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CCA精選推薦

在警察的偵訊室裡…警察正在問匪類的筆錄…警察:『這三個人要告你的狗性侵害,你說說看怎麼回事?』匪類的:『我養這隻狗很久了,體型大的像隻熊,現在正處發情期,一聽到有人說「上」,就會去「上」人家啦!我連拉都拉不住!』警察:『那這位唸一中的學生說了什麼?』匪類的:『那天在路上正...

全文閱讀

甲婦:「如果妳的老公有外遇,妳會怎麼樣?」 乙婦:「我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甲婦:「喔!妳這麼大方!」 乙婦:「不,我是要用槍瞄準他。」小明在報紙上看到有優良品種的警犬出售,於是寄出支票購買。 幾天後,送來的卻是普通的雜種犬, 生氣的小明打電話去...

全文閱讀

學者搭船 , 與船夫閒聊學者問 : 你學過數學嗎 ?船夫回答 : 沒有 。學者 : 啊 !那你等於失去四分之一的生命 。學者再問 : 那你學過哲學嗎 ?船夫回答 : 也沒有 。學者 : 噢 !那你等於失去一半的生命 , 多可惜呀 !忽然一陣狂風吹來 , 船將翻覆 。船夫問 : 你學過游泳嗎 ?學者惶...

全文閱讀

古人怎麼活沒有電,沒有自來水,沒有電腦。古人可怎麼活啊?事實上,他們過得可絲毫不比我們差:古人女人刮除體毛嗎?比起她們與時俱進的高智商,中國的女人在刮除體毛上可沒什麼進化。事實上,很早之前古代女性就推崇將眉毛剃掉,再用黑色顏料畫眉。沒錯,黑澤明的電影《亂》裡的女人喜歡把眉毛搞成一小點兒,就是師從中國...

全文閱讀

我的初戀女友初戀時21歲;我的現任女友初戀時16歲。我的初戀女友是我的大學同學;我的現任女友是我在網咖時認識的。我連哄帶騙一年半以後才與我初戀女友發生了關係;我與現任女友認識的第二天就睡在了一起。我和初戀女友發生關係的地點在我們宿舍;我和現任女友在四星的酒店開房。送初戀女友一個「史奴比」她高興好幾天...

全文閱讀

日前在靠北老婆專頁上,一位未出嫁也沒男友的大姑靠北自己弟弟的老婆,嫁來他們家兩年不僅搬出去住,還讓弟弟變的叛逆不聽話。更重要的是終於懷孕了卻是女兒。一連串對弟媳的控訴看的出來火氣超大,表示自己工作晚歸,因為沒有另一半可以接送,偶爾需要弟弟幫個忙臭了嗎?接著又表示,弟弟是家中的長子長孫,弟媳嫁過來兩...

全文閱讀

圖帆攝自臉書 ‪#‎正面能量134811‬ 我要來靠北我的渣男友 我是個空姐 基本上都是負責商務艙跟頭等艙居多 有一次降落的時候 我在一個商務艙座位撿到一隻手錶 只見同事走過來說:這是限量版欸現在已經買不到了!!! 然後我在看了手錶背面 有刻名字 應該是個很重要的禮物吧 放在口袋想說待會再...

全文閱讀

圖翻攝自ptt    這才是真男人啊!要是在那邊糾纏不清才會是最壞的結果啊!不是自己到最後會對朋友吃醋,就是壓抑不了找朋友女友告白,不管怎麼樣都是三方受傷的結果啊!要是現在自己主動離開,冷靜沉澱一陣子,放下了回來還可以重新面對跟兩個人的友情!這才是真正成熟的做法啊! 而不是整天...

全文閱讀

示意圖非當事人 圖帆攝自wixiang 1、假如你愛上了一個男人,卻又不確定這個男人是否愛你,就向他要錢花。   2、真正愛上你的男人,一定是捨得為你花錢的男人。如果他只肯對你不停地甜言蜜語,卻不捨得為你花一分錢的話,那十之八九是假愛。 from: http://www.likehour...

全文閱讀

起源於日本御宅族天堂的秋葉原,2010年秘密成軍,嚴格受訓四年,期間活躍於全日本地下團體,被日本媒體稱為最強的地下女子團體,人氣直逼日本女子天團AKB48,仮面女子一軍,於2014年正式在日本演藝圈出道,才短短的八個月,推特的粉絲人數己達二百多萬人,在日本辦的每場小型演出,場場爆滿,於今年推出爆人...

全文閱讀

再度延續先前報導,時尚重要指標的 2015 紐約時裝周,吸引全球時尚人士匯集,這樣全球性的時尚盛事,當然也吸引相當多媒體的記錄,場邊也同樣也是時尚潮流媒體們關注的焦點,這回街頭型人們又要帶來什麼樣的穿搭技巧呢,就讓我們看下去吧。 迷彩還是不敗元素,這位仁兄的迷彩加入更多細節。 登山系的後背包也同樣...

全文閱讀

相信大家對美容美髮都不太陌生,許多男生每過幾個月,甚至幾個禮拜就要上髮廊修剪一次。然而, 32 歲的 Daniel Johnson 卻走上另一條「毛髮」之路,他除了擁有高超的剪髮技巧,更以替男性剃胸毛而有名。注意,他可不是亂剃,身為名人髮型師的 Daniel John...

全文閱讀

她沒有哭,而是跟我說:跟一個充滿一肚子壞浪漫的熟悉的人在一起,也沒什麼壞處,更何況還是一個特別有品位的哥哥。我撫摸著她散亂的長發,她看著我,就又躺在我的身上。 大二暑假發生的事情,出乎我們的意料,但年輕人做事並不想太多,所以彼此享受著年輕帶來的快感。一天中午,弄完之後,我睡著了,是突然颳起的大風打...

全文閱讀

二〇〇一,夏夜,明亮的閃電劃過小城夜空,撕開一道口子,雨傾盆而下,慢慢淹過馬路,直到沒過還是小屁孩我的膝蓋。我披著雨衣,背著妞妞,一手打著傘,儘量讓雨水少打在她的頭上,向著爸媽在幾百里之外會議室緊急預約的當地最好醫院前行。直到看見阿姨,在那焦急的踱步,才稍稍平復害怕的內心。那次,小女孩抵抗力差,感...

全文閱讀

我們只有疲憊不堪時,才會停下來。我讓她慢慢感受身體的變化,學會互動。也會帶她從小道偷偷走進圓明園,坐在廢墟上,牽著她的手,「北京的冬天好冷!」「是啊,所以要多多活動,多做運動!」她衝我壞笑:「那也不至於折騰到我沒體力了!」我說:「回去了,學學打網球吧,把身體練好了。」「那會不會把胳膊耍得太粗。」「...

全文閱讀