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愛::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

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
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
隨著濕熱梅雨季的來臨,在穿鞋的學問上挑戰著穿搭者的巧思。法國專業靴履品牌PALLADIUM推出超輕量防水靴履Puddle Lite夏日防水系列,擺脫傳統雨鞋一成不變的呆板造型與穿著的不便感,設計師以「踏著雨傘於水窪中盡情嬉戲」如此童心未泯的設計概念,創造出具有繽紛的時尚色彩、簡潔的利落造型、完全防水與超輕量的複合科技機能靴履。Puddle Lite超輕量夏日防水系列,讓雨天也能作出百變穿搭,使下雨天著靴變成不可言喻的嶄新樂趣。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
PALLADIUM Puddle Lite夏日防水系列,鞋面以超輕量防水織物布料製成,搭配防水縫線處理,達到防水功能與透氣效果的雙重效果;靴內採用高科技吸濕排汗物料,面對台灣溼溽的熱帶型島嶼氣候依然乾爽舒適;橡膠材質結合EVA-injected科技,打造出全新Lite超輕量鞋底,讓穿著靴子也能有輕盈感受,更兼具強悍的耐磨性能;靴形整體設計迎合夏日的活潑氣息,運用鮮豔的七彩亮面色澤,搭配同色的大理石紋路鞋帶,讓外觀吸睛搶眼又富有細節活帶出你內心潛在的好動因子;靴內裡運用品牌「城市探索」概念設計出幾何圖騰造型,表達出穿著者不受拘束的自由精神。PALLADIUM Puddle Lite夏日防水輕量系列,不僅僅是靴款的外形耀眼出眾,更集合眾多嶄新科技,讓遊走城市更輕鬆便利,如此富饒童趣的科技時尚配件讓人躍躍欲試。
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
Palladium店櫃資訊:
信義三越A11 台北市松壽路11號4樓 (02) 2722-5523
統一阪急台北 台北市110信義區忠孝東路五段8號4F (02) 2723-7677
新光南西3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西路15號4樓 (02) 2581-7764
京站 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一段1號B2 (02) 2552-6757
台中三越 台中市中港路2段111號12樓 (04) 2251-0213
台南新光小西門館 台南市西門路一段658-1號B1 (06)2149-021
高雄左營三越 高雄市左營區高鐵路123號B1F (07) 310-8451
全省客戶服務電話:02-8751-3798
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在雨中來場法式鬥陣圓舞曲 PALLADIUM Puddle Lit 系列

本文出處,更多精采內容請上www.JUKSY.comJUKSY官方粉絲團。如欲轉載,請標明原文網址及出處。

分享

相關推薦

運動大廠 NIKE ,在本週也有許多全新發表鞋款露出,不管是紀梵希設計師聯名之 Nike + R.T. Air Force 1 Beige 系列、紀念洋基選手 JETER 的限定鞋款、回到未來 2 環球影城限定版本,或是持續火紅的飛織鞋款 2014 Free Flyknit Chukka 秋季配色...

簡單原色戴出穿搭重點!若時常Follow Eugene Tong 的穿搭,可以發現他都是以一件簡單乾淨的素色T-Shirt做為搭配基底,而後再層層堆疊上其他的服裝單品,諸如帽子、墨鏡、內搭長Tee等等,仔細觀察Eugene Tong的穿著,可以發現無論是外套、褲子、襯衫、T-Shirt等單品均以最...

「哥抽的不是菸哥抽的是寂寞」 (吸菸有害身體健康)  一直以來,「菸」 與時尚街頭文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西。眾多知名設計師、時尚名人都是著名的「癮君子」在每次的 「點燃」下,他們為我們留下了無數不朽的經典作品。隨著近年街拍文化的盛行,鏡頭下人手一支菸的型男美女不在少數。...

不知不覺,街拍大神 Tommy Ton 已經拍了 5 年的街頭穿搭,但是大家似乎了解他的作品勝過他個人,他說:「街拍這個工作可能聽起來只有五年,對我來講卻更像十年,我的意思是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與方式,讓我能夠自由捕捉任何人或任何事,這仍然是我工作中最大的快樂,這之中的友誼與回憶都超出我能想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