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女人的安全感,男人的自由心

隨著年齡的增長,你會發現,一段真正刻骨銘心的感情,並不是有著偶像劇裡頭那樣峰迴路轉的劇情,也不是像鄉土劇裡面那麼樣地拋頭顱、灑狗血,更不再是曾經那種「外貿協會」擁護者所呼喊的口號,認為只要對方長得好看,這段感情就會很幸福。
你會發現,當你開始有了工作,或者整天在外地忙碌、與家人幾乎都失去聯絡時,你想要的感情,只是那一種穩定的感覺。


這種感覺並不能夠激起很大的漣漪,但他就像是激起漣漪的海水一般,沒有了他,整片愛情之海就會枯竭。


當你遇到挑戰時,你知道對方會在你的身邊,支持著你繼續一起打拼;當你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你知道對方會在電話裡的那頭分享你的喜悅;當你感到寂寞時,你知道對方的心中也有你的位置,然後你就不再感覺孤單。這樣的感情,雖然沒有很多激情,但是卻包含了更多的元素在裡頭,因為對方就像是你的朋友、家人,甚至是心理治療師。如果兩個人能夠擁有共同的嗜好,譬如說,兩人喜歡一起去健身、看電影,這樣的生活雖然平淡,但卻又異常地充實。


可是要找到一段這樣的感情,可能並不是那麼樣地簡單。


你可能會因為對方一個眼神的不對勁,就開始懷疑對方的忠誠;你可能因為對方與其他異性產生了互動,就認為對方意圖不軌;你甚至可能因為他的一句話語,就開始在心中產生了小劇場,然後追問對方是否就是要演出這樣的劇情。很多人的感情,都在這樣的不安定感之中渡過,冷靜的人可能會讓自己沉澱,然後找對方溝通;不冷靜的人則有可能會盡自己的全力去找尋對方「意圖不軌」的證據,然後把對方逼到死角。


其實,男人和女人在感情裡面需要什麼東西,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男人需要那一絲的自由;女人則需要那一點的安全感。」


自由和安全感彷彿永遠都在繩子的兩端做拉扯,如果其中一方不願意放棄,那麼雙方就永遠沒有相會的一天。


男人想要自由,哪怕只是那一丁點跟朋友出去透氣的機會,他都不願意放過。我有個朋友,他已經結婚了。在婚前,他是一個浪子,居無定所,喜歡到處玩樂;婚後,他是一個好先生、好爸爸。


直到有一天,他老婆打電話給我,因為她覺得我那位朋友最近很不對勁,不僅在家裡頭悶悶不樂,今天晚上甚至還打扮得很帥氣,說是出門找朋友喝酒去了。


她老婆擔心她老公是不是有了新歡,因為他不想要帶她出門。


我撥了一通電話給我那位朋友。原來,他根本就沒有出去喝酒,他只是坐在他家樓下的公園裡頭的盪鞦韆上,玩著手機裡的小遊戲。


我問他為什麼不老實跟他的太太說,他說:「結婚以後,我老婆從來不准他晚上出門,她甚至擁有我臉書和所有電子信箱的帳號密碼。我很愛她,但我真的很想要出門透透氣,哪怕半個小時也好。」


他的老婆也有話要說:「我每次都看到他在臉書裡面跟其他的異性朋友聊天,雖然聊天的內容都沒有什麼,但我真的很擔心!我曾經不准他跟其他的女生私底下聊天,但他竟然還跟我大吵一架,你說我怎麼能夠放心呢?」


男人要不到自由,他就學會自己去找自由,於是她就失去了安全感。
女人得不到安全感,她就強勢去規定男人,於是他就失去了自由。
雙方都不對,但雙方也都沒有錯。


這則故事的重點,在於雙方的感情,是否建立在互信的制度上。多多溝通,試著去找到雙方的界線,然後適時地放手,相信對方不會越界、各退一步。
妳可以試著讓男人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而你則可以試著讓女人知道你的生活。那麼,男人得到了自由,女人也得到了安全感。


很多時候,這種互信的制度建立了以後,你會感覺你的這段感情,會漸漸地邁向平穩,因為它不再有那麼多地磨擦,而且它也很巧妙地成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


再美的愛情、再堅定的感情,都經不起一次又一次的爭執;兩個人要能夠長久地走下去,並不是用各種的規定去束縛住對方,也不是意氣用事地想要去突破對方的防線,而是能夠互相信任、一起做生活上的決定、一起享受生活,這才是堅貞的愛情。


互相信任,才是堅貞的愛情

分享

相關推薦

有個愛哭的女孩,其實,說明白點, 她只是容易被感動,容易流淚而已。 某天,女孩因為心愛的男孩離她而去, 忍不住就蹲在路邊哭紅了雙眼。 出自好奇、出自同情,有個男孩走到了女孩身邊, 遞了張衛生紙給女孩。 而女孩只是哭,沒有任何其他的舉動。&...

她剛剛從國外回來,與丈夫一塊兒回來度假。回家的感覺真好,可惜心中總有那麼一絲疼痛。 事情雖然過去兩年了,雖然是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她還是去找那個負心的他。”在國外習慣嗎?””還好。你呢?””嗯~也還好。” 淡淡地,倆...

在英國,有一所大學的四名研究生,在心理學教授的指導下,從事一個「小型實驗」——四名男生找了一個面貌平庸、而且從來「沒有和男生約會過」的大學女生,輪流地約她出去。 但是,這個實驗的一個原則是,四名男生在約會中,必須不斷地「稱讚」這名女生,說她人很漂亮、很善良、笑容可...

他是個啞巴,雖然能聽懂別人的話,卻說不出自己的感受。 她是他的鄰居,一個和外婆相依為命的女孩。 他一直喊他哥哥。 他真像個哥哥,帶她上學,陪她玩耍,笑著聽她嘰嘰喳喳講話。 他只能用手勢和她交談,或許她能讀懂他的每一個眼神。 從哥哥注視她的目光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