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老婆,我把悍馬給你掙下來】(看完忍著,不許哭​​!)

【老婆,我把悍馬給你掙下來】(看完忍著,不許哭​​!)

房子是一次性付款,裝修好後總支出一共是173682元。

我把鑰匙交到岳母的手裡,說:“ 媽,您和爸就住這裡了,以後的生活費我按時寄給您們!”岳母說:“你個畜牲,誰叫你買房子的啊?你不過日子了啊!”岳母抱著我哭,我沒有哭,我相信,老婆能知道,她一定會很高興。    

老婆臨走的時候,她已不能說話,我抓著她的手,在她的手驀地較為有力地抓了一下我的手後,然後永遠地走了。她沒有閉眼,我木然地打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貼著老婆的耳朵說:你放心!我是很長很長時間以後才幫她把眼睛合上的。我一直給她講,講我們的高中,講我們大學裡鴻雁傳情,講我們的朋友,講我們的家人,講我們以前構思的藍圖。

她靜靜地聽,彷彿都聽進去了,我彷佛聽到她對我說:老公,我愛你!     

老婆,我也愛你!     

老婆,我愛你!     

老婆,今天我的筆記本上寫著,943方韻,我愛你。今天是你離開我的第943天,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筆記本上寫上你離去的天數,你的名字,我愛你。明天該寫944方韻,我愛你。呵呵,老婆,你還記得自己扭著你的小腰,晃著你智慧的腦袋說“就是是呀”?我記得: 1991年10月27日(你後來告訴我說那天是10月27日),我問你物理考試滿分?你扭著你的小腰,晃著你的腦袋說“就是是呀”。我笑了,為什麼不說就是或是呀,而說就是是呀,你習慣這樣說?你說“就是是呀!”說完你和我都笑了。     

老婆,你還記得嗎?     

1994年03月16日,我問你,確定考南京大學了?你說:“就是是呀。”1999年,我高考的第一志願是南京大學,後面的沒有填。班主任方老師生氣了,要我改清華,你也來勸我,說填清華吧。我急了,老子要就是要讀南京大學,大不了老子轉學明年再考。你後來告訴我說:“你好犟噢!”我說是嗎?你說:“就是是呀!”後來我聽了方老師和胡老師的建議,把志願填滿,於是我的志願是:第一志願南京大學,第二志願南京大學,第三志願南京大學。你說:“鐵了心讀南大啊?”我說“就是是呀”。你說“討厭”,你那個時候好可愛哦,老婆……      

老婆,你還記得嗎?     

1998年,我們倆一起坐在房東留下的那個黑白電視機前,看著那些受洪水困擾無家可歸的人們,我說“水火無情啊”,你說“就是是呀”,眼淚都出來了,你說他們好可憐我,我說老婆,我們吃大餅不可憐啊?你說:“不可憐呀,有你我就不可憐了”。我心疼得要死,感動了!老婆,那個時候我就發誓,一輩子不和你生氣,不和你吵架,不和你打架!老婆,和你一起度過的一輩子為什麼只有那麼短?老婆,為什麼?     

老婆,我愛你。你還記得嗎?

看那個什麼電視劇來著,女孩子要她男朋友大聲說:我愛你。那個男的就是不說,女孩子說:你個畜牲,倒是說呀。鏡頭還蠻美的。你掉過頭,用你的左手托著我的下巴,用你的右手食指刮著我的鼻子,壞壞地笑著對我說:”畜牲,你倒是說呀!”我說說什麼呀?你輕輕地給我一個嘴巴子,“裝糊塗”。嘿嘿,老婆我知道你要我說什麼了,你說:“那就說”。老婆,“親一個”,你哈哈一笑,“你不會真的是笨蛋吧,只曉得親一個”,說完還忍不住做了哆嗦的動作,老婆,你好可愛哦。我說:“喜歡聽我說我愛你呀?”你說:“就是是呀”。

我說:“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你好得意地說:“這還差不多!”我說:“老婆我可不可以把剛才的話說完呀?”你說:“說呀。”“我愛你做的飯,我愛你洗的衣服,我愛你拖的地板。”你歪著嘴巴閉著一隻眼睛裝怪相說:“老婆是個懶傢伙,還是你做吧。”老婆,你好可愛哦。     常常伴著你的怪相入眠,也常常伴著你的怪相醒來。     

老婆,我愛你!     

方韻,老婆,你知道嗎?你走的第二天,你媽媽來到杭州,把我好一頓揍,一邊揍一邊罵我:你個畜牲,你個畜牲,你個畜牲……      

老婆,我這個畜牲,想你,愛你!     

老婆,你的自行車騎的那麼嫻熟,你一直規規矩矩地在自行車道上行使,你一直遵守交通規則。老婆,若有下輩子,我一定要你寫一萬遍,背一萬遍,說一萬遍:小心機動車逆向行駛撞人,小心機動車逆向行駛撞人,小心機動車逆向行駛撞人……     

老婆,你記住了嗎?老婆你知道了嗎?     

