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一個新人MM的工作日記

周一晴今天是我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公司發了兩套雪白的襯衫。老總說,我們上班天天都得穿上它。這終于解開了深藏在我心里多年的謎團,原來所謂的白領就是穿著白襯衫上班的人。老總讓我暫時在辦公室里搞文秘,雖然和我所學的冶金專業極不對口,但我依然從大局出發,服從了組織上的分配。中午,主任遞過一疊文件叫我去復印。在學校時天天都和鐵塊、礦物打交道,我哪會用復印機呀。走進文印室,直接就把一疊文件往一個果皮箱般大小的機器里送,結果文件變成一大堆“爆米花”,我才知道那玩藝兒是廢紙粉碎機。氣得主任叼在嘴里的煙頭掉到地上n次。周二陰主任去開會,忘了關電腦,打電話回來叫我下班的時候記得關一下。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咱冶金系用的是鋤頭加鋼釬,還沒同高科技接上軌。我圍著電腦轉了數圈,不得關機要領。遂自作聰明打電話問主任,遙控器放在哪?只聽電話那頭撲通一聲,然后斷線。后經證實,主任被我極具創意的高難度問題驚得雙腳發麻,掉進了一個施工中的下水道。周四小雨今天寫了一篇超凡脫俗的工作簡報,受到主任的口頭表揚。一時興起,拿出徐志摩的詩集進行深研。忽聞隔壁有人哄笑道:“這徐志摩擦皮鞋的技術可真不賴啊!”心中的偶像被無情玷污,心里甚是郁悶。終于忍無可忍,前去指責道,“徐志摩啥時擦過皮鞋?”“天天都在公司門口擦。”對方怕我不信,往窗外一指:“那便是徐志摩師傅,技術可棒了。”放眼望去,一個干癟的老頭正干勁十足地揮舞著鞋刷。我倒……事后才知,擦鞋師傅的確叫“徐智模”。周五晴轉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臉蛋跟張柏芝一樣,長得太過于“平常”的緣故。辦公室里的騷擾電話一直不斷。盡管我粗魯的罵聲犀利無比,卻無法割破那些騷擾者的厚臉皮。電話聲依然不絕于耳。一陣清脆的響鈴之后,我拿起話筒便厲聲罵道:“你這個色狼、變態狂……”等我罵完,對方發話了:“現在色狼叫你把文件夾拿過來一下!”我一聽,嚇出一身冷汗,mygod,那聲音好有磁性喲,好像是老總耶!結果證明了我的聽覺是敏銳的,老總接過文件夾時,還不斷地問我,“我真的很色嗎?”我一直不敢抬頭,出門時感到脖子有些酸痛

分享

相關推薦

話說我奶奶在我五歲的時候就過世了爺爺寂寞的過了後來的十幾年的孤單日子他老人家八十好幾的時候對於世間紅塵感到厭倦每天都跟我們唸他不想再活了我們也拿他沒輒阿想說老人家發發牢騷就算了沒想到某天,他竟然跑去照相館照了遺照連框都表好了,就掛在奶奶的靈堂的照片旁邊(還自己釘釘子橋位置)大人們說,也好,說不定騙過...

隨著改革開放,和尚們的生活是一日千裡,過上了很小康的生活.俗話說飽暖思淫欲,不假.話說一廟的主持在閑暇之餘愛看碟子,看的看的就情不自禁,看起了A片.但是他很注意影響的,總是選擇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但是不巧,某天被小和尚發現了.第二天晚上,他就把小和尚叫進房裡.邀請他一起觀看,企圖以堵其嘴.他邊看便教育...

話說以前海盜猖獗,很多商船遇上海盜都會被洗劫一空,運氣差的連小命都會沒了。於是有一種新職業因應而生--海上保鏢。專門運送貴重貨物,遇上海盜的時候就不會蒙受平白損失了,當然,在海上跑鏢是很危險的一種工作,除了迷路翻船暴風雨之外,真遇到了海盜免不了都是一場血戰。有一個保鏢船長武功非常高強,手下的水手個個...

某新兵常常請假,請到最後找不到理由,便在單子上寫「我媽分娩」班長大怒:「你媽分娩是你爸的事!你回去幹什麼?」新兵:「喔!我爸爸早車禍死了!我可憐的媽媽已經守寡七年了…。」大兵:班長!我妹妹結婚!我明天要回去參加婚禮!班長:明天再來第二天班長:14671!!我昨天打電話回你家!你媽說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