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話題::「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在分別與7千個女孩“當眾” 做愛後,日本AV男星加藤鷹終於在今年宣布退休。

過去26年,他在床笫之間苦幹出15000餘部AV作品,總收入3億日元,榮膺“性愛之帝王”名號,其右手還被冠以“金手指”的美稱。

在這個以女優為第一生產力的行業當中,加藤鷹無疑是男性演員中的佼佼者。他從一天只領1000日元(約合台幣200元)報酬的底層男優,一路成長為知名度最高的超人氣AV男星,所恃必殺,正是可以令女優享受難以言喻歡愉感的手指技巧。

除了本職工作,加藤鷹也在積極開拓副業。他出書、錄製教程、代言情趣產品,在幾乎所有與性相關的事業中發揮光與熱,即使在2013年底,其徹底隱退後的生活也不例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這位日本AV界的風雲人物表示,接下來他將致力於艾滋病和性病的防治公益活動,並為中年男子提供性生活諮詢。他笑稱,自己拍AV累積了不少經驗,很願意分享“絕技”,幫助大家。

「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 女優才是賣點,我們當然比不上。”

2012年上海國際成人用品展,一尊加藤鷹“金手指”的指模被崇拜他的中國男粉絲買走,花費高達33000元。

和AV女優們的百花爭艷不同,在中國,54歲的加藤鷹可算是一枝獨秀,知名度遙遙領先於其他男優。他獨特的手指技巧不僅讓每個合作的女優,也讓屏幕前的眾多男性觀眾嘆服。“加藤鷹真的稱得上一聲'老師'。”有AV愛好者在論壇上留言。

在今年8月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老師”公開宣布了年底隱退的決定,“我不小了,今後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想離開這個圈子。”

除了年齡因素之外,加藤鷹曾透露,引發他退休念頭的另一原因,是AV男優每況愈下的工作環境。

“2005年公司改組,不找以前簽約的男優開工,接著說AV賣不出去所以沒經費,其實都是他們自己拿了。後生導演不知自己想拍什麼,又不懂拍得下流點,對演員還特別差,想喝罐可樂都要自己出錢,我第一次聽到都以為是別人騙我!”加藤鷹說。

日本文化研究者葉俊傑曾在《A潮-情色電影大搜密》一書中表示:“男尊女卑的封建觀念,在AV影片中赤裸裸呈現,極盡所能物化、奴化女性。在這樣的產業文化中,成名的多半是女優,男優反倒不受注意,只是可以任觀賞者代入角色的媒介罷了。”

加藤鷹向《媒體》介紹,日本現役女優大約有10000餘人,而男優只有70人左右,按理說“物以稀為貴”,但與女優既出名又賺錢的經歷不同,男優的待遇顯得相當寒酸。

一位剛入行女優的片酬普遍可以達到8萬日元,而條件稍好一些的,或是積累了一些經驗和人氣後,片酬會漲至15萬至30萬日元,而像武藤蘭、蒼井空等頂級女優的片酬則超過百萬日元。

AV男優則和一般劇組工作人員一樣,薪酬日結,剛入道的男優一天的報酬僅2000日元(合台幣500元左右),而像加藤鷹這樣的超人氣男優,一天下來的薪酬也不過7萬日元(約合台幣1萬5000元)。

“我覺得這也很正常,”加藤鷹對媒體解釋,“看AV的主要是男性群體,女優才是賣點,我們的待遇當然比不上女優。”

「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不過在加藤鷹看來,將男優當作工作人員對待也有好處。當天工作結束就能拿到現金,也沒有事務所和經紀人從中榨取,這在貧困時期確實值得感激。

整個日本AV界的月產量在400部左右,像加藤鷹、向井裕這種有市場號召力的男優常常一天之內要參加兩至三部的拍攝,工作強度非常之大。

向井裕就在入行第7年罹患了肝炎,他先是自己買藥吃,遲遲不能痊癒,而且越來越嚴重,當時病得連眼睛都是黃的,一度危及生命。他曾經表示,因為工作的關係,大多數男優都落下了職業病,比如腰疼、性功能障礙,以及性病,“一般男優都不太注重身體健康,如果不小心得了性病,大不了就是去藥房買抗生素吃”。

「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加藤鷹稱,徹底隱退後,他的主要工作將是和日本衛生所一起推動預防性病和愛滋病的活動。從業這麼多年來,看到周遭有朋友陸續得病,加藤鷹感到自己“多了一種使命感”,他想藉由自己的隱退來告訴大家性病的危險,並和政府推動相關預防活動,他說,“想多為這世界做一些回饋,這就是我想做的事”。

“性是件高興的事,何必辛苦去練習?”

