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女人要警惕!三特徵識別家暴男

  • 在眾多人格缺陷中,有三種最容易使人蛻變成為家庭暴力的施暴者:

     

    偏執型人格:敏感多疑,心胸狹窄,傲慢妒嫉,看問題主觀片面,同時自我估計過高。

    對於挫折和失敗,從不反省自己的缺點與過失,而總是歸咎於別人有意與他作對所致。

     

    暴髮型人格:這種人情緒極不穩定,易激惹,好爭吵,常為小事暴跳如雷,不可自控,甚至對人使用暴力攻擊。

     

    攻擊性人格:特點是情緒高度不穩定,極易產生興奮和衝動,辦事處世魯莽,缺乏自製自控能力,稍有不順便大打出手,不計後果。其判斷分析能力差,對他人和社會表現出敵意。

     

    千萬不要以為這些人格缺陷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具有分裂型人格的人,比如安嘉和,可以非常自然地把任何人格缺陷隱藏得天衣無縫,而展現出令人欣賞的另一種人格特徵。

     

    女人要警惕!三特徵識別家暴男

     

    暴力因子如何被激發?

    一個巴掌拍不響。我們應該意識到,受害者雖然作為媒體輿論支持的一方,但是否就真的毫無責任呢?當家庭暴力的第一拳打來時,也許受害者也需要認真地檢討自己。是否是我們自身的一些行為,引發了他體內深藏的暴力因子呢?

    女人要警惕!三特徵識別家暴男

     

    目的性依附

    有一些婚姻,是帶有目的性依附的特徵的。當婚姻的出發點純粹是獲得某種物質利益、自我提升機會和功利性價值互補的時候,向這樣的婚姻要求角色尊重與情感和諧本身就是一種目標錯位。

     

    價值觀矛盾

    對於受害者來說,有一種現象非常普遍。《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的家暴受害者梅湘南,遭受丈夫的猜疑和暴力傷害,卻因為傳統的「尊嚴」和」家醜不可外揚「的觀念,不斷忍耐以維繫家庭完整,期盼丈夫的轉變,反遭更深的猜忌和更恐怖的暴力。

    為什麼第二次家暴會在同一個受害人身上出現?為什麼要給施暴者第二次機會呢?因為對於受害者來說,她們無法在眾多價值中做出取捨:有的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有的是為了維持傳統的面子,還有的甚至是為了顧及施暴者的利益。但結果是相同的——因為忍讓,助長施暴者的暴力。

    甚至有的民警在對施暴者進行執法時,卻遇到受害者挺身保護施暴者的情況。

    女人要警惕!三特徵識別家暴男

     

    對受害者來說,人格尊嚴與人身保障在天平的一端,而面子、孩子和家庭整體利益在天平的另一端。哪一邊對受害者更重要呢?自身的利益與家庭的利益,身體的損害與面子的損害,這就是在價值觀層面困擾受害者的矛盾。

    最後,我們不得不說,家庭暴力的責任從來就不是單方面的。

    自我,涉及到對自身的價值評價與行為控制等等。具體的說,比如「我這麼做對不對?」「我是否受到了忽視?」「他對我的評價是不是侮辱?」都可以視為其外在表現。而婚姻,就是夫妻兩個獨立「自我」之間的對立統一。兩個「自我」之間統一得不好,就形成家庭暴力的動機。

    比如一個丈夫,在單位受了氣或者經營虧了本,他的「自我」正處在一個情緒低落、挫折感氾濫的情況下。而當他疲憊不堪的回到家中,妻子因為他「忘了給我買化妝品」而不依不饒。妻子認為:你窩囊,而且我必須讓你認識到我的需求不容忽視。丈夫認為:你自私,而且我必須讓你記住不要對我指手畫腳。

    兩個「自我」產生了矛盾,家庭暴力一觸即發。而實際上,夫妻都是家庭暴力的製造者,也必將一起成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

     

分享

相關推薦

經營愛情,想起來難,做起來簡單

■ 愛情語言1:肯定的言詞 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說過,人類最深處的需要,就是感覺被人欣賞。如果能給伴侶一些鼓勵、讚美的話語,往往會激發對方極大的潛力和熱情的回應。 ■ 愛情語言2:精心的時刻 什麼是精心的時刻?答案是:給予對方全部的注意力。全神貫注的交談,或是一頓只有你們兩人的燭光晚...

內心強大=不需要婚姻?

聽到較多這樣的理論:強大的人不需要婚姻。 先是洪晃的自傳裡,自言離婚若干次後,“覺得婚姻這玩意沒意思極了,從此不打算再結婚。”洪晃是痞女,說話一向潑辣,坦率。 接著是台灣知名電視人陳文茜,在接受時尚大刊《COSMO》主編徐巍訪談時說,每次當她談戀愛時,就極不快樂。陳今年快五...

伴侶間說什麼 說多少合適?

每個人都需要自己的秘密花園 吳薇的困擾並不能否定一個愛的基礎性原則:在良好的關係中,能夠與伴侶傾心交談是至關重要的。可當我們習慣於一個事無鉅細、全盤托出的溝通模式,卻發現我們的關係並未因此而更加親密。親密的基礎,不單純是知道對方的一切,你不知道的那部分秘密也包括其中。 每個人在開始一段新的伴侶關係...

從戀愛到婚姻,如何無縫過渡

如果婚姻看得見摸得著,那它就像一個孩子一樣。它需要好好愛,用心哄。人們長大了之後往往忘記了自己孩提時代看問題的角度,忘記了自己孩童時候的思維方式。所以,對待“婚姻”這個小孩,你不妨蹲下來抱抱ta,用ta的方式想問題,問問ta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誠實而民主地,溫暖而懇切地,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