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一個新人MM的工作日記

周一晴今天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公司發了兩套雪白的襯衫。老總說,我們上班天天都得穿上它。這終于解開了深藏在我心里多年的謎團,原來所謂的白領就是穿著白襯衫上班的人。老總讓我暫時在辦公室里搞文秘,雖然和我所學的冶金專業極不對口,但我依然從大局出發,服從了組織上的分配。中午,主任遞過一疊文件叫我去復印。在學校時天天都和鐵塊、礦物打交道,我哪會用復印機呀。走進文印室,直接就把一疊文件往一個果皮箱般大小的機器里送,結果文件變成一大堆“爆米花”,我才知道那玩藝兒是廢紙粉碎機。氣得主任叼在嘴里的煙頭掉到地上n次。周二陰主任去開會,忘了關電腦,打電話回來叫我下班的時候記得關一下。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咱冶金系用的是鋤頭加鋼釬,還沒同高科技接上軌。我圍著電腦轉了數圈,不得關機要領。遂自作聰明打電話問主任,遙控器放在哪?只聽電話那頭撲通一聲,然后斷線。后經證實,主任被我極具創意的高難度問題驚得雙腳發麻,掉進了一個施工中的下水道。周四小雨今天寫了一篇超凡脫俗的工作簡報,受到主任的口頭表揚。一時興起,拿出徐志摩的詩集進行深研。忽聞隔壁有人哄笑道:“這徐志摩擦皮鞋的技術可真不賴啊!”心中的偶像被無情玷污,心里甚是郁悶。終于忍無可忍,前去指責道,“徐志摩啥時擦過皮鞋?”“天天都在公司門口擦。”對方怕我不信,往窗外一指:“那便是徐志摩師傅,技術可棒了。”放眼望去,一個干癟的老頭正干勁十足地揮舞著鞋刷。我倒……事后才知,擦鞋師傅的確叫“徐智模”。周五晴轉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臉蛋跟張柏芝一樣,長得太過于“平常”的緣故。辦公室里的騷擾電話一直不斷。盡管我粗魯的罵聲犀利無比,卻無法割破那些騷擾者的厚臉皮。電話聲依然不絕于耳。一陣清脆的響鈴之后,我拿起話筒便厲聲罵道:“你這個色狼、變態狂……”等我罵完,對方發話了:“現在色狼叫你把文件夾拿過來一下!”我一聽,嚇出一身冷汗,mygod,那聲音好有磁性喲,好像是老總耶!結果證明了我的聽覺是敏銳的,老總接過文件夾時,還不斷地問我,“我真的很色嗎?”我一直不敢抬頭,出門時感到脖子有些酸痛

分享

相關推薦

如果有「生理期」的是「男性」,世界會是像這樣…

  男朋友對姑娘們的恨之入骨的大姨媽總是嗤之以鼻,『切,有彈蛋蛋痛嗎?』, 甚至還出了本 『女友姨媽期生存手冊』。 What?!婦聯的同學要站出來了,『你來姨媽試試』! 如果有一天,男生也有大姨夫了,那我們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呢?   首先,一款男用衛生棉會橫空出世,戰鬥型男用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