“我只是一個為生活而不停做愛的男人。”加藤鷹這樣評價自己。

1988年,加藤鷹從老家秋田縣隻身前往東京闖蕩,一度窮得只剩下7日元。幸運的是,經朋友指點,他進入了一家AV成人影片拍攝公司,擔任攝影一職,自此有了穩定的收入。

說起離家去東京的原因,他歸結為三件事,一是樂隊解散了,二是女人不在了,三是失去了在飯店當服務員的工作。

青年時代的加藤鷹喜歡玩車,也組過樂隊,擔任鼓手。在多年後的一次訪談中,他談起在樂隊中的經歷依然很興奮。作為樂隊的一員,在小小的LiveHouse裡演出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絕對比拍AV更有成就感。然而這段愉快的經歷並沒有持續很久,隨著女鍵盤手的退出,樂隊宣告解散。幾乎是同一時間,加藤鷹當時認真交往的女友變心,遭受雙重打擊的他一蹶不振,甚至“不再信任女人”。他在採訪中回憶道,“現在想想,只有女性冷靜地看待世界,而男人總在傻傻地追逐夢想”。

加藤鷹的AV男優之路開啟於一次被動“下海”的經歷。在一次拍攝中,因為人手不足,年輕的加藤鷹被劇組前輩要求出鏡拍攝。“其實在日本,上下級關係分得非常嚴,前輩說'你過去當主角',我就自然而然來拍這個東西了。”加藤鷹說。

在他看來,即使與女優共同演出,自己也依然是一名工作人員,工作性質和編導、攝影師並無二致,只不過工作的地點從攝影機後面轉移到了前面。“在我們業界,只有女優是演出者,除此之外全部是工作人員,因為男優是在工作人員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加藤鷹笑稱,即使是在第一次的拍攝中他也沒有感到緊張,反倒有了想要通過性接觸,讓女性喜​​歡自己的單純想法。

出乎他意料的是,青年時期打架子鼓的經歷,在拍攝AV時給了他不小的幫助。很多人在看過他的作品後都問他為什麼可以同時做各種動作,加藤鷹說:“雖然我沒有意識到,但其他男優如果在幹什麼的話,注意力肯定會集中在雙手,下身就不會動,我則能一起動。”

「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加藤鷹隱退的消息傳出後,很多擔心“金手指”技藝失傳的粉絲著了急。其實這套令他功成名就的技巧並不神秘,完全是“摸著石頭過河”的結果。加藤鷹說,他並沒有靠誰來教,也沒有看參考書,只是在日常的工作中,細心觀察女優的反應,“看按下哪個部位她們最爽。她們爽,作品才好看。”

在很多人看來,AV男優是一件百花叢中過的美差,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加藤鷹說,拍攝AV時很辛苦,男優們經常要透支體力,有時還需要吃藥。

每年通過各種渠道進入AV界的男優約有40至50人,然而,至少有一半的新人在半年之後就演不下去了,說到底,無非是“工傷”。

AV男優因工作受傷的機率不小,向井裕就曾飽​​受腰痛的困擾,不得不去醫院問診。當醫生詢問他的職業時,他沒有好意思回答,於是醫生便猜他是搬運工,因為他的症狀和經常搬運沉重貨物的工人非常相像。

向井裕日後回憶時苦笑著說:“有些時候,得靠腰力撐住女生全身的重量,的確比搬貨還辛苦,難怪腰部不堪負荷。”在就醫之後,他遵從醫生的建議開始進行健走鍛煉,腰痛方才有所好轉。

「金手指」加藤鷹揭開日本男優辛酸處...當年一天只領200元

在這方面,加藤鷹是一個例外。

26年職業生涯,幾乎沒有任何關於他生病的消息傳出。他不服用任何藥物,連平時患上傷風感冒這樣的小病也從不吃藥。雖然擁有柔道及合氣道的初段資格,但他稱那都是學生時代的事了,工作後的他,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鍛煉去增強體力,“性應該是一件很高興的事,何必要為了性那麼辛苦地去練習呢?”自稱從父母那裡繼承了纖瘦體質的加藤鷹說。

不僅如此,他在生活習慣上也沒有刻意控制。“我不習慣吃早餐,精簡最好。”加藤鷹說自己的日常生活沒有規律,食無定時,平均一天吃一到兩頓飯,外加三包煙、二十多杯咖啡。這些在別人看來於身體無益的東西,在他看來都是消除壓力的良藥。

