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台灣人就是這麼可愛

台灣人就是這麼可愛 ~~



在中興號的台中站,有一台往台北的中興號要開了......



這時有一個婦人帶了一個小孩子約五歲,婦人要小孩坐在司機後面的座位 !



婦人隔著窗子向小孩交待了一下,便跟司機說:



『司機先生,到新竹麻煩叫一下我小孩哦!謝謝!』說完就自己離開了 !



那時小朋友旁的位置坐了一個男同學。



車子開了不久,小男孩便對著旁邊的男同學說:『哥哥!哥哥!新竹到沒!』



男同學說:『乖!坐好,到了我會叫你.』



又過了不到十分鐘...『哥哥!哥哥!新竹到沒!』



那男同學又說:『還沒,到了我叫你好不好!』



又過了不到十分鐘:『哥哥!哥哥!...』



『到了我會叫你!』男同學已經不耐煩。



又過了十分鐘:『哥哥!哥哥!哥哥!』



那男同學假睡,不理小男孩 !



小男孩轉向司機先生:『司機伯伯,新竹到沒!』



司機:『坐好坐好!到了我會跟你說。』



才過了不到五分鐘:『司機伯伯,新竹到沒!』



司機已經不耐煩:『到──了──我──會──叫──你!』



司機心還在想:『雖然是小孩這麼小不用車錢,

也不能把他一個人丟在車上自己坐車啊!怎有這種母親.』 



司機 先生乾脆不理他,那小男孩終於乖乖的坐好不說話了。



過了不知多久,大家也都相安無事,司機突然大叫說:

『哎呀!到桃園了!那小孩怎麼都沒提醒我!這下慘了!』



那男同學和車上的一些乘客也都嚇了一跳,

『對啊!怎麼辦......那小孩不吵我們倒也忘了』,



大家一番商討,又不忍心把他放在台汽桃園站 

讓南下的中興號再載小男孩回新竹,

帶來帶去的,他那麼小,萬一丟了怎麼辦? 

好在車上的客人也只剩了十多個,大家討論了以後,

決定啟程回到新竹,把小男孩帶回到新竹再北上,

車上的每個人都散發著慈愛的光芒, 

用關愛的眼神看著小男孩,一路是車子又上高速公路回新竹........ 

『弟弟,新竹到了哦!』 



車上的每個人都微笑的把心裡一塊大石頭放下了,這時小男孩高興的說: 

『新竹到了啊!』說完便把身上的背包拿下來,拿出一個便當。 



圍在他身邊的人都楞了一下,大家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



這時有一個老伯伯說了:『弟弟,新竹到了耶!』



那小男孩把頭抬起來說:『我媽媽說,到了新竹就可以把便當拿起來吃了!』



頓時......全車一片驚恐....!



那男同學用顫抖的聲音說:『那..你..到..底..要..去..那....?』 



小男孩說:『台北啊~』 



...... ㄚ你阿嬤卡好哩

分享

相關推薦

親愛的老婆大人:遵照您的旨意,我在書房里反省了一個小時四十三分零七秒,喝了一杯白開水,上了一次衛生間,沒有抽煙,以上事實準確無誤,請審查。附上我的檢討報告,不當之處可以協商。經過3個月的婚姻生活,我認為老婆同志溫柔賢良,勤奮聰穎,是不可多得的好妻子,而身為丈夫的我卻舉止乖張,態度輕狂,所作所為確有值...

有一天,我在班里表揚了一位同學,說他這個“青翠欲滴”用得好。下一次交上來的作文,幾乎每個人都用了“青翠欲滴”:“教室的一角里,有盆青翠欲滴的花”,“爸爸拿起青翠欲滴的玉酒杯”,“她穿上一件綠色...

某日去一朋友家打牌,一進門朋友就開始訴苦說最近常被人騷擾一個家伙錯把他家的電話當成送外賣的,經常打進來要訂飯,偏那廝一根腸子,怎么解釋、漫罵、哀求,通通無效,朋友愁的夠戧。坐下來開打,未幾,有電話打入,一看來電,又是那家伙(以下簡稱s),朋友要去接,被我攔住,按下免提鍵,于是有了下面的對話:我:你好...

KISS郝美麗:Sorry,我把Miss拼成了Kiss,一不小心吻了你,實在對不起。吾本良家子弟,正統少年,一向對美眉們保持一種昂首挺胸,目不斜視的高姿態,人送美名曰“孤傲太甚郎”。而至今日,竟難捺心中激情,夜秉孤燈,血餉蚊蠅,殫精竭慮,勞神傷思,給你寫這封求愛信,唉,全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