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天底下最悲壯的事 -真的超爆笑

那天約了個女網友見面,地點某公園,正值早晨人員稀少。 
時間快到時忽然發現肚子疼。 
詛咒著賣油條的無良小攤,繼續忍著等。 
疼。 
很疼。 
相當疼。 
急沖去廁所先。 
一番狂轟濫炸後,頓時為之一爽,摸口袋時僵住:沒帶手紙。 
等會有人進來要張便是。 
於是等。 
二十分鐘也無人進來。 
正值深秋,廁所通風條件良好,剛進來時著實贊了一番,現在卻深深地感到風吹屁股涼的痛苦。 
忍了。 
等了網友若干時間,站得疲憊不堪,剛蹲下時著實愜意了一把,現在卻深深地感到雙腿麻冷脹痛的痛苦。 
忍了。 
鼻炎今天剛好,進廁所聞到臭味很是爲自己鼻子恢復了嗅覺而高興了一會,現在卻深深地感到肺臟嚴重中毒的痛苦。 
忍了。 
此公園平日遊人就稀少,剛來時頗得意自己把約會之處定於此,現在我這顆心卻是撥涼撥涼的。 
忍無可忍,撥出手機,呼叫援兵,接通。 
這麼一件尷尬的事總不能很露骨地直接朝朋友講吧?於是我們先從天氣聊起,到伊拉 克戰局到海馬的繁殖過程到外星球的生命體。 
說到秦始皇長得什麼樣時我終於覺得機會到了,於是輕啟朱唇羞澀不已地說道:那個,我。。。。。 
手機傳來喜悅的音樂聲,沒電自動關機了。 
我終於傻了。 
等。 
我等。 
沒人。 
我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幸好這時候廁所外傳來腳步聲,我精神大振,所謂天無絕人之路,人有悲歡離合,船到橋頭自然直。。。。。。 
我確信我的思維一下子敏捷了起來。 
在那個人剛剛進來時我便暗運內勁以低沈有力的男中音叫道:兄弟,借張紙哥們忘帶紙了。 
那個人觸電一般叫了起來:怎麼是男廁所? 
接下來念經一般低頭回走:對不起對不起走錯了走錯了。 
原來是個女的走錯門了! 
一個男人在最脆弱的情況下居然被一個女人看見了! 
悲憤交加。 
然而十秒鐘後我才知道我錯了。 
我實不該悲憤的。 
十秒後那個女人又在外面叫了起來:我沒走錯啊,怎麼女廁所裏有男人在裏面?! 
紅,一層一層在我臉上添著色,淚水充盈著我的眼眶。 
如此悲壯的場面,你想也能想出來。 
此時內心裏尚存的理智告訴我:機會,稍縱即逝,如果你不抓住,肉體上巨大的痛苦還將繼續。 
我沙啞著嗓子道:小姐,扔張紙進來,謝謝! 
當心靈上的巨大的痛苦過去後,你會發現,無恥到底也是一種解脫。 
一會後,剛買的一份報紙輕輕地被扔了進來。 
我緊緊地握住這份報紙,緊緊地緊緊地握住。 
然後使勁用手搓著它,心裏以無比惡毒的語言痛罵著這份報紙的編輯部! 
這家報紙平時都是普通紙質,今天是它的發行二十周年紀念,全部報紙皆是十六開銅版印刷硬質紙! 
提起褲子時又溫柔地安慰自己:幸好今天人少,丟人也不過只有一個女的知道,而且是不認識滴! 
不幸中的大幸。 
出了廁所忽然發現外面已經聚集了一大群晨練的大媽,人群前面一位女孩正在仔細地解釋:各位大媽,等會兒進去,裏面一位先生走錯了,而且沒帶紙,等會進去,馬上就好。。。。。。 
恰好我氣定神閑地走出來了。 
當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時,我忽然有一種萬箭穿心的感覺。 
我哽咽著對這位女孩說:謝謝你,謝謝,謝謝。。。。 
這位女孩大度地一揮手:沒事,小事一樁。 
臨走時忽然聽見女孩自言自語道:怎麼小明還沒有來? 
小明是我的網名。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