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兩隻耳朵

阿德在一次車禍中不幸的失去了兩隻耳朵,但卻因此得了一大筆保險賠償金。

於是阿德就利用這筆錢開了一家公司,可是阿德十分在意自己沒有耳朵的怪樣子,
所以他在面試新人時,只要那人露出一點點異樣的眼神,阿德就會大發脾氣。

有一天,阿德連續面試了三個新人。第一個是老實的書呆子有問必答。阿德在問完
一般性的問題後認為這人不錯,可是為避免將來的不愉快,就問這個老實人:
「你會不會覺得我的臉上有什麼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書呆子就很老實的回答:「有啊,你沒有耳朵。」
阿德聽了就把他趕了出去。

第二個是個靈牙俐齒的年輕人,阿德和他面試時也聊得很愉快,可是聊著聊著,年
輕人卻忍不住問:
「對不起,我很好奇你的耳朵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那麼剛好兩邊都沒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阿德一聽就將他攆出門口!

第三個面者進門後,阿德乾脆直接跟面試者說:「看著我的臉,你有沒有看到什麼?」
這個人仔細端詳阿德的臉大約十來分鐘,然後說:「嗯,你有帶隱形眼鏡。」
阿德很驚訝這是今天第一個沒有注意他缺陷的人,就很高興的問他:
「對啊,你怎麼知道我帶隱形眼鏡?」
那人就回答:「 你那個沒耳朵的死樣子能帶眼鏡嗎 ?!」


清代,有一位財主,經人家介紹張秀才教他的兒子讀書。可是張秀才的外表穿戴十分
寒酸,財主根本看不起他。張秀才臨離開家時,曾對妻子說:
「沒有錢用時,就用鴨蛋換鹽,雞蛋換油。」

幾個月後,張秀才家的雞和鴨被人偷走了,王氏就寫信告訴丈夫。張秀才見信上寫著:
「鹽船失風,油車遇火。」他知道家裡缺錢用,心中十分著急,可是還沒有拿到束脩,
無錢寄回去。

正在這時,財主過來,看見信就傻了眼。他想:不要小看張秀才一派寒酸樣子,那可是
裝的,他家裡有油車和鹽船呢!於是堆下滿臉笑容說:「先生家遇不幸,損失不小哇!」

張秀才說:「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財主至此已相信張秀才是個大富翁,就想到要好好地與他結交,便進去拿了幾兩銀子,
對張秀才說:「你拿著做路費,回家去看一下吧!」同時還派了一個僕人,送先生回去。

張秀才巴不得這一聲,接過銀子,道謝一聲就和僕人上了路。

在路上,張秀才想到家裡只有兩個碗,現在多了一個僕人,碗肯定不夠,就在經過市鎮
時,買了一只綠碗帶回去,還順便買了些酒。

張秀才回到家,用綠碗盛了酒,招待僕人,喝過酒,又用酒碗盛飯給僕人吃。待張秀才
安排好家庭生活後,又和僕人回到了財主家。

財主滿臉笑容迎接了張秀才,就私下裡問僕人:「張先生家裡究竟怎麼樣?」

僕人照直說:「六(綠)碗喝酒,九(酒)碗吃飯。」

財主吃了一驚,心想:他家用六個碗喝酒、九個碗吃飯,比我還闊氣呢!

又問道:「他家住得怎麼樣?」

僕人一時找不到形容三間破茅屋的詞,忽然想到茅屋到處是像窗格似的洞,便回答說:
「三間廳上窗格數不清。」

財主這時真的佩服張秀才比自己富了,於是百般迎合張秀才,待之有如上賓。


老美,老英和老波在一起喝茶談他們的太太。

老美說:『那天我忽然回家,看見有一把鎚子在床上,這鎚子不是我的,我肯定
我老婆在和木匠偷情。』

老英接著說:『那天我忽然回家,看見有一把鉗子在床上,這鉗子不是我的,我
肯定我老婆在和水喉匠偷情。』

老波也說:『那天我忽然回家,看見有一名牛仔在床下,這牛仔我不認得,我肯
定我老婆在和馬兒偷情!』

分享

相關推薦

德國法蘭克福發行的一份報紙(Frankfurter Allegemeine)上,刊登了一篇真實事件, 汽車小偷跟失竊車主之間有趣的通信。 我們可以發覺,在德國擁有汽車的成本主要不在於車輛本身, 而是使用時所需的維修、稅金及保險費。 --------------...

這個故事發生在去年 10 月一所美國一流大學中。生物學的課堂中,教授正在講解精液裏含有很高比例的葡萄糖。一個女生新鮮人舉手發問:「如果我理解得沒錯,你的意思是它應該是甜的?」「對!」教授回答,並準備要補充一些資料。那個女生又舉手問:「那為什麼它吃起來不是甜的?」一陣死寂之後,全班爆笑,而那個可憐的女...

一位小姐在折扣商店挑了一些東西,終於輪到她結帳時,才發現有一個商品上沒有標價,櫃檯用廣播向在貨架附近的店員查詢價格,整間店的人都聽得到,接下來想像一下這情況有多尷尬~「第 13 排的,查一下,特大號的 TAMPAX (衛生棉條) 多少錢?」更糟的是,在後面的某人,很顯然是誤解了,把『TAMPAX』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