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上日文課了

地 方: 東京某日本料理店,壽司吧台 

人 物:台灣客 A、B、C 君及 A 妻 

場景: 

四人不懂日文,但以手指點菜,終於吃飽了。該結帳了,但是不知 
如何用日語講。 

台客 A:用英文試試,Bill(帳單)please! 

老 闆:嗨! Beer(啤酒)。 

結果:送上了一瓶啤酒。 

台客 B: 換我來,how much? 

老 闆:嗨!ha-ma-chi(紅魽)。 

結果:又送來了紅魽四份。 
台客 C: 換我來,日文多少錢好像叫 

I-Ku-Ra,I-Ku-Ra。 

老 闆:嗨!I-ku-ra(鮭魚蛋)。 

結果:又送上鮭魚蛋四份。台客 C 

很生氣,不自覺罵了一聲 -- X X 老母。 

老闆: 嗨!Kani-double (蟳 - 雙份)。 
結果:又送上雙份蟳。 

台客女: 唉啊!含慢死!(台語 :笨死)。 
老 闆:嗨!Ha-ma-sui(蛤蜊湯)。 
結果:又送上蛤蜊湯四份。 

台客女的老公罵了一聲,三八! 
老 闆:嗨!Sam-ba (秋刀魚)。 

結果:又送來四份秋刀魚。 

...................... 

終於帳單來了,很多錢! 

台客 C: 殺價(國+台語發音)。 

老 闆:嗨!Sha-ke(鮭魚)。 

結果:又再送來了四份鮭魚。 

台客 C: No、No、No、…… 

老 闆: No Sha-ke, Sarke(日本清酒)? 

台客 C: Yes、殺價,殺價! 

結果:又送來四瓶清酒。 

聽說這四個人還在日本吃,回不來。

分享

相關推薦

可憐的主機

可憐的主機話說有一天,強者我學姐(以下簡稱"蛙")她買了一台 超迷你 但 散熱超弱 的A牌準系統主機由於蛙學姊從來不更新 也不懂得防毒軟體為何物於是這台主機經歷了重重的歷練,到我的手上...蛙:「哎,學弟怎麼辦?我的電腦打不開耶。」我:「情況是怎樣?」蛙:「喔,前一陣子我C槽打不開,我都沒理它,結果...

模擬市民剛剛朋友跟我說他想要玩模擬市民在我強烈建議他不要去碰這遊戲的同時也勾起我曾經也想經由玩模擬市民來經營一個家庭的記憶=================童年的分隔線=====================那時候由於我哥電腦裡面灌了模擬市民懵懂無知的我,也在我哥的教導下創造了一個三人的幸福家庭家...

太太發現丈夫和金髮美女躺在床上親熱,盛怒之下,拿起煙灰缸就> 想朝他們扔過去。>> “不要啊!你先聽我解釋。”丈夫求饒他說:“她不過是個在高速> 公路上搭便車的女人,我覺得她可憐,才拾回來的。”>> 太太放下煙灰缸,暫且息怒地聽他說。“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