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以「智慧與慈悲」面對狂犬病 文/葉力森

以「智慧與慈悲」面對狂犬病


本文摘要:台灣狂犬病的疫情方興未艾,從可愛的鼬獾,招財的錢鼠,到狗狗貓貓,幾乎所有的活物都暴露在病毒的肆虐之下。而台灣民眾,依照慣例,因為缺乏知識,因為輕浮又缺乏自制,更因為媒體的煽風點火,眼看也要跟著狂了。

文/葉力森 臺大獸醫專業學院兼任教授

台灣狂犬病的疫情方興未艾,從可愛的鼬獾,招財的錢鼠,到狗狗貓貓,幾乎所有的活物都暴露在病毒的肆虐之下。而台灣民眾,依照慣例,因為缺乏知識,因為輕浮又缺乏自制,更因為媒體的煽風點火,眼看也要跟著狂了。

當台灣民眾瘋狂的時候,才真正是動物們在劫難逃的大災難。

我們已不堪再問病毒是什麼時候進來台灣?也不用追究,狗狗的登記率為什麼這麼低,而每年防疫該打一百五十萬劑以上疫苗的台灣,為什麼今天連三五十萬劑都湊不出來?往者已矣,這些錯誤已經鑄成,責怪也沒有意義。但是防疫如同作戰,對於當局目前的防疫戰略,我們不能忘卻身為公民的責任,必須知無不言。

防檢局有許多防疫專家,但是當專家對自己不熟的領域定出策略,也有犯錯的可能,專家需要謙卑。從六月爆發狂犬疫情至今已過了二十幾天,我們一開始就知道疫情廣泛進入野生動物族群,是多麼的棘手及不可測。但是政府卻拿不出有效又完整的全面措施與時間表;所有的防疫策略,簡單來說,只有不斷的告訴大家哪兒又淪陷了,以及叫狗貓們去打那等不到的疫苗。

二十幾天過去,實驗室裡仍只有少數人員應付排山倒海而來的檢體,而第一線防疫人員還是沒有足夠的預防針可以打,來保障他們的身家安全。有的地方瘋了似的到處捕狗,捕犬員沒日沒夜沒得休息,捕到的狗和民眾丟棄的動物沒地方住、沒人餵食,需要隔離觀察的動物該在哪兒進行,如何進行,要不要打疫苗,要不要殺?都不清楚。地方防疫單位有的根本沒有配置獸醫師,也沒有標準作業流程(SOP)可遵循,以致有的動物被抓來就殺了!風聲鶴唳,因為缺乏資訊,說不清楚,大家都活在自己編織的恐懼中。

最可怕的,防疫單位一直沒有想要積極填補目前最大的防疫漏洞:野生動物和無法被人接觸到的流浪犬貓。山裡很多抓不到的貓狗,頭一次讓愛狗的和不愛狗的人士都緊張了。口服疫苗在很多國家都有成功使用的先例,結果從一開始就沒有考慮,現在疫情更加擴散、民情沸騰,才好整以暇的準備開國際研討會『研究一下』。對野生動物和山裡的被棄動物們什麼都不做,就像任由野火一天天燒盡整個森林,而這山林裡有著我們寶貴的生物多樣性!

因為台灣社會的特性,以及主管機關的缺乏智慧與效率,狂犬病事件似乎註定要以悲劇收場,不知最終會有多少無辜的動物喪失生命?大難在即,我們悲痛的拜託主管機關各位大人,如果殺戮的列車註定停不下來,能不能到時候至少準備足夠的安死藥劑,使用不要太殘暴的方式,給牠們一個痛快!

但我還帶著渺茫的希望:隨著身邊的動物一一淪陷於這古老的病毒,縱使我們理盲的社會只以人為尊,但大家都已經能體會,人類其實並無能力屠盡身邊所有的生靈。我們必須清楚的認知,狂犬病對於人類來說,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它既不像禽流感或腸病毒會藉由空氣及接觸傳染,民眾自己也可完全的避開及預防危險,倒楣的其實一直都只有動物們而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狂犬病教給我們的,是我們得學會成為更負責任的飼主,更關心我們的環境,更尊重野生動物並時時和牠們保持禮貌的距離。藉由這個契機,我們得重新塑造與大自然的關係。

你可能還會想看:

 

積極防疫、理性面對狂犬病|葉力森

近日國內發生狂犬病鼬獾咬人事件,引進各界擔憂,由於目前政府公佈的狂犬病疫情資訊太少、更新太慢,為避免因誤解造成過度恐慌,及未能正確做好防疫措施,臺大獸醫專業學院葉力森兼任教授特別整理了狂犬病的Q&A,給關心或擔心的民眾參考,有錯誤歡迎指正,並歡迎轉載...【請按此

 

 

分享

相關推薦

車禍餘生,她終於醒來,以為自己是另一個人...

今天要說的這個故事發生在2006年.... 在美國印第安納州有一對牧師父母,Don VanRyn和妻子Susie,他們有三個可愛的孩子。 在三個孩子中,他們特別疼愛二女兒Laura...   當年的Laura22歲,性格甜美,長相清秀,是一名運動健將。 她在印第安納州的Taylor大學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