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今天為您盤點世上最為殘酷的15種死刑。其中有些真的很殘忍,很恐怖。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5名:活埋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4名:蛇坑蛇坑是最古老的死刑之一,也是很常見的一場死刑方式。罪犯會被投入到一個充滿了毒蛇的深坑中,坑中憤怒而飢餓的蛇會對其進行攻擊,直至罪犯死亡。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3名:西班牙鉤刑這種死刑常見於中世紀時的歐洲。其刑具可以撕開任何阻礙物,包括肌肉,骨骼及皮膚。受刑者通常會被裸體捆綁,而後被慢慢折磨致死,有時也會被當眾受刑。行刑時會從四肢開始,逐步向內,最後是脖子和臉。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2名:凌遲凌遲也被稱為千刀萬剮,其存在於公元900年到1905年。該刑罰是慢慢地對受刑者的身體各部分進行切割,盡最大可能的延長刑犯的痛苦。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1名:火刑火刑已經被延用幾個世紀了,通常犯有叛國罪和巫術罪的人會被處以火刑。今天,火刑被認為是一種極為殘酷而罕見的刑罰,不過,在18世紀以前,這一刑罰卻很常見。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0名:火項鍊處決這一刑罰在南非比較普遍,不幸的是,其直到今天仍在沿用。火項鍊處決是用一個充滿了汽油的橡膠輪胎套在受刑者的胸部和手臂上,而後執行火刑。火項鍊處決會將人的身體燒熔,這也是其會排入前十的原因。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9名:象刑在南亞及東南亞,象刑已經存在幾千年了。人們會訓練動物執行兩種形式的死刑,一種是慢慢地折磨致死,另一種是瞬間地碾死。王室成員通常會採用象刑來證明其控制野生動物的能力,並用以增強民眾對皇室的畏懼。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8名:五種酷刑這一刑罰比較好理解,即對受刑者處以五種酷刑:即割鼻,斷一手,斷一腳,而後閹割,最后腰斬。這一刑罰是中國丞相李斯發明的,不過,戲劇的是,其最終也是死於這一酷刑。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7名:格魯比亞領帶刑哥倫比亞領帶又稱哥倫比亞割喉,是黑幫慣用的懲罰手段。用刀子或銳器割開受刑者的喉嚨,將舌頭從裡面掏出,然後在脖子外面打一個結,就是“領帶”了!該酷刑在充滿殺戮的哥倫比亞時期極為常見。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6名:絞刑,剖腹,分屍在英國,犯有叛國罪的人會被處以絞刑,剖腹及分屍,該酷刑在中世紀時極為常見。雖然,1814年,該極刑被廢除了,不過有數千人都是死於該酷刑。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5名:水泥鞋這一酷刑源自美國黑手黨,其執行方法是將受刑者的腳放入煤塊中,而後填充濕水泥,最後將受刑者扔入水中。這一酷刑直至今天仍在沿用,與魚同眠是這一死刑的委婉說法。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4名:斷頭台斷頭台是最為臭名昭著的死刑方式之一。其是由一把與繩子相連的鍘刀構成,受刑者的頭會被放置在刀架中間,而後,刀片迅速落下使之斬首。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3名:合婚共死合婚共死是一種最為可怕的死刑,當然其肯定也是最為有趣的一種。該酷刑源自於法國,在法國大革命時期較為常見。即將兩個年齡相仿的裸體男女綁在一起,而後將他們投入水中使之溺水而亡。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2名:十字架這是最廣為人知的古老刑罰之一,因為耶穌就是被執行的此刑罰。受刑者的手腳會被釘在十字架上,而後十字架會被升起。受刑者會被吊在十字架上直至死亡,這一過程可能會持續幾天,通常受刑者都是被渴死的。

全世界最可怕的15種處死方式 這個女囚竟然...

  第1名:銅牛,也稱西西里公牛,其是當地最為殘酷的刑罰。該酷刑源自古希臘,其是用黃銅鑄造的一隻中空公牛,在其一側有門和門栓。行刑時,受刑者會被放入銅牛內,而後在其下麵點火。

分享

相關推薦

女子監獄不為人知的私密節操何在啊

監獄不是五星級賓館,生活條件是不行的。但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黑暗。一日三餐是有保障的。還可以在規定的時間看看電視、報紙等等。   日本女子監獄的囚犯,性飢渴,亟待解決。是長期的牢獄生涯使這些犯人的生理需求無法得到滿足,產生躁動不安的情緒。更為嚴重的是,過半數女囚犯都有藥物成癮傾向,這使得她...

倫敦攝影師 Bob Mazzer 從 60 年代末期開始自學攝影,過去 45 年來,身為倫敦地鐵的通勤者,他持續迷戀且探索著這個地方,橫跨70到80年代,每個回家的深夜,他穿梭在地鐵的黑暗與光明間,帶回一張張照片與難以抹滅的記憶。 Bob Mazzer 在 13 歲時拿到了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