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話題::【意義深遠】別把自己太當回事

【意義深遠】別把自己太當回事

不要在彆扭的事上糾纏,糾纏久了,你會煩,會痛,會厭,會累,會神傷,會心碎。實際上,到最後,你不是跟事過不往,而是跟自己過不往。

無論多彆扭,你都要學會抽身而退。從一條臭水溝中抽身出來,一轉身,你會看見一棵搖曳的樹,走幾步,你會看見一條清凌凌的河,一抬眼,你會看見遠處白雲依偎的山。

不要讓一條臭水溝壞了你欣賞美的心境,從而耽誤了你欣賞其他的美。

你可以受傷,但不能總是受傷。

也就是說,在生活中,你可能遭受誤解、冷遇,可能不被尊重,也可能受到排擠、壓制和打擊報復,還可能遭逢不公、陷阱甚至暗箭冷槍。是的,你要做好受傷的預備,由於,受傷也是生活的一部分。

但假如你總是受傷,一定是太在乎自己了。有時候,太把自己當盤菜,原本就是人生中一道難以治癒的暗傷。

我相信,這個世界已經抑鬱和可能抑鬱的人,內心都是柔軟的。

這種柔軟,一半是良善,一般是懦弱。

當一個人打不贏這個世界又無法說服自己時,柔弱便成了折磨自己的銳器,一點一點,把生命割傷。

惡人是不會抑鬱的。是的,假如公平和正義被湮滅,假如善良的人性和崇高的道德被漠視,假如惡人可以為所欲為,那麼這個世界就成了製造抑鬱的工廠。

我記得,似乎是某著名大學的一次校慶,某電視台的著名主持人。

當他青春的身影在舞台上出現時,下面的學生興奮極了,狂呼他的名字。他卻忽然不興奮了,臉色陰沉地看著台下。學生們很快就發現對他的稱呼有問題,轉而喊他“老師”,他笑了。

我在電視機前看到這一幕時,很不解。學生們直接喊他的名字,多麼親切,他怎麼就不興奮了呢?

又一次,當我看到某個官員對直接喊他名字的人面目猙獰、出奇憤怒時,我才明白,一個人在高位上久了,就會有架子。

而架子,就是他們的尊嚴。

一個不把無知當無恥的人,心底是沒有敬畏的。他誰也不服,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姿態。

在這樣的人眼前,你能說什麼?無話可說!

白岩松曾經在文章中提到過黃永玉的一幅畫。那幅畫上,黃永玉畫了一隻鳥,旁邊寫了幾個字:“鳥是好鳥,就是話多。”

假如你想珍惜自己的羽毛,你就必須要知道,在某些場合,你的沉默實在是對自己多麼深沉的尊重。

我喜歡泰戈爾的這句詩;“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

假如顛倒其中兩個字,就變成:“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這句詩就忽然多了分大胸懷、大心胸。

你說,一個人若能這樣活在世界上,多難的路不能被輕鬆走過?


分享

相關推薦

總是以為

許多的『總是以為』,常可能讓我們失去許多,甚至悔恨許久,或許,少一些擱置,能多一些幸福。總是以為,一句關心,可以暫放著稍等一下再說。其實很多時候,那句話不能等,也不能拖。但是你總是看到它的表面,想說隨時都可以說,卻忽略了擱置的後果.......今天你想念你的朋友,想告訴他一句「我想你」可是你有公務...

你以為愛情是什麼

一點點的動心,一點點的衝動,一個擁抱一個吻??天真的小孩們,日劇看太多了,痞子蔡的文章看太多了。這也許是愛情的一部分,但絕對不是大部分。愛情的主體是生活,一起生活。你能陪她一時的難過,但你能陪她所有的壓力嗎??你能給身體的溫度,但你能給生活的方向嗎??你可曾想像當熱情褪去,擁抱對你已經沒任何吸引力...

愛一個人 就可以一輩子不變嗎

每對熱戀中的情人都渴望一生一世山盟海誓,但,承諾了一輩子,就真的可以幸福美滿了嗎?人的心思,大概是最難捉摸也最難預估的,有時候,也許是一件事、一個觸發、一個領悟,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思想,雖然不至於讓一個人徹頭徹尾轉了性子,卻也可能讓一個人的行為與之前有了差異。說不定,就這麼一秒的瞬間,你可能更愛情...

不適合的,可以做朋友,但別做假情人

有時說自己沒人愛,但卻有人表示好意;有時想自己應該有人緣,但欣賞的人卻總擦身而過….身旁的朋友,失戀了卻很快容易的找到新的伴,而自己距離上一段情已很久了,卻還是遇不上愛情。朋友不只一次勸我,有人喜歡你就接受,別挑了沒魚蝦也好,有更好的再換。 但我總覺得不適合的,可以做朋友,但別做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