、修剪造就的。

沒有好女人,哪來的好男人?

 

有五種好女人造就未來好男人

之一:純粹、有一定生活閱歷的知性女人。

之二:穩重、有品位的女人。

之三:平和、不貪婪的女人。

之四:真摯、豁達的女人。

之五:賢淑、善解人意的女人。

 

男人,你的女人,你不心疼誰來疼,你憑什麼不好好疼她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
前20多年最疼你的女人是你媽
之後最疼你的女人是你媳婦
做人可是要將心比心
人家大姑娘把青春和一輩子的時光都壓在你身上了

傷女人的心那不是本事

所有的男人,如果你的身邊有這樣的好女人,一定要好好把握!一定要好好珍惜!一定要好好善待她!也一定有太多的男人羨慕你有如此的好福氣。

VIA

分享

相關推薦

許常德:愛情重要?還是麵包重要?/魅麗雜誌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許常德 愛情觀點 愛情重要?還是麵包重要? 顯然是麵包重要。因為愛情重要時,你根本不會問這問題。 不是不能許一生只愛一個人的願望,而是只愛一個人,不一定就比較忠貞,不一定就會幸福,由於難度高,希望破滅的機會就高,就會發現傳統給大家在觀念上畫了個大餅,刻意美化愛的...

最萌身高差萌翻網友!兩人相差35cm引熱議。

最萌身高差 萌翻網友!兩人相差35cm引熱議。 情侶網友@劉缺缺咩咩和@索毛毛喵喵合影在微博引起大量轉發,其中男方@劉缺缺咩咩193cm,女方@索毛毛喵喵158cm,兩人青春可愛,網友評為“最萌身高差” 愛一個人,身高真的不是距離。...

性生活勝過愛嗎?大家看下 別看哭了!

天空, 依然死氣沉沉,一個男子帶著一個約5.6歲的女孩子走在馬路上,已經看不出這個男子穿的衣服是什麼顏色了,小女孩的臉上被汗水和灰塵遮掩成了灰色, 只有一雙能說出話的眼睛在看著這位男子,爸爸,我餓了,女孩對男子說,男人苦澀的臉流露出微笑,從一個口袋裡拿出一塊乾得發硬的餅給了女孩,乖你吃吧,爸爸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