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劉畊宏 王婉霏:信仰不怕猜 我們會幸福|魅麗雜誌

劉畊宏 王婉霏:信仰不怕猜 我們會幸福|魅麗雜誌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劉畊宏 王婉霏:信仰不怕猜 我們會幸福|魅麗雜誌

大特企_劉畊宏王婉霏

信仰不怕猜 我們會幸福

 

男人與女人,火星與金星。亙古以來,不論情侶或夫妻,「猜心」永遠是玩不膩的把戲。我們不斷揣測對方的想法,上演一幕幕的內心戲,卻總是學不會直接問。劉畊宏與王婉霏,交往八年,結婚六年,他們走過所有猜疑的風暴,在神的看顧下,相信牽手一輩子,定會越走越幸福。

 

相愛在一起就夠了,有沒有結婚,不是那麼重要。真的嗎?我們真的覺得婚約不重要嗎?還是不願面對自己心底那塊不想承擔的軟弱?在感情中,我們經常懷疑自己,也難以信任對方。

 

劉畊宏與王婉霏交往了八年才進禮堂,婚前婚後的差異在哪裡?劉畊宏說:「以前我們也覺得,有沒有結婚沒關係,已經認定彼此了。結了才知道,還真有差別,心理變化開始產生。結婚是向世人宣告,我跟你要永遠在一起,上天要我們立這個約,就是一個約束,透由這個儀式,突然就有一種責任跟承擔,我必須要成為一家之主。當沒有這樣的宣誓時,就沒有這樣的感覺,這不再是兩人世界,而是對雙方的家庭承諾,成為一家人,絕對不分開。」

 

 

我猜如果離開你

會變成一個比較好的人

當年,劉畊宏向王婉霏求婚前,兩人幾乎面臨分手,「有一段時間我們感情很不好,我覺得在一起兩年多了,沒有這麼愛了,常常跟她吵架。但Vivi的個性很逆來順受,那時甚至感覺,我厭倦自己像個壞人,我怎麼老是在罵人,老是這麼兇,也許不跟你在一起,我就不再是這個樣子。」劉畊宏不願面對自己無法承擔責任的恐懼,卻猜測倘若離開這個女人,自己會變成一個比較好的人。他極度不快樂,決定脫離台灣的一切,把王婉霏一個人留下,去加拿大唸書。

 

到了加拿大後,他每週持續去當地教會,「在加拿大將近半年,我思索我的人生,事業很成功卻不快樂。人生追求夢想,夢想沒實現就算了,最恐怖的是,夢想實現了,才發現這不是我的夢想。」重新回到教會,劉畊宏找到內心滿足的泉源,也看見王婉霏的珍貴,「我開始經常打電話給她,發現自己怎麼這麼想念她,半年後我請Vivi來加拿大玩,並跟她求婚,她滿臉不可置信。」王婉霏說:「看到他的轉變,我很驚訝,如果不是上帝,他不會這樣認真看待婚姻這件事情。」

 

我猜你不接電話

是背著我跟別人出去

王婉霏回想過去,兩個人經常在彼此猜疑中度過,「我們兩個吵架的內容,主要都是懷疑他今天跟哪個女生出去?跟哪個女生拍戲會不會怎樣?我心裡很沒有安全感,常常在懷疑。打電話他沒有接,我就會胡思亂想,他為什麼不接,是不是在幹什麼?」不只女方懷疑,劉畊宏也會懷疑王婉霏,經常互相猜疑的一對情侶,搞得彼此異常疲憊,根本不敢多想結婚的事情。

 

來自單親家庭的王婉霏,對情感極度缺乏安全感,「我覺得結不結婚還不是都一樣,都會離婚,結了幹嘛,就一張紙而已。我害怕放太多感情,最後換來失望。雖然我不相信愛情與婚姻,但我心中卻又渴望擁有這些。每次禱告,我都希望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一個愛我一輩子的老公,但我又不相信自己會得到。一次禱告時,很奇妙地聽到一個聲音,跟我說,你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父母,可是你可以創造自己的未來。」這句充滿智慧的話,點醒了王婉霏,給了她勇氣及力量,「對呀,我現在重生了,我可以學習新的價值觀,創造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家庭,以及不同的未來。我覺得那是更有盼望與保障的。」

 劉畊宏 王婉霏:信仰不怕猜 我們會幸福|魅麗雜誌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本期【魅麗雜誌 75期 /12月號】

 

【《魅麗雜誌》官網;《魅麗雜誌》官方粉絲團。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分享

相關推薦

我是路人甲

喜歡沉默,沉默到我也忘掉自己。或者寧願自己是一個靜得可以聆聽水之清音的過客。今夜的星兒又是啞巴,學我沉默,說不出多餘的話。有人說在回憶裡懷念一些別的東西,不可能去痛恨些什麼。而我不需回憶,時間還來不及過去,我就怯懦悔恨些現在進行時的所想所為。    &nbs...

雲荒年,歲月是美好的結局

就像誰和誰之間,距離和時間會在某一個時間點切斷一切,淡去無晰。流年荒野,誰又有那麼大的勇氣用一輩子的時間去定格那一瞬間的光景。遇見的會遇見,失去的也終將再失去。生活總是無從選擇的,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這是個繁華的世界,與任何心情無關。隨著人群前行,莫名的安心便會佔據整個心房。閒話,眼神還有笑容。青...

那年,會過去的事。

天空很大,卻總有殘缺溫暖。我知道我亂七八糟的表現,弄丟了所有的如果。 可是等我發現了,我們卻有了各自的生活,我也停止了喜歡。 我的頭髮一直沒剪掉.一直留著.你知道的,我現在開始捨不得了,難以想像,幾年前,對著你羞紅臉的我… 我沒有習慣,你又如此真實地出現,不是時光忘了你,我親愛的小左...

Try to remember

近日的冬日時光緩慢的無聲無息,漸漸的開始變得溫和。 在一些午後長久的站立在空氣中,有冗長迴旋的音樂,如同凌晨三時。 之前連續兩年的年節需回到老屋。門前的藤椅仍有些許的溫度殘留。曾經有一天的清晨坐在車裡,忽的看見老人從窗邊經過,身軀佝僂的樣子像極了他,又覺得是再無相見。 直到現在我直到身上的一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