聽說當你被交警送往浙二醫院的時候,你還有微弱的意識,你的那個曾經托起我下巴的叫我這個畜牲說“我愛你”的手已是血肉模糊,在你手能觸及的褲袋裡,有我親手雕刻的丘比特之箭,兩顆心,一顆上刻著你的名字,一顆上刻著我的名字。你曾經說我這個人不會失業,即使失業了還可以去刻假公章賣!我說:“那違法呢。”你說:“莫貪心撒,有碗稀飯錢就不刻了。”老婆,你走後,我掙過很多碗稀飯錢,不是靠刻假公章,而是工資。我把稀飯錢留下,其它的存上。老婆,我身體倍棒,不過沒有同樣吃素的釋永信那麼胖。     

老婆,那天晚上來了好多人,有豬兒和他浙大畢業的一些同學,有么妹兒那個“天棒崽”和一些他的社會上的朋友。他們說要把那個司機弄死。老婆,他們給我湊了五萬多塊錢,可是醫生放棄治療了,他們說你的生命體徵已經消失了。錢,用不上了。     

老婆,我們自己吃鹹菜喝稀飯攢下的那些錢也用不上了。老婆,從南大畢業後第一年你還記得買過的衣服嗎?我給你買過,一件羊毛衫85元,一條褲子70。你說我是個敗家子,還有衣服穿幹嘛要買呀。我說這個不貴,也算是敗家子哦?你說就是是呀。     

老婆,送你上路的那天,豬兒買了好漂亮一件女式襯衣,他說從銀泰百貨買的,多少錢他沒有說。他燒了,他對我說,班裡那麼多男生喜歡你,但是他們都和我是哥們儿!他說高中的時候大家都說我們好般配的哦。“沒有想到你們不能互伴一生!”我當時就跟他急了,我說:“我和老婆會走完一生的。”他連忙說,“是的是的”。在深圳的麻子三那天也來了,是豬兒去蕭山機場接的。麻子三說:“方韻,老子要是取你做媳婦,一定不讓你騎自行車。”豬兒問麻子三:“難道你買車了?”麻子三說:“老子可以擠公交車嘛!”      

老婆,天目山路依然綠樹如蔭,依然車流如織,教工路口你淌下的血跡,早已沒有痕跡。那次去杭州出差,我一個人又去了那裡。     

老婆,你那天看見我了嗎?你會告訴我:“就是是呀”。老婆,是吧?     

老婆,今年3月26日,我在老家縣城給我的岳父岳母——你的爸爸媽媽買了套房子,現在裝修好了,他們已搬進去住了。我不讓他們再乾農活了。你妹妹測驗考試一般都在670左右,她的班主任說讓她明年報清華大學。我也覺著好,你說呢?     

對了,老婆,豬兒那帶過來的5萬多塊錢,他說是朋友們湊的,我要退給他們他們都說不記得誰出多少錢,不好分回去了,都不要。前段時間豬兒在餘杭區買房子,我給他寄去了6萬。他又原封不動地給我寄回6萬。他給我發短信說:“兄弟是一輩子的,方韻是我們大家的。再給提那個錢老子跟你急。”老婆,他叫我買個車,說現在的工資也夠養個車了。老婆,我暫時還不想買,明年你妹妹上大學了,得給她攢筆錢,至少在清華唸書咱不能讓她因為錢自卑,雖然她如你一樣節儉、聰慧、懂事。爸爸媽媽也上年紀了,得買份保險。我想今年過年的時候,把你三萬多塊得年終獎給我爸爸和媽媽把老家的房子收拾一下。別擔心,給你爸爸媽媽買房子是我父母去張羅的,看房子交定金都是他們去辦的。我爸爸媽媽說:“人家女兒嫁給你了,你就要負責一輩子。”      

老婆,你當時用力拉我一下,是要告訴我好好照顧你父母和妹妹嗎?     

老婆,冬天又來了。2005年冬,我離開了杭州,來到了青島,快兩年了哦。我帶著你的照片去五四廣場、金沙灘、石老人走了一圈。老婆,大海漂亮嗎?     

老婆,我有個想法,你別告訴別人哦!     

我想攢錢,不需要攢很多,攢夠200萬吧,咱們買個結實的悍馬,車牌就上渝AA 9441。杭州,不去了吧,那裡雖然漂亮,但不安全。青島?離家鄉太遠了吧,還是回重慶吧。我們的家鄉現在好漂亮了耶。老婆,以後回重慶不能到菜園壩了哦,火車站搬了哦。不知道搬到哪裡去了?不過沒關係,有我你就不用怕迷路了。     

老婆,我把悍馬給你掙下來,下輩子,你一定要找我要鑰匙。     

老婆,一定要找我。     

要不然,我一定學你媽媽那樣,叫你畜牲

分享

相關推薦

其實,婚姻是男人的第二次投胎,你娶了誰,你的人生是會不一樣的。

以下圖片來源 “感覺因為劉詩詩,吳奇隆重新過了一次青春期。” “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我就不懂了,為毛只強調婚姻對女人很重要?活像結不結婚、和誰結婚,對男人就無足輕重似的。屁咧。婚姻對女人有很大的影響,對男人來說,又何嘗不是?你娶了誰,你的人生是...

媳婦訂32萬月子中心,67歲公公卻急找工作!家人發現背後的「驚人真相」後全都氣瘋了...

小姑在《靠北老婆》抱怨大嫂,她說之前自己生孩子,是爸爸付了10萬元的月子中心費用,最近大嫂也要生了,所以兩人聊起月子中心時,她向大嫂坦承部份事實,「爸爸有幫忙付5萬元月子中心費用(其實是10萬元),所以我們也會幫妳付5萬元」。沒想到,幾天後返家,67歲的爸爸卻問「哪有工作可以做?妳大嫂訂了一間32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