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

當時在臺灣微軟擔任副總的杜明翰,主動向楊雀坦承與公司女同事長達6年外遇,楊雀悲痛欲絕。她在學校當輔導老師,常帶一些媽媽團體,熟知美滿婚姻的幾大要素,不敢相信外遇這種事竟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外遇 偷情,要不要原諒?

「他跟我說他有外遇時,讓我覺得最痛的,不是他有外遇,而是我的信心整個被擊垮。結婚15年來,我努力扮演好各種角色,那一剎那,我心想:我的生命到底怎麼了?」眨著雙明眸大眼,楊雀以低沈的嗓音透露,當時她第一個念頭是想死,其次是離婚。

她痛哭三天三夜,她不相信最親近的丈夫怎麼會背叛她,為什麼她篤信的上帝要這樣待她?

不過,也因為虔誠信仰宗教,她在悲傷中一直祈求,也相信神會帶領她,所以經歷三天三夜的痛苦後,第四天清晨她決定重建婚姻。當天恰巧是西洋情人節,兩人決定把這天訂為另一個結婚紀念日,代表兩人關系的新生。
但重建之路是很辛苦的,特別是事發後至少一、兩年內,而且楊雀也認識第三者,情緒更強烈。

要補償,就不可能有愛
她知道,如果要重建婚姻,絕不能一直把焦點放在外遇,特別是杜明翰已結束出軌,再去蒐集更多過去的證據,無疑與重建之路背道而馳。「我不問,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楊雀說。

另外,她在重建婚姻之初就跟杜明翰說好,選擇留在婚姻,不是要他做什麼補償。因為學輔導的她深知,兩人如果要繼續走下去,她絕不能擺高姿態,抱持「你犯錯後要回來,我倒要看看你做了哪些來彌補」的受害者心理,因為這麼做,只會讓杜明翰滿懷罪惡,無益婚姻。

第三者只是冰山一角

面對外遇,與其把焦點放在第三者,更不如積極地重新找回自我。
「外遇一般都在解決第三者的問題,那只是冰山一角,」楊雀說。
雖然她長期做輔導工作,但大部份時間幫別人厘清問題,反而很少真的看自己。面臨生命至今最大的打擊,讓她有機會省思。
走過這場桃色風暴,杜明翰與楊雀的感情更堅。杜明翰多年前從企業界退出,獻身於非營利組織「臺灣世界展望會」,為各地需要幫助的人奔走。而楊雀幾年前也放棄教職,現在每星期至少有兩天到展望會作義工。
「我們現在站在同一個根基上,彼此信賴,一起承受生命之恩,那種親密戰友的感覺很棒!」杜明翰說。

受害者尋求報復,生還者尋求救贖

分享

相關推薦

看完這個故事女友答應同居了,戀人不鬧分手了,夫妻吵架和好了。

男人是位出租車司機,白天在外到處奔波,晚上回到家裏已是疲憊不堪。偏偏女人一見他回來,總喜歡纏著他說個沒完。而他,只是勉強地應上幾聲。時間長了,女人漸漸地惱了,一如往常地買菜做飯,卻很少理他,脾氣開始變的暴躁。為他用完東西沒有放回原處,為他回家後未能及時換鞋子,為他偶爾抽了一只煙…&h...

鐘點情人-我在性裡交換愛,那真愛呢?

這只是一個約會而已,我和這個男人的緣分也不過是三個小時。別人看我們的關係,像是情侶,但嚴格說起來,他只是我的客人。 「包臀的緊身洋裝,單色的,不要太花俏,露肩或低胸的也可以。妳長髮嗎?把頭髮盤起來好嗎?穿細跟的高跟鞋……」 見面前,照例確認了一下客戶需求。多虧了現在神乎...

領悟愛情的真諦才會留住幸福

一個愛字,從古至今留下了多少美麗的傳說,又訴說了多少凄美的故事。愛情,總會有許多美好的夢想,直叫人生死相許,愛情到底是什么,該怎么樣才算愛? 兩個陌生的人,因為一份緣,從最初的相識到彼此的相知,有了一定的默契,才會有心與心的交融,隨著時間的推移,產生了愛的火花,繼而相愛,也許愛情就是這么簡單。也許...

過早同居,只會讓愛情更快進入悲慘的墳墓

同居,比交往深一層,又比婚姻淺一層,基本上不受法律保護,以前甚至被認為是不道德的行為。可是現在年輕一代認為在結婚前不共同生活過一段時間是很傻的,他們不想重蹈上一代人的覆轍,匆匆結婚卻以離婚告終。因此,很多人認為同居只是一種有用的手段,可以避開不幸的婚姻和離婚。可是事實並不盡如人願,很多男女在同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