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別再放棄了 by 蔡康永

別再放棄了 by 蔡康永

15歲覺得游泳難,放棄游泳,

到18歲遇到一個你喜歡的人約你去游泳,

你只好說「我不會耶」。


18歲覺得英文難,放棄英文,

28歲出現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

你只好說「我不會耶」。

 


人生前期越嫌麻煩,越懶得學,

後來就越可能錯過讓你動心的人和事,錯過新風景。

by 蔡康永

 

 

聽蔡康永談蔡康永

 

成功
我對成功或正派其實沒有那麼大的興趣。我不喜歡我有一個節目一直在鼓吹成功,很不幸的,真情指數被定位成這樣的節目,我只能訪問成功者。這個節目有它虛偽的一面,那個虛偽其實是違背我的個性的。 相對來說,反而是陪許純美開開玩笑、陪王筱嬋聊聊天,我沒有那麼戒慎恐懼。

台灣對不成功的人生有太大的敵意,大部份人對成功者的提防也都太低了。犀牛與大象是沒有成功之分的,可是人有。這是一個魔障。成功不應該是人生這麼重要的價值。人生應該是無聊與意義共存的,我的人生應該是這樣,節目也是。

人生
我不喜歡中年人。我不喜歡人生已經定型的人。我不想聽人家跟我講股票下跌、或小孩子的教育經費、或婚姻令人疲憊的地方,我對那些沒有興趣,因為答案太像。年輕人對人生有很多想像,不成熟,幼稚,可是很有趣。

我覺得人本來就活太久了。我覺得人正常的歲數應該是在40歲就死掉才對。所有生物應該都是依照你生完孩子,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就死掉,人努力把它勉強延長,延長到不應該那麼長的歲數,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困擾。如果人40歲就死了,你實在不需要搞銀行啊、股票啊、這些事情,該活就活、該死就死,像動物一樣就好了。

朋友
上我節目的來賓,我沒有想跟他成為朋友的,一個都沒有。我對交朋友這件事不這麼感興趣。這件事情我覺得有點問題。

瞭解一個人跟跟他做朋友是兩件事。我的朋友中,很多我都不瞭解他們的內心世界,他們也不知道我的想法。我覺得朋友比較多是扮演支持者的角色,而不是扮演理解者的角色。一個像我在做真情指數這樣子理解對方的人,不太可能交朋友,因為你知道太多東西,做一個朋友真的不用知道那麼多。

幸福
我最喜歡引用的關於幸福的一段話,是木心寫的:「原來這樣就叫做幸福了」。 你本來以為幸福是多驚天動地的事,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就是幸福了。這是我目前的心情。我覺得再怎麼驚天動地的幸福,也只能到這個程度而已。其他事情可能是快樂、滿足、激動,可是就不是幸福。幸福是有瞭解你的人,陪伴你度過你覺得寂寞的時間,這樣就夠了。

自由
我喜歡置身事外的自由。我不喜歡遊戲規則,我不喜歡在任何一個要遵守遊戲規則的圈圈裡。守規矩就是乖孩子,乖孩子就是無聊。我覺得很多人都不自由。幸福有時候由不得你,但更自由是可以由得你的。如果你不幸福,但擁有自由,這樣人生還是值得的;如果你不幸福又不自由,人生就徒勞無功了。

愛情
我不是那種願意為了浪漫花很多力氣的人。可是大體上,我對人生態度是浪漫的。我相信一些空虛的事,比方說正義、善良、愛情、回憶。很多同志談感情都很脆弱,可是我不是。我一直都不是。我其實還蠻開朗、堅強的。

你如果對人生的殘忍或是記憶的不可靠,都做好心理準備了,實在沒有道理那麼脆弱。脆弱的人應該是那種對人生毫不理解,以為美人魚長了兩條腿上岸去,就能夠嫁給王子的人,那才會受到傷害,覺得人生不如所想。

木心引用過歌德講的一句話:「我愛你,與你何干」。我理解,可是這不是我。我是那種很計較投資報酬率的人。我愛你如果與你無干,那我就不愛了。如果碰到這種人,我也會覺得很困擾啊,就是他一直愛你,又覺得與你無干,那你不被他煩死了。

有意義的事
我覺得有辦法讓人生好過點,把這想法傳遞給別人,這很重要。我其實透過節目也做這件事。人生並不容易,你需要多點人給你建議,鼓勵你開放一點想事情,才會比較多選擇。按照爸媽教你,或學校老師教你,不會過一個好的人生。

分享

相關推薦

由青山裕企所推出的日本妄攝寫真集《SCHOOLGIRL COMPLEX》可說是驚天之作 這本寫真的特色就是完全沒有拍到臉~但是把女子高中生的身體姿態表現了出來 不是就是會有人去注意女孩子的某個部位一樣嗎! 這本寫真集的攝影焦點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