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史上最經典的黑客

這是我當黑客以來接到的一項最具挑戰性的生意,是去黑另一個黑客的電腦。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很明白現今裝備的重要性,于是我把自己從頭武裝到腳,包裝上了全黑的緊身夜行衣和戴上墨鏡。這樣我看起來就很黑很客,很重很要了。
一出門,我就給車撞了……
司機下車后,打著強光手電筒找了好半天才找得到躺在地上的我,說了一句:原來木乃伊也有黑色的。
賠了錢,我才起來繼續前行,我想我賠給他的錢應該夠他修車了吧。
路上行人稀疏,夜色迷朦,我覺得在這暗夜中隱隱有股颯颯的凜冽的英氣的風在流淌,在舞動,在我剛撞散的大牙縫中飄搖進出。
慢慢的,很快我就到了目標地。任務是竊取那人的上網密碼。對于一個嫻熟的黑客高手來說,不消片刻我就已能將隨身所帶的手提電腦打開,接上無線上網卡,打開要用的程序了。接著就是怎樣竊取了。方法是我趴在他窗前,密切注視他的舉動,等他在鍵盤上打密碼時迅速記下來,然后用手提電腦已打開的記事本寫上,再立即通過無線上網傳真到家里的傳真機上保存下來。
很可惜那小子在我來之前已經輸過密碼了,害我在半夜三更趴了大約兩小時他都沒有要再輸一次的舉動,所以我惟有決定讓他死機了。讓他死機簡直是易如反掌,當然這是只局限于對我這種高手或同等技術水平的專業人士來說的,家庭觀眾就無為模仿了。具體操作就是用一塊紅磚扔他的電腦,肯定死的。磚到用時方恨少,我找了很久用了接近兩小時才在一個很遠的地方找到,副作用是太遠我不會回到原來的地方了。終于辛苦問路后才回到目標地,可惜又把紅磚給忘了拿。我很懊惱地恨踢地上附近那些石頭。
做一個黑客真的不能懶,要黑人家機子就必須循正途好好地認真地黑,于是我決定剪他家門外的電線,讓他沒電死機。當他隔壁鄰居的一整片屋子都斷電漆黑一片時,我觸電暈過去了。約莫一小時后,因為手機有來電才把我弄醒的。
作為一個黑客,手機當然不能有鈴響聲,但我又是如何得知有來電而被弄醒的呢?這里有個竅門,是經過我歷時半年反復試驗解決的,用簡單些的話說就是將手機調為振動。
電話是客戶打來的,他很歉疚地說,想將任務更改一下,就是不要破壞他的電腦,只將病毒種在他電腦上就行了,猜到了現在快天亮了,想必我已將他電腦破壞得不堪入目,希望我能把它修復過來,再種病毒,讓他不知不覺。酬勞愿意給我雙倍。我說沒問題,請相信我,保證馬上就可把他電腦修復成象未被破壞過一樣,等我好消息。
我在附近偷了人家晾衣服的竹竿,再把衣架做成一個抓鉤綁在竹竿上,趁他上廁所的時候把他的手提電腦從窗戶給鉤了出來,然后再把我自己的電腦給換回去,然后就溜了。
我自己的手提電腦早就中了冰河木馬蠕蟲一大堆,這次他死定了!

分享

相關推薦

機器人也會跳舞了!可是...

沃爾夫森在洛杉磯特效工作室Spectral Motion的幫助下研製這款跳舞機器人。現在,這款尚未命名的跳舞機器人正在紐約的大衛-茲沃納藝廊展出,展覽將一直持續到4月19日。它能隨著音樂不斷扭動身體,做出各種性感的舞蹈動作,眼睛則一直盯著旁觀者在鏡子中的倒影。   沃爾夫森的機器人身穿性...

女兒和我妹

左邊是我和我妹在1984年拍的,右邊是我和我女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