和那些拼命鍛煉,控制飲食以保持良好體形和充沛體力的男優相比,加藤鷹的狀態好得令人嫉妒,而說起這些,他用輕描淡寫的“我在這方面有些天賦吧”一句帶過。

“我一樣是工作時認真投入,下班後完全忘記和工作有關的事情。”他在一次採訪中說,“你們對我的工作很好奇,但我看自己,跟寫字樓裡的上班族沒什麼分別。 ”

“若把AV當教科書,你永遠學不會。”

在《體貼性愛秘籍—日本第一AV男優加藤鷹終極術》一書裡,加藤鷹稱自己“從未靈肉分離”,無論是在工作中,還是生活中。

台灣著名AV博客寫手“一劍浣春秋”曾經這樣形容他和加藤鷹第一次見面的場景:“皮膚黝黑卻穿著一身白西裝,腰間繫著一條鱷魚皮皮帶的他一身殺氣,尤其是當他開懷大笑露出一整排和黑人牙膏廣告差不多的雪白牙齒時,完全就和印像中的日本黑道沒兩樣。”

和AV中男優們常常給人的猥瑣印像不同,與加藤鷹接觸過的人幾乎都對他做出了“風度翩翩”、“紳士”、“溫柔”的評價。在粉絲要求以“金手指”手勢合影時,他也向來微笑合作,來者不拒。採訪過他的台灣ETtoday網女記者李安君曾在筆記中寫道:“他的聲音很好聽,他的手指又長又美。”

加藤鷹對待工作也非常紳士、溫柔,極具職業精神。在每一次拍攝中,他都將合作對象當作戀人對待,在開始前和女優聊天,讓對方在關懷中達到一種放鬆的狀態,而不是直接投入冷冰冰的性愛演出工作。他不忘在演出前修剪指甲,用磨砂石磨嫩手指,以防刮傷女優。他每次都會帶20條內褲去片場,以便更好地跟女優的內衣顏色進行搭配。“比如今天女優的內衣是白色的,那我就穿黑色的好了。”他這樣解釋自己對“戲服”的選擇。

他不止一次地提醒粉絲,AV中九成是假的。“我只是按照導演所說的來做而已,拍AV要的,叫演技。”他強調,AV就是娛樂片,是工作人員剪接、隨時聽導演指令、喊Cut喊Action的“智慧結晶”,而非教科書,“如果當教科書來學,那你永遠學不會,只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作為身處AV行業頂端的男優,加藤鷹的“社會責任感”敦促著他在功成身退之前盡己所能地傳道、授業、解惑。

他拍攝影像教材《秘技傳授》,“親手”上陣講解令人嘖嘖稱奇的“金手指”技藝;他撰寫書籍《體貼性愛秘籍》,細緻入微地解釋如何使兩性關係得到靈肉結合的昇華。

在他看來,許多年輕的男性對性頗為無知,對許多一定要懂的技巧一竅不通,更重要的是,不懂得“心意”在性愛中的重要性。

“很多亞洲人沒有接受過良好的性教育,往往偷偷摸摸從AV中學習做愛技巧,結果愈來愈糟。”他曾在採訪中說,“如果真要練,練的是心志。體貼另一半,在意另一半,就會很美好。”

在《體貼性愛秘籍》中,他將現實生活中的性愛比作兩人一起登山,運用什麼登山法、使用什麼樣的工具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想要登上去看看的渴望” ,以及“和愛侶一起登上去的意念”。

台灣耕梓醫院精神科主任醫師楊聰財給予這本書很高的評價,他對加藤鷹在書中強調的“性愛必須伴隨著情感”表示認同。在推薦語中,他極盡讚美之辭:“有關性愛技巧永遠沒有標準答案,作者只是強調男歡女愛不需要逆流而上的精神,'順其自然'才能真正體會到如何由'愛及關心'打開另一半的心扉,針對從外在儀表、心理放電、意境深入到技巧關鍵點等性愛過程中常見的迷思,作者都提出了正確的指南。”

很多人都會好奇,在AV中閱女無數的加藤鷹遭遇現實生活時,是否會感到力不從心。他笑稱自己是專業演員,戲裡戲外,真真假假,都分得很清楚。雖然近幾年,工作外的性生活他只經歷了兩三次,不過不用像工作時那樣跟隨導演的指示行動,而是完全地隨心而發,感覺卻也完全不同。“雖然花式大概和拍攝時的畫面是一樣的,但在心理層面上肯定不一樣。”他在日本一檔綜藝節目上說。

