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女人外遇越來越像男人 ◎沈政男

知名部落格女插畫家的外遇事件要如何解讀?為什麼才結婚十二天,就可以跟另外一個男人約會接吻?當然是婚前就已劈腿,跟第三者已經認識一段時間,婚後不願切斷關係,於是繼續交往。

問題來了,那為什麼還要結婚?女插畫家跟新婚先生相戀已經十年,男女朋友交往這麼久,通常激情已過,浪漫有限,很多這類情侶最後都以分手收場,然而也有人想分不能分、不好分,只好勉強讓對方牽起冷冷的小手,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上紅地毯。

交往五年是一個關鍵,過了這個階段再不結婚,要小心,因為顯然結婚的意志沒那麼強,才會拖那麼久。女插畫家這幾年爆紅,名利雙收,如果不滿意先前戀情,為什麼不另起爐灶?前面說過了,不是所有戀情想斷就能斷。

女人外遇越來越像男人 ◎沈政男

女插畫家的先生,應該是早在她成名前就已認識,等於是糟糠夫,或許基於公民與道德的理由,女插畫家想想還是結婚吧。既然有公民與道德,為何還外遇?這沒什麼,情慾需求太過強大,就會淹沒律令束縛。

其實女插畫家與新婚先生,是一種女強男弱的組合,女生無論在經濟、社會地位上都已凌駕男生,兩人互動的潛規則,很容易變成類似傳統男強女弱的狀態,這是解讀此一外遇事件的關鍵點。

當女人經濟獨立、事業有成、社交活躍,就會像男人一樣,開始擴張自我,不願再受到傳統婚姻潛規則、明限制的束縛。國外調查發現,女人外遇不僅越來越多,型態也越來越像男人。男人外遇的比率大約兩成,女人已經拉近到超過一成五,這是最低的民調數字,實際狀況恐怕更難以想像。

以往女人的外遇,大都起因於對婚姻的失望,在家裡得不到情感的滿足,但這些年來,越來越多年輕女人外遇,都認為自己婚姻沒有問題,先生對自已也還不錯,就是想要品嚐更多戰慄的滋味。

傳統上以為女人性慾不如男人,其實越來越多女人知道,那是長期被社會文化壓抑的結果,當自己突破了內心的禁忌,就可以跟男人一樣,經常享受新鮮美妙多變的肉體快感。

很多女人在性方面,從先生那裡得不到滿足,但基於現實要求,兩腿一夾忍一忍就算了。更多女人在情愛方面,得不到先生足夠的關注、呵護與照顧,像熱戀時那樣,這樣的失望比感官的飢渴更難以忍受。

於是重點來了。部落格女插畫家怎麼認識外遇對象?當然是透過網路啊。網路與社交媒體的出現,大大改變了當代青年男女的外遇風貌,女人只要突破內心防線,手機電腦打開,輕輕一按,外遇就在眼前。

外遇只有一個觸鍵的距離,對現代女人來說。當然,這事件的爆發,誰都知道可能是外遇對象去向媒體爆料,才會出現手機通訊內容,這麼說來,外遇的角色反轉現象就更清楚了。

女插畫家不顧新婚、夜奔外遇懷抱的大膽行徑,像不像傳統的花心男生?而背後的兩個男人,一個倚偎不去,一個忌妒反擊,正好完成了這幅女人外遇越來越像男人的圖像。

 

延伸閱讀:

※本文由《沈政男醫師》同意轉載。本文出處:請按此

女人外遇越來越像男人 ◎沈政男

沈政男:1968年生,台中市人。 台大醫學系畢業,老年精神科醫師。長期以通識自我教育,科學與人文兩棲。
業餘寫作多年,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梁實秋文學獎散文首獎等二十項文學獎,
時事評論文章刊登報章超過四百篇。

分享

相關推薦

怎樣正確健康的維持兩人的感情一個男的寫的說的太對了!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好多年。感情已經很穩定、彼此了解、不會分手,覺得已經是家人、是親人了...一個眼神,一個微小的動作,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要做什麼,知道這輩子就是他了。一切都順理成章的進行著,就等著畢業、工作、結婚。      可並不能因...

結婚的那天晚上男人故意把手割破把床單染紅~~為什麼呢{只有讀完才能知道}讀不完不要看...謝謝..

晚上男人故意把手割破把床單染紅~~為什麼呢{只有讀完才能知道}讀不完不要看謝謝有一個女孩名叫茜,在她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她的爸爸就已經去世了,她和媽媽、姥姥、還有繼父生活在一起,可是姥姥和繼父都不喜歡她。於是,在她上高中時媽媽給她送進了一所私立學校。 私立學校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在這一群富家子弟中,茜...

談戀愛就談個真實的 以結婚為目的 以安家為理由 以信任為責任 以諒解為義務的戀愛…

找個女孩做老婆,不需要太漂亮,可以有點小雀斑或小痘痘,對得起觀眾就行。找個女孩做老婆,個子不用太高挑,可以有點小胖胖,健康就好。找個女孩做老婆,不用太會家務,能洗衣疊被,會做西紅柿炒雞蛋就行,要是會做個魚啊什麼的就了不得了。找個女孩做老婆,不用太小鳥依人,會善解人意,喜歡你對她的關心,時不時她也會...

一對夫妻聊到外.遇的談話,男人該看,女人更該看!

  說實在的,當人妻子真的必須要有點智慧!如果不信,且看以下一對夫妻聊到有關外遇問題時的一段談話:公:我聽說xxx 居然外遇,他因為跟老婆之間的感情出了問題,所以他結交了一個漂亮的新女友耶! 婆:哇!你該不會也想這樣吧? 公:不會啦!那是因為他跟老婆相處的有問題,我們才沒有咧! 婆: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