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

當時在臺灣微軟擔任副總的杜明翰,主動向楊雀坦承與公司女同事長達6年外遇,楊雀悲痛欲絕。她在學校當輔導老師,常帶一些媽媽團體,熟知美滿婚姻的幾大要素,不敢相信外遇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外遇 偷情,要不要原諒?

「他跟我說他有外遇時,讓我覺得最痛的,不是他有外遇,而是我的信心整個被擊垮。結婚15年來,我努力扮演好各種角色,那一剎那,我心想:我的生命到底怎麼了?」眨著雙明眸大眼,楊雀以低沈的嗓音透露,當時她第一個念頭是想死,其次是離婚。

她痛哭三天三夜,她不相信最親近的丈夫怎麼會背叛她,為什麼她篤信的上帝要這樣待她?

不過,也因為虔誠信仰宗教,她在悲傷中一直祈求,也相信神會帶領她,所以經歷三天三夜的痛苦後,第四天清晨她決定重建婚姻。當天恰巧是西洋情人節,兩人決定把這天訂為另一個結婚紀念日,代表兩人關系的新生。
但重建之路是很辛苦的,特別是事發後至少一、兩年內,而且楊雀也認識第三者,情緒更強烈。

要補償,就不可能有愛
她知道,如果要重建婚姻,絕不能一直把焦點放在外遇,特別是杜明翰已結束出軌,再去蒐集更多過去的證據,無疑與重建之路背道而馳。「我不問,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楊雀說。

另外,她在重建婚姻之初就跟杜明翰說好,選擇留在婚姻,不是要他做什麼補償。因為學輔導的她深知,兩人如果要繼續走下去,她絕不能擺高姿態,抱持「你犯錯後要回來,我倒要看看你做了哪些來彌補」的受害者心理,因為這麼做,只會讓杜明翰滿懷罪惡,無益婚姻。

第三者只是冰山一角

面對外遇,與其把焦點放在第三者,更不如積極地重新找回自我。
「外遇一般都在解決第三者的問題,那只是冰山一角,」楊雀說。
雖然她長期做輔導工作,但大部份時間幫別人厘清問題,反而很少真的看自己。面臨生命至今最大的打擊,讓她有機會省思。
走過這場桃色風暴,杜明翰與楊雀的感情更堅。杜明翰多年前從企業界退出,獻身於非營利組織「臺灣世界展望會」,為各地需要幫助的人奔走。而楊雀幾年前也放棄教職,現在每星期至少有兩天到展望會作義工。
「我們現在站在同一個根基上,彼此信賴,一起承受生命之恩,那種親密戰友的感覺很棒!」杜明翰說。

受害者尋求報復,生還者尋求救贖

分享

相關推薦

最棒的愛像「氧氣」

有個朋友說,生命像花和蝴蝶,互相依偎,才會美麗。這麼美麗的話,有時候讓人想起愛情,但這也未必是像花和蝴蝶一樣炫爛的東西就能形容的完美。 我覺的一份好的愛,像是「氧氣」,沒有重量,沒有香氣,讓你幾乎忘了他的存在,但當你失去他的時候卻會窒息,甚至要你的命。花與蝴蝶的確美麗,蝴蝶美麗不長命,花朵香氣四溢...

從吵架中,觀察對方的愛有多少

兩個人在交往的時候,對待彼此的方式跟個性有很大的關聯。或許你的男朋友在平常並不十分細心體貼或是說些讓你開心的話。或許你的男朋友很溫柔很體貼或是把你捧在手心疼。我覺得那都無所謂。   因為在戀愛的時候,沒吵架的時候,大家都心情好,自然不會對對方太差。 但是吵架的時候就差很多了。每個人都在氣...

分離是因為更愛自己的不得已

妳可以變心,可以離開,可以追隨第三者走人,也可以在矛頭不對的時候拋棄他。 因為,愛情和道義是兩回事。 至於幸福和愛情,有時候也不一定是在同一個國度。在這個世界上,任性相愛的人不一定能幸福,而且往往不幸福,因為,幸福不是任性地相愛,它還需要所有理性的條件。但是,相反地,安穩平凡的生活,它一...

你 妳許下的一輩子是不是真的可以『一輩子』

以前,我也會相信一對年輕的戀人間真的有永遠、真的有一輩子,然後開開心心地牽著那雙以為能牽一輩子的手,開始幻想我們的永遠,所以在接受這樣承諾的時候,總天真的想:『嗯 .....你說的喔!一輩子喔.....』 漸漸的,經歷過感情的幾次失意之後,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可以『一輩子、永遠..』!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