54歲的加藤鷹的感情生活始終撲朔迷離,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對於涉及私生活的問題,他明確表示“不太高興回答”。

坊間傳聞他曾秘密結婚,對像是AV女優麻生早苗,兩人還育有一子,在日本演藝圈發展。對於這些傳言,他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表示自己很久沒有戀愛了。他坦言自己跟AV女優交往過,也和圈外人交往過,相對於上街約會,他更喜歡在家煮飯給對方吃。

“單身這麼多年,家務基本都是我一個人來。我擅長煮飯,什麼都會一點。比如做烏冬面,我會和麵、切面、做湯。”加藤鷹閒暇時最大的愛好就是做飯。如果再有時間的話,他會去打高爾夫球,因為在球場會遇見一些演藝圈的大人物。

這位目前為止和AV打了半輩子交道的頂級男優即將從熒屏上隱退,然而“性”已經成為了他無法停止的唯一的事業。

對待“性”,加藤鷹始終一臉嚴肅:“日本武士道精神之一是'心、技、體',心意放在第一位,有心之後才是技巧,光強調技巧多高超,但內心空虛,是無法長久的。”

認真做愛是非常重要的事

媒體:和你1988年剛入行時相比,AV男優這些年最大的變化是什麼?

加藤鷹:我剛入行時,一開​​始只在裡面當一些小角色,待遇也不高。最大的變化是現在的AV形式各式各樣。

像以前,“潮吹”在AV裡是很特別的,現在卻變成AV裡非常常見的一種形式。不過這樣一來,對男優的技巧和體能要求越來越高了。

媒體:做了26年AV男優,你怎樣評價自己的職業生涯?

加藤鷹:一開始也沒那麼好的選擇條件,不過我不後悔,做AV男優可以跟很多可愛的女孩做愛,有將近7000個吧,又可以賺錢,挺喜歡這個職業的。在當男優的過程中對女性的身體很了解,我覺得認真做愛是非常重要的事。

媒體:除了拍AV之外,你出了書和教學片傳授秘技,代言情趣用品,也在香港拍攝過三級片,人們提起你,總是和“性”這個標籤聯繫在一起,你喜歡這種聯繫嗎?

加藤鷹:拍AV就是我的工作,跟“性”聯繫在一起,這沒什麼不好的。

媒體:隱退之後,除了宣傳預防性病、愛滋病的活動,你還有什麼別的打算?

加藤鷹:我喜歡旅遊。接下來會到世界各地到處走走,每年寫一本書吧。隱退後的重心會放在宣傳預防艾滋病,開講座、做兩性顧問諮詢的工作。

媒體:你在《體貼性愛秘籍》中說,“心意”很重要,不知現在的你對愛情有怎樣的期待?

加藤鷹:愛情簡簡單單就好。

分享

相關推薦

J編昨天看了某本雜誌,後來驚天的發現這位橫跨MV、電玩、線上遊戲、電影的麻豆"王若伊" 上網搜尋後才發現原來這位麻豆的存在感十足,拍照尺度幾乎無設限。接下來就讓大家看看她的美照囉 資料及圖片來源:網路...

如果講到以色列的超模,大家可能說不出有哪幾位....但如果說到李奧納多的前女友。挖賽,大家腦中一定一堆畫面出來,沒錯,今天要幫大家介紹這位 Bar Refaeli,今年26歲的她誹聞可是不斷的呢。馬丁·史柯西斯、克里斯多夫·諾蘭還有克林·伊斯威特.....都...

前一陣子,台灣吹起了美艷主播風,各家電視台無不聘請既專業又美艷的主播,讓觀眾可以有聽覺及視覺上的享受! 然而這一切為的就是讓收視率可以直直的攀升,因此現在主播台上的主播堪稱有model的外型,那到底是不是這樣呢? 就讓J編帶大家看看囉..... 中天主播-劉盈秀 圖片來源:劉盈秀粉絲團  ...

貴為全球身價最高的巴西超模 吉賽兒邦臣 Gisele Bundchen,賺起錢來可一點都不含糊。 在2006年時他已累積3300萬美元的財富,並且在世界首富排行榜排名第53。 她上過的雜誌封面也多到嚇死人 VOGUE,ELLE,PLAYBOY,FHM.........等等 現在就來帶大家來看看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