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一紙荒唐,道盡花田事

一紙荒唐,道盡花田事

想起一些人,想起一些事,試著用仰望的姿態紀念逝去的流年。文字,僅是一種紀念。 在某個雨天,固執地抬頭仰望,雨水打在臉上刺骨的痛,一臉上都是水,誰也不知道裡面是否夾雜了些什麼。我只是相信,這樣,不會有人看到我的眼淚。 

這個夏天來的有些突然,就像這場雨,驟來驟去。看到電視上災區人民痛苦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的痛心。我害怕災難有天會突然降臨到我的頭上,而我,措手不及。這場雨帶走了六月所有的悶熱,卻留下了傷痛。 我是個懷舊的人,懷舊的人是寂寞的。而寂寞的人身邊總有一大堆人。看著太陽升起又落下,花兒開了又謝了,心中盛開了的又凋謝了的,身邊的人來了又走了。

 一個人跌跌撞撞走了好遠,猛然發現我已在高三的路上。這條路,很多人來了又走了,不夾雜一絲絲的感情色彩。突然畏懼了,怕自己一跌不振,倒下去了就永遠爬不起來了。於是我開始拼命,生活重新有了動力,簡單有序的生活讓我心滿意足。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幸福。 一直在幻想一年後的分別。 是否會一個人匆匆地來回於學校與宿舍的路上。 

是否會懷念食堂的飯菜。 是否會想起某個人倏地潸然淚下。 是否在KTV瘋狂大叫,一曲終了時眼角泛濕,而當汽笛聲響起,女孩才突然想起忘了給男生最後一個擁抱。 我一直期待著這麼一天。

分享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