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別讓“無心話”傷害“有情人”

別讓“無心話”傷害“有情人”

曾有一個大學女學生,與男友交往一年多了,兩人感情蠻穩定的,

所以,這女生也就將家人的狀況告訴男友。

她說,她媽媽的脾氣有點怪,常亂發脾氣、或打罵兒女;

一有看不順眼的事,就破口大罵,把家裡的人罵的狗血淋頭,

而鄰居們也都對她母親敬而遠之。

因此,她在成長過程中,就時常忍受母親「歇斯底里」的怪異脾氣、

鄰以及鄰居的「異樣眼光」。

一天,這女生和男友因小事吵架,兩人在爭執不下時,

男友突然半開玩笑地說道:「妳真是無理取鬧耶,妳這種脾氣,

跟妳媽有什麼兩樣?」就這麼一句話,這女生掉頭就走!

而且,這一翻臉走人,就再也沒有回頭的餘地!

「為什麼呢?這只不過是一句隨便說說的玩笑話而且,她幹嘛那麼在意?

也不讓我有道歉的機會....」

男友不解地向朋友訴說委屈,因他不覺得自己犯下什麼滔天大錯。

然而,這女生的態度卻十分堅決,因為她認為--我將心中的「至痛」

全都告訴你,只因你是我的「最愛」;

可是,你為什麼要將我「最痛的傷口」拿出來「戳戳看」?

你可知道,我的心好痛、好痛,?茈B還在淌血嗎?

你怎麼「 不顧及我的感受」?

就這樣,這對情侶因男友一句無心的玩笑話,分手了!

這女生始終無法忘懷男友那句讓她「傷心入骨」的話,也深怕那句話,

哪天還可能再度深深地戳入她心底,因此,她絕不「重拾舊好」。

這真是讓我們警惕--「勿讓無心話,傷害有情人啊!」

不過,「得饒人處且饒人」,尤其是對自己最親密的人所說的「無心話」,

是否一定要判定為「罪不可赦」,甚至造成感情上兩敗俱傷的「雙輸」呢?

曾有五位年輕朋友一起開車去聚餐,可是在停車場找車位時,

因假日的關係,車子停得十分凌亂、擁擠。

正當開車的宗賢心煩地在大小車陣中前進、且找不到停車位時,

旁坐的女友心潔以溫和的口吻說:「宗賢,小心一點,快擦撞到了哦!」

宗賢看了看兩邊後視鏡,沒說話,只是繼續前進。

不久,心潔又有些擔心地說:「小心、小心,慢一點,這樣會擦到右邊的車子哦!?」

這時,宗賢不耐煩地說:「好啦,我知道啦,我自己會看啦!

妳不要一直嘮叨、一直製造緊張好不好?真是囉嗦!」

這時,車內的氣氛凝結住了,大家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也都沒再說話。

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後,大家進入餐廳聚餐;當大家先喝著冰涼的開水時,

心潔突然對大家說道:「我今天好開心哦!」

好友小珊聽了,說道:「心潔,我覺得每次看到妳,妳好像都很開心!」

「是啊,我只要一想到宗賢是我男朋友,常辛苦開車載我,

我就覺得很開心、很快樂啊!」心潔神情愉快地對著大夥兒說。

而這麼一說,在旁的男友宗賢反而一陣臉紅,有點「不好意思」,

也為他自己剛才在找停車位時的「不耐煩口氣」,向心潔和大夥兒致歉!

有人說:「愈親密的人,愈知道怎麼傷害對方。」

的確,最愛你的人,常「傷害你最深」!

而且,身旁最親密的人不必「用力戳」,只要隨便「劃一刀」,

就會使自己痛得不得了。

所以,在男女溝通出現小的「傷口」和「裂痕」時,

就必須趕快「彌補」,而不能「以己度人」地認為:

「開開玩笑而巳嘛,有什麼好生氣的?」

畢竟每個人最痛的「致命傷」不一樣,不能「想當然耳」呀!

其實,「主動道歉」並不是「認輸」,而是「真正成熟」的表現;

只有放下自尊,謙卑、主動地伸出「道歉、示好」的手,

才能彌補雙方逐漸擴大的「裂痕」啊!

常言道:夫妻有四種「打罵夫妻、互管夫妻、互助夫妻、感恩夫妻。」

「打罵、互管」的夫妻,真的是稀鬆平常、到處可見;

但要做到「相互感恩」的夫妻,則並不容易、也不多見啊!

因為有些太太時常哭哭啼啼地埋怨「婚前,他可以一邊喝咖啡、

一邊聽我訴說一個下午,現在我唸他幾句,他都謙我囉嗦!

婚前,他都把我當成手心的寶;婚後,他卻把我當成手上的草!嗚..」

不過,也有一個王太太時常公開地稱讚她先生說:「我這個老公啊,

人真是很好,我真的很佩服他,因為他經常『勇於認錯』,

只是『絕不改過』!?

說真的,「多欣賞、少挑剔」,「多感恩、少責備」,

「多灑香水、少吐苦水」,就一定可以減少生活中的磨擦。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

只是『剛巧趕上』了。

或許應該積極尋求在『對的』時間裡,創造幸福的愛情 。

把握住每一位在你身邊的人。

分享

相關推薦

誰叫你要把嫩妹│GQ瀟灑男人網

突然間大叔熱潮成為熟男把美眉的最佳自我安慰,但是這種現象與其說是大叔偏偏愛嫩妹,跟年輕底迪無端在拚搏,不如說大叔們其實是在跟當年那個青澀的自己交代:「 嘿!傻小子,曾經你做不到的,被搶走的,現在老子做到了!」 那天去健身房的時候,遇見一個老朋友,是個事業有成的中年大叔,正在渾身冒汗的舉著槓鈴,看到他...

夫妻攜手創業,應好好掌握機緣,享受婚姻與工作....│金塊文化

經常被人問道,「妳做婚姻諮商多年,老是聽別人吐苦水倒垃圾,妳還快樂得起來嗎?妳對婚姻還存有希望嗎?」我總是笑著說,「感謝我的案主,讓我看到婚姻生活的多樣性,也因為他們信任我,我們才能一起化危機為轉機,處理婚姻人際關係與困難,而我也從案主身上學到很多,因此做婚姻諮商是我的專業,也是我的樂趣。」 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