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因為尿褲我坐牢八年

這件事有些不雅,是這樣的:我們公司是臨街的門面房,公司廁所的窗戶正對著一條小巷,從窗外能看到室內人的上半身,這天早上我有點兒感冒,喝了很多的水,正想去廁所,碰巧一個重要的客戶來交訂金,我只有忍住尿先對付客戶,好容易把羅哩羅嗦的客戶打發走,我已經憋到兩腿痙攣,哪還顧的上把三萬元定金交財務?!胡亂往懷里一揣,幾個箭步沖進廁所,迅速掏出JJ正準備發射的一剎那,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一個十七八歲的漂亮姑娘站在窗外面對面的看著我,她焦急的對我說:“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小貓?剛才它還在這里的。”這時我的尿已經到了出口,我只能用手使勁兒捏著(男同志最清楚)對那姑娘說:“小妹,我沒見你的小貓。”姑娘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沒見?那你干嗎兒那么緊張?還擠眉弄眼的?”我強忍著一浪一浪襲來的尿意,用極度痛苦的腔調說:“姑娘,我真沒見,你快去別處找找吧,我求你了!”姑娘看著我呲牙咧嘴的更懷疑了,厲聲說:“別騙我了,你手里抓的是什么?”這時我已經憋的快虛脫了,滿頭是汗,兩手發麻:“我抓的是我自己的東西。”“什么東西?你敢不敢讓我看看?”“我、我抓的是我的J……”“什么雞呀狗呀的,一看你就心里有鬼,快把我的小貓還給我!”說著姑娘就扒著窗臺往里看,我只有把快爆炸的JJ塞回去,馬上感到一陣滾燙的熱流順著褲腿往下淌,足足淌了一分多鐘。我把雙手舉起來,用悲憫的眼神看著那姑娘說:“小妹,這里是廁所,我撒泡尿行不行啊!”姑娘驚訝的張大了嘴,滿臉通紅的匆匆離去。     
我一個人看著濕透的褲子,叭唧叭唧直響的皮鞋,心想,這可咋進辦公室啊?丟不起那個人哪!干脆打開窗戶一貓腰竄了出去,還沒等落地兒,只見黑影一閃,一個掃膛腿我就臥地上了,一付冰涼的手銬將我反銬了起來,頭頂上一個威嚴的聲音說道:“好你個飛賊,盯了你幾天了,大白天也不閑著!”我摔的頭暈眼花,大聲分辯:“不是我,我啥也沒干,我只是想回家換條褲子!”另一個聲音惡狠狠的說道:“啥也沒干為啥跳窗戶逃跑?”聽到吵鬧聲,周圍馬上聚攏了上百個閑人圍觀,這些人都是附近的,很多人都認識我,我們公司的老總和員工們也站在其中。我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大聲喊到:“陳總,是我呀,你快救救我呀!”陳總用極其厭惡的眼神看著我說:“真沒想到你埋的恁深,我那么信任你,你居然敢攜款潛逃!”我的同事們也在小聲議論:“看不出來呀,平時裝得挺斯文。”一個我心儀的美女同事用手指著我的下身:“快看哪!嚇的都尿褲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就這樣,我被人贓俱獲的抓進了公安局,以攜巨款潛逃的罪名被強勞五年,后來又因為認罪態度不好(我態度好的了嗎我)被加刑三年,至今仍在喝稀飯。我的悲慘經歷通過我的好友發給你們,只是想告訴你們,有時候你親眼看到的也未必就是事情的真相!另外那個小妹你的小貓找到了嗎?你能不能來給我做個證啊!

分享

相關推薦

福州一土豪婚宴上的最後一道菜,竟然是...!!!

福州長樂土豪的婚禮,壓桌菜是上百元大鈔。昨天網友LZF在微博上分享了一個長樂人家的婚禮,最後一道菜直接上一疊百元人民幣,每個賓客都分到了幾百塊(如圖)。厚厚的一疊讓很多小伙伴們看著流口水。     很多長樂籍的網友卻說,這樣的婚禮還不算十分“土豪”。長樂很...

不得不原諒對方的「究集土下座選」,等級也太高了吧

對日本人來說,道歉的最高等級,就是所謂的「土下座」了。不過,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夠得到對方原諒的話,要怎麼作才好呢?難道沒有超越傳統土下座的「究極土下座」嗎? 今天就要來介紹所謂的「究極土下座」就是有哪些種類。 一、透過讓膝蓋與頭同時受到損傷,引出對方覺得「這傢伙好可憐喔」的同情心跳躍式土下座 &nbs...

海灘出現3500個妹子的滔天巨浪!!!

近日,澳大利亞珀斯附近的海灘上惊現一個巨大的“海浪”,走近一看竟然都是一個個金發碧眼的芭比娃娃。原來,它​​出自旅居澳大利亞的比利時藝術家Annette Thas之手,Annette還憑藉此作品在澳大利亞第十屆海濱雕塑展上獲得了人民選擇獎。   這個名為&ld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