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在雲上,望遠方。

在雲上,望遠方。

做了很多個夢 ­

夢裡很多人。 ­

可是,看不清他們的臉孔。 ­

夢裡很多聲音。 ­

可是,聽不見他們的言語。 ­

夢裡沒有歡樂。 ­

可是,理不清自己的內心。 ­

 

夢醒後,是大團大團的空白。 ­

是悵然若失的心緒。 ­

沒有喜怒、沒有掙扎、沒有傷感 ­

我想這或許就是某種意義上的平靜吧。 ­

一切都不值一提。 ­

個人的情緒也只是個人的私事罷了。 ­

說給自己聽聽便好了吧。 ­

傾訴和傾聽,同樣奢侈。 ­

 

 

那麼,能找個人說話也是好的吧。 ­

他不需要理解我,不需要認同我,不需要回應我。 ­

只要好好的聽我說下去,一句、兩句、第三句,耐心、安靜的聽我說下去。 ­

人,大多數是越活越悲哀。 ­

可以遷就和將就的東西。似乎一直是只增不減。

以前。人們說,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

現在。每個人都只追求一雙好耳朵罷了。

然而,也是困難的。 ­

 

所以, ­

我又想起了你,我的果凍小姐。 ­

真的很懷念有你的時光。 ­

那時候也就只有你是真的在聽我說話吧。 ­

我那樣消極那樣陰鬱那樣歇斯底里那樣不可理喻。 ­

而你一直在我左右,一直給予陪伴。 ­

一恍神,你就十八歲了。去了他鄉。

留給我這麼多寂寞日子。真是十足的惡毒。

所以,我常常想。 ­

能不能再回到我的十七歲,回到有你、有很多快樂和不快樂的十七歲。 ­

貌似我又開始不切實際了。 ­

 

 

記得年頭的時候,上的是植物生理課吧。 ­

聽課聽得心不在焉,突然,也就那麼一下子。 ­

我的眼淚掉得稀里嘩啦。真夠丟人的。我也沒有什麼很痛苦的事情吧。

可是我卻哭了。 ­

我拿著我的筆,在課本上寫了很多字。 ­

都是關於你的。 ­

一邊寫一邊流眼淚。 ­

不過你是知道我的倔強的。從來不肯在人前哭。

所以我隱藏的很好,無聲的淚水落得很寂寥很溫和。 ­

沒有人看見,也沒有人知道。 ­

其實,那個時候我也只是很想你而已。 ­

可是,我很少告訴你,告訴你所有所有想傾訴的話語。 ­

越是親密的人跟前,我越是呆滯得如白痴。什麼都不會表達。

 

 

這幾天,你正好生日。 ­

很抱歉都沒有去陪著你。 ­

後來我發信息問你生日怎麼過的,你說:和一個女性,出去逛街、吃 ​​火鍋。 ­

我笑得怔怔的流淚。沒有你,我是不是越來越脆弱了。

我說:下次你回來了,我要你和我去瘋一天。 ­

你說:那我就傍上你了。 ­

我說:我一窮二白,跟著我會苦了你。 ­

你說:沒有關係,等我有錢了,就把我的果凍屋讓給你住。是不是很有誘惑力啊。

我說:我家孩子才喜歡你的屋子。 ­

你說:打擊了你。 ­

其實,我哪裡會打擊你呢。 ­

我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對你的好罷了。已經太久沒有人對我說這些溫柔的話語了。

在沒有你的年月裡,我的心變得多堅硬你可能是不知道的。 ­

上次你回來,我去你家,你還在火車上,就吵著要吃果凍。 ­

我在路上急匆匆的買了2個蠟筆小新,你看見我的時候樂得和什麼似的。 ­

你看,你是多麼容易滿足的孩子。 ­

 

 

在你家吃了晚飯,我帶你來我的學校散步。 ­

一路上,我們說了很多很多話。 ­

時間好像又回到了過去,回到了你和我形影不離的那些年歲。 ­

我們手拉著手,在黑漆漆的夜色裡,胡說八道。 ­

我知道,新的生活是不那麼讓你滿意的。 ­

很想問你,如果有我在,你會不會好一點呢。 ­

會不會覺得那 ​​個陌生的城市不是冰冷的呢。 ­

事實上,問這些也是枉然吧,我只能在某些不起眼的角落裡想你罷了。生活早就操縱了你我,哪裡有這樣的自由和選擇的權利呢。

圍著學校轉了幾圈,你說,腳酸了。沒有你這個小瘋子在,我懶多了。

看著時間也晚了,我催著你回家。縱然很不捨。

送你上車的時候,我沒有提前和你說生日快樂,你說我是不是很混蛋。連這麼簡單的話都不知道表達。

其實,我一直想說的是:我的果凍小姐,我希望你真的可以嫁給你想嫁的果凍廠老闆的小兒子。你可以每天吃果凍,不用為生計和世俗煩心。

 

 

今天,我看見上次去長沙拍的照片。裡邊有2張夕陽,很美麗。

我想起了無數個黃昏,我們坐在破舊的台階上看雲的日子。 ­

那時候的我們,心裡在想些什麼你還記得麼? ­

我忘記了。 ­

只是我永遠記得,在我那些卑微的日子裡,一直是有你的。 ­

我的果凍小姐。 ­

我想問你, ­

能不能和你預約將來, ­

能不能和你回到過去, ­

能不能再一次和你在雲上,望遠方。 ­

分享

相關推薦

鄉民問「女生三十歲後是否能找到真愛」結果網友神回,完全講出許多台灣女生在價值觀上的根本問題!

圖片截自批踢踢 日前有網友在批踢踢上面發文詢問說 「有沒有超過30歲找到真愛的經驗?」 此文一出果然吸引不少網友回覆留言跟推文 但是直到這位網友回文之後 整篇文章的風向才大致確定 這位網友拿自己的表姊做舉例 其實一開始此話題並沒有針對男性或女性 但是後面則漸漸討論出所謂"價值觀的問題" 文中反映出...

日本最強!年薪破億的牛郎教你如何把到妹!這個人真的太不簡單了,完全透視女生的心!

(翻攝自youtube) 在日本有一種職業叫做牛郎,已經有數十年歷史,牛郎主要向女性提供各種各樣的性服務,因為牛郎在日本是被允許的,所以在日本的很多地方都有牛郎一條街。 夜店的牛郎都經過嚴格訓練,從點煙、倒酒、折毛巾到聊天內容的禮儀都相當苛刻、講究技巧。大部分的牛郎並不出賣肉體,他們認為得不到永遠...

年輕時因為做水泥工而被女友和她們父母看不起,二十年後我再次約他們出來,讓他們徹徹底底後悔了...

一位40歲大叔,講述自己讀到18歲高中畢業後就沒讀書,跟著爸爸一起跑工地、學做水泥工,但他過往的對象都對認為他的職業沒前途,擁有的物質條件很糟糕,因此一個個唾棄他並離開他。過了十年後,他花了不少時間和努力,變成建商公司的董事長,有車有房有事業,原PO讓那些曾經看不起他的人掉下巴,把他們一個個約出來,...

日本最強!年薪破億的牛郎教你如何把到妹!這個人真的太不簡單了,完全透視女生的心!

(翻攝自youtube) 在日本有一種職業叫做牛郎,已經有數十年歷史,牛郎主要向女性提供各種各樣的性服務,因為牛郎在日本是被允許的,所以在日本的很多地方都有牛郎一條街。 夜店的牛郎都經過嚴格訓練,從點煙、倒酒、折毛巾到聊天內容的禮儀都相當苛刻、講究技巧。大部分的牛郎並不出賣肉體,他們認為得不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