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o::〝旅炮〞女青年實記:『我憑一逼,刷遍三界~我來過,我操過,我拍過。』

旅炮,一些文藝女青年的旅行方式。

 

休學、辭職

要去廈門玩,就聯繫個廈門的單身男青年做炮友

去了就兩個人過日子一樣生活。

 玩夠了就去昆明,昆明的砲友已經在車站等候了

 

一年下來行遍大江南北,操遍長城內外。

 

她們的座右銘是:我來過,我操過,我拍過。

〝旅炮〞女青年實記:『我憑一逼,刷遍三界~我來過,我操過,我拍過。』

 

我認識一個旅炮女青年,雖然此人是一個bitch

但她經歷的一切和生活態度,是我很佩服的。


現在我就講一下,她的日常生活。


這個女的在大一下半學期,就不唸書了。
她來自農村,但是生得很美,比大部分城市的姑娘都要美。


按照我的評分標準來說,

當時她在我們班,她是8.76分,僅次於我的8.774分。


我們兩個曾經比過,她說她比我高,但我比她豐滿,

所以外在的應該是平分。

我比她有內涵,但是她比我酷,最後難解難分,石頭剪子布,我贏了。

於是她甘拜下風,承認了“我比她美”這個鐵一樣的事實。


那時候我剛和男朋友分手,對男人有很多厭惡情緒,

她呢,她告訴過我她是雙性戀。

她問我說,你和女生談過沒,我說沒有。
我說你呢,她說她也沒有,但是能感覺到她自己是雙。

她平時總是和我開玩笑,讓我當她老婆。

我說好。

 

有一天,她突然和我說,我不想讀書了,我想去旅遊。

 

我說,沒有什麼能夠阻擋,你對自由的嚮往。
她說,我是認真的。

 

我說,吃喝拉撒住行的都需要錢,你有錢嗎?
她說,我有逼啊。

 

我說,我也有。
她說,你的能當卡刷嗎,我的能。

 

我說,是因為你又粉又緊嗎?
她說,粉倒是一般,但是緊。

 

她說你來試試,

說著把我的手拿起來往她褲子裡放,然後她分開腿,

我的手還沒有往回抽,她就拿著我的手指就戳進去了,

然後她看著我,一用力,我感到突然一陣擠壓,

她問我,緊嗎?
我說,緊。

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我連做夢都不會想到地球上會存在這麼突然和這麼荒唐的事情,

可能是我懵了,她靠過來吻我的時候,我沒有拒絕,

女人的吻和男人的吻不一樣,

香香的,滑滑的,細巧的舌頭,下巴沒有胡茬。

 

我說你你真的是雙性戀嗎?

她當時說不知道。

但是我心裡暗暗地覺得

媽的,我可能是。

 

她休學了,走的那天,我們吃了豬骨煲。

那天她穿著低腰的,

腰部很平滑地完美貼合著褲腰,

同時挺翹的屁股又不至於使褲子掉下去,

像一個優美的肉卡子一樣。

 

這樣子的身體裡,

蘊含著一種不要贅餘的清爽而乾脆的精神,

不張揚,但是耀眼

不驕傲,但是走在街上,天然就帶著一股子睥睨一切的勁頭了。

 

我回校之後,在我的枕頭下,

發現一萬塊錢,她說給我添了很多麻煩,

她印象最深的是她去我們家吃飯,

希望我可以過正常人的好生活,

而她自己走的會是別的路。

 

偶爾和她發短信,我說你盡量少把自己當卡刷,我這裡還有你一萬呢。

她發來一張坐在奔馳裡的照片,

回了我一句,

一萬塊錢就是嘬這個男人兩分鐘而已。

 

她的日常就是下了這個男人的床,就去上那個男人的炕,

日程安排無縫貼合。

 

要去廈門玩,就聯繫個廈門的男人,

去了就兩個人過日子一樣生活,

玩夠了就去昆明,昆明的男人已經在車站等候了。

 

雖然聽起來像是全國巡迴做愛演出一樣,

但是還是會給他們做飯吃,洗襪子,洗內褲,

半夜起來給他們下面吃。麵條的面。

 

 

有一天我給她發短信,我說你走到哪裡了?

 

她說,在去婺源的路上,看到了很美的天,

突然覺得很孤獨,不想去找那個人了,只想一個人看看天。

 

過了一會兒,她又發來一條短信。

我去找那個人了,天快黑了,我選擇了一個婊子的人生,

但是那些男人都真真切切喜歡我,

我也真真切切給過他們難忘的歡愉。

你說人生啊青春啊,有什麼意思。

男人們的龜頭的輪廓,都差不多,愛情和愛情之間,也都差不多。

見識了這麼多男人之後,還是覺得女人好。

撇開那些身體的糾纏,這麼久來,

我知道只有你內心不鄙視我,真想一直是你的朋友,

我走到哪裡,都會給你發天空的照片,如果有一天我不發了,

那就是我安定下來嫁人了。

 

哈哈。

 

 

我說,什麼叫真想一直是你的朋友?

你和我分手了嗎?我們還沒有分手吧?

她說,哈哈。

 

 

她果然走到哪裡,都會給我發那的天空的照片。

但是我發現,她的拍照技術,真的不怎麼樣。

就衝這一點,我的8.774分也能壓她一輩子。

 

 

有三個月沒有收到她的短信,


一天睡前,我突然興起,說,你嫁人了嗎?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一條短信,說,

 

我是她媽媽,芳芳不在了。

我說阿姨,什麼是不在了。

 

那邊打過電話來我接起來,聽到一個婦女哭泣的聲音。

 

 

我掛斷了電話。

 

 

走到了窗邊,外面的天,普普通通的沒什麼好看的,

她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哈哈。

 

 

我哭不出來,窗外的天不夠藍也不夠白,不夠抒情也不適合紀念,

專八我過了,

但是我不知道她有沒有為我嘬那個開奔馳的男人。

 

我偶爾會想起她,

想起她說的逼可以刷卡,

想起她的生活方式,

想起她說我想一直是你的朋友。

我想起她跟我講過在她初中的時候,她很懶,內褲就壓在枕頭下不洗。

她的內褲被她媽媽扔出了牆外,所有的街坊鄰居都看到她帶血的內褲,

帶著血和屎點子的內褲。

她自己出去撿了回來。

 

她經歷過的不溫柔,我難以想像。


我想也許她在那些男人的身底或者心裡,她是個婊子,


不管她怎樣婊,我也還是能對她保持溫柔。

 


希望她在天的那一邊,依然瀟灑,

依然可以隨心所欲走她自己的路,

依然可以僅憑一逼,

刷遍三界。

 


哈哈。

 

 

分享

相關推薦

尼瑪

這還不令人抓狂嗎!!!!!!!!!  ...

都是女人

女人煩惱女人 男人也煩惱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