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十二種不能嫁的男人之五:這個男人有點色◎沈政男

這標題來自一部電影的名稱,強尼戴普、馬龍白龍度主演的,劇情取材於著名的情聖唐璜的故事。沒看過這部電影沒關係,我也沒看過,這篇文章也不是要談電影。

每隔一陣子就會躍上媒體版面的李姓整形名醫,婚後「偷吃」十幾次,對象還不乏老婆的朋友,近來又被周刊抓包,其行徑有人以「唐璜症候群」稱之。他確實「有點色」,但他是不是唐璜?

這種拈花惹草、愛劈腿、愛逛風月場所的花花公子,誰都知道不可靠、不能托付終身,甚至不值得交往,但就是有人講不聽、認不清。

整形名醫的老婆說,「她會選擇適時放手」,媒體解讀成她有離婚的念頭,妳認為呢?

事實上這樁婚姻,一開始就有問題,男生紆尊降貴,以白馬王子之姿,實現了灰姑娘的夢想,卻也是她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有點色」的「有點」兩個字下得太妙。有點色,就不是嘴上胡亂吃豆腐、眼睛到處吃冰淇淋,甚至腳來手來的粗魯登徒子;更不是色狼、癡漢、怪叔叔、暴露狂、變態宅男之類令人作嘔的下流胚子。

有點色又不會太色,給人風流倜儻、瀟灑不羈的印象,而不是木頭人、呆頭鵝、書呆子,讓人昏昏欲睡,提不起勁。

有點色的男生,往往談笑生風、眼神靈活、身段柔軟,充滿著生命力與荷爾蒙。

有點色,代表對女生有興趣,會注意女生,但發乎情止乎禮,挑動了對方,點到為止,等著回應再繼續前進,就像技巧高超的探戈舞伴,逗引妳踩出步伐,踏入情場。

對這類男生,最合適的形容詞還是「情聖」兩個字了。

歷史上最「偉大」的情聖當然就是劍俠唐璜。唐璜是虛構的人物,很多藝術創作都以他為主角,最有名的就是拜倫所寫的叙事長詩《唐璜》了,只是這樣艱澀的文學作品,除了英文系的師生,這個時代恐怕沒人願意啃了。

但莫札特的歌劇《唐喬凡尼》一定要聽,這作品其實描寫的就是唐璜,即使是古典音樂的門外漢,也很容易被優美的旋律吸引,況且劇情很有意思。

唐璜、情聖的本質,其實不是好色之徒幾個字所能涵蓋的,也不僅止於是「唐璜症候群」、「性成癮」這類精神醫學名詞所指涉的「雜交強迫症」。

美國前總統甘迺迪、克林頓,NBA 籃球巨星張伯倫(號稱跟兩萬個女生上過床),甚至那位整形名醫,都是著名的雜交者,但是不是唐璜就不得而知的。

情聖唐璜縱橫情場,戰功彪炳,不光是為了肉慾,更是為了征服。情聖是偉大的誘惑者、感情的騙子,肉體的戰果還在其次,他們蒐集的是真愛。

唐璜儘管惡名遠播,還是有眾多女人甘願上勾,因為談情說愛的技巧實在太高段了。故事裡,唐璜最後遇到受害少女的亡父幽靈,被拖入地獄,才結束惡行。

唐璜不姓唐,身上也不會別著名牌說他是唐璜,自己要張大眼睛辨認。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有點色」的男人,身旁總有群芳競艷,當被這種男人青睞,加以甜言蜜語攻勢,內心總有擊敗眾人而勝出的虛榮感。

只是這樣的勝利感不會持續太久,當他確定妳已經完全被征服,他也就沒有興趣,開始尋找下一個獵物了。

唐喬凡尼號稱有「千人斬」的戰功,絕大部分交往過的女生他都已記不得,甚至遇到了一位被人拋棄、想要復仇的陌生女子,前往搭訕,準備開始誘惑,才發現原來拋棄她的人就是自己。

這當然是極端誇張的例子,但現實生活中,不乏還沒結束前一段戀情,就急著開展下一段的男生,這種人是不是「有點色」的小唐璜,就值得謹慎注意了。

帥哥大家都愛,幽默風趣、多才多藝、獻殷勤噓寒問暖的帥哥,更是凡人無法擋,只是小心遇到唐璜之流,切莫被當成「真愛蒐集者」的戰利品了。

 

※本文由《沈政男醫師》授權刊登。出處請按此

十二種不能嫁的男人之五:這個男人有點色◎沈政男

沈政男:1968年生,台中市人。 台大醫學系畢業,老年精神科醫師。
長期以通識自我教育,科學與人文兩棲。
業餘寫作多年,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梁實秋文學獎散文首獎等二十項文學獎,
時事評論文章刊登報章超過四百篇。

 

分享

相關推薦

女人吸煙:男人又愛又恨!

女人吸煙,重不在吸而在煙! 多半吸煙的男人都是老煙槍,香煙是生活的必需品如同飯菜。而女人吸煙,更像是一種安慰劑和調味料。據弗洛伊德的理論,男人吸煙是因為在幼儿期的口慾期發展不完全,等到成年後進行補償行為。女人呢?我想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完好地渡過口慾期吧?為什么生活中的女人不吸煙來補償一下呢?事實上,...

男女十大行為中的曖昧心理

 1、男人和女人經常呆一起,但有熟人時裝平淡 有這種狀況,一定說明男女已經是情人關係,並且不會是正常的情侶,而是婚外情之類關係。因為如果是朋友,就不必要避人,如果是正常情侶,也不必要裝陌生。只有是婚外情人,又控制不住經常見面,但遇到其他熟人,則要找事由,遇到外人,兩人則要裝著關係很平淡的...

真愛在心底

我的婚姻,是媒妁之言。我的她,內向寡言,認識至今未曾主動找我說話,更不曾見她開心的笑過,每次答話,都只是虛應一下,夫妻之間就像陌生人,長久以來,真恨自己當時為何會娶她?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要出國幾個月,搭機前夕,半夜醒來發現她不在床上,心想半夜二點多她會上哪?後來我在佛堂看到她跪在佛像前,手拿三炷...

不完美亦是一種完美

我有一個朋友,單身半輩子,快五十歲。 突然結了婚,新娘跟他的年齡差不多,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只是知道的朋友都竊竊私語: 「那女人以前是個演員,嫁了兩任丈夫,都離了婚,現在不紅了,由他撿了個剩貨。」話不知道,是不是傳到了他耳裡 有一天,他跟我出去,一邊開車、一邊笑道: 「我這個人,年輕的時候就盼開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