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只要一滴油

有一老漢是一個典型的莊稼人。

他一生中有一個不大但也絕對不小的煩惱,就是他家的木門在開和關的時候都會發出響聲。

那響聲又尖銳又乾燥,常令他心煩意亂,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響聲是什麼時候有的,已經無從考證,娶媳婦以前

只要忍受自己一個人開關門的尖叫聲就可以了,媳婦進門以後就開始忍受別人製造的聲音。

尤為惱火的是,別人開關門的時間和快慢無法預料,冷不防來一陣或長或短、或輕或重的怪音,劉老漢半天都恢復不了常態。

媳婦一個接一個地生孩子,門的響聲也一年比一年增多。

孫輩們出世以後,響聲增加了幾個幾何數級,劉老漢的煩惱也增加了同樣多。

他的脾氣也慢慢變得暴躁,常常為一些小事大發雷霆,兒孫們都害怕接近他。

對他來說,一方面,那種聲音是惱人的;另一方面,沒有煩惱的生活又是不可想像的。

後來劉老漢病了,成天躺在床上。

一次正在念初中的孫子進門,在門的響聲結束以後,他嘆著氣說:我一聽見門響就難受。

於是孫子就從廚房拿了一瓶油,往門軸上下摩擦處各倒了一滴。

幾次開合之後,響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個月以後,劉老漢去世了。

他在去世前才明白,是什麼帶給了他一生的煩惱,以及消除這個煩惱本來是何等的容易。

這個聽起來荒唐的故事卻是實實在在發生過,而且在以另外的形式時時處處發生著。

比如曾在街上見到一位衣著入時的漂亮女郎,鼻子上長著一顆突出來的比黃豆略大的黑痣。

那當然不是一顆美人痣了。

相信她曾千百次地照鏡子,也曾千百次地為之煩惱過,但就是沒有為消除這個煩惱做點什麼。

即使在一般的醫院裡,去掉這樣一顆痣對醫生來說也只是舉手之勞,幾分鐘就徹底解決問題,而且可能疤痕都不會留下。

還有我們心靈深處的「噪聲」和個性上的「黑痣」呢?

想必每一個人都會有一些吧。

如果我們不設法針對它們做些什麼,煩惱就會終身與我們為伴。

分享

相關推薦

國三時,我有一個坐我斜前方的同學,一直自稱自己反應速度很快,如同蟑螂逃命般的快。的確,他是運動全能型,打籃球時,常常靠他的爆發力跟反應速度,搧了不少火鍋跟抄了不少球,不過這不是重點。有時候東西不小心從桌上揮下來,他也可以很快的接住,然後跟我炫燿他的反應速度,然後自稱從沒有讓東西掉到地上過。他的座位的...

某天,爸爸帶了一台機器人回來這台機器人聽說很特別,有著會賞說謊的人一巴掌的機能。之後有天...我從放學以後回到家已經是很晚的時間了然後爸爸就這樣問我:「為什麼搞到這麼晚才回來?」我就回答:「因為今天學校有個課後輔導。」接著驚人的事情發生了,機器人突然起身,往我的臉頰上巴了一巴掌。爸爸說:「聽好,這個...

情人節那天妳問我哪裡對妳好,我一時想不起來,經過這兩天的思考,我終於想到如下這些我對妳好的地方:一、沒認識妳之前我拿獎學金,認識妳之後我考試補考。沒認識我之前妳補考,認識我之後妳拿獎學金。二、我忍著讓別人笑話的恥辱給妳洗衣服。三、一個蘋果,都給妳吃,兩個蘋果,我把大的給妳吃。四、同吃一條魚,我讓妳吃...

話說有兩個姊妹分別嫁人了!姊姊老是生女兒,但是妹妹都生兒子。再一次家庭聚會中,求子心切的姊姊偷偷把妹妹拉到一旁問:你為何都生兒子,能教我秘訣嗎?妹妹天生愛開玩笑,叫告訴姊姊:只要你跟姐夫嘿咻的時候,順便把那兩顆也塞進去就能生兒子了ㄚ!姊姊信以為真!當下決定回家試試看。當晚夫妻倆人嘿咻的時候